盗时记·肥遁豪杰(6.1)特警在行动

字体 -

盗时记·肥遁豪杰
第六章 特警在行动

6.1,穿越时空的重逢

艾晃最讨厌星期一了。她发现每个星期一都会碰到好多倒霉事。

比如今天吧,首先,因为是星期一,所以又得去上班,网上那个电视剧还没追完呢。

第二,今天在班上又被老板骂了。挨骂的原因是她在电话上跟一个客户吵起来了。

第三,下班时堵车了。平时这条路是不怎么堵车,但今天偏偏出了交通事故,警察封了一条车道,结果平时两三分钟的路蹭了十几分钟才过去。

第四,这是让艾晃最不高兴的一点。她在微信上看到了李蝶和他现任女友的合影。李蝶是她的前男友,他们俩本来好久没有联系了,最近才恢复联络,互通了微信。在微信上他们只是互相问问近况,偶尔转发一点儿娱乐八卦或者心灵鸡汤什么的。今天不知道他忽然发了什么疯,一下子给她传过来好几张照片,都是他和一个女的的合影。照片上两个人搂搂抱抱十分亲密。

“神经病啊!”艾晃愤愤地想。她疑心那些照片根本不是李蝶发来的,是那个女的发过来的,要不怎么一句解释说明都没有呢?

那个女的很漂亮。艾晃即使费尽心思挑剔她的缺点,还是认为她很漂亮。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沉甸甸的,感觉自己这辈子没什么指望了。

在一种乌云压城城欲摧的心情下回家,快到公寓大楼的时候,艾晃忽然发现车后有一辆摩托,似乎一直在跟她的车。她把车开进公寓那片小区,那辆摩托也跟了过来。艾晃准备把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却见那辆摩托忽然加快速度,唰地冲了上来,一个急转弯,就挡在了艾晃的那辆本田车前头。

艾晃吓了一跳,赶紧急刹车,嘴里不由得骂了一句,随即开门钻出车来。只见骑摩托的那个男人这时也已经摘下了头盔,朝她咧嘴一笑,叫了声:“艾晃小姐。”

艾晃不由得一愣,上下打量了这男人几眼,问:“我认识你吗?”

“咱们以前见过面,可能你一时想不起来了。”

“哦,”艾晃继续打量他,觉得这人好像确实有点儿眼熟,但完全想不起来是谁。

后面一辆车子“哔哔”摁了两声喇叭,绕道开了过去。艾晃知道自己的车子正好挡着路,便说:“哎,有什么话也别在这儿说呀。你让开,我先把车子停好。”

“行,没问题。”那人说:“这样吧,我过两个小时再来找你。我的名字叫刘放,记住了啊。”说着他跨上摩托,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神经病!”艾晃不由得又嘟囔了一句。

艾晃回到公寓,换上了宽松的家居服,舒舒服服地往客厅的沙发上一窝,先打开平板查看微信,和两个女同学聊几句,然后上网继续追那个家庭伦理电视剧。她有一台平板电视,但是每天能记得看看新闻就不错了,所以一年前就把cable服务给退掉了,安了个天线。

在网上看电视,一连看了两集,肚子实在是饿了,才恋恋不舍地按下“暂停”,到厨房去开冰箱。晚饭主食是韩国方便面,加上昨天超市里买来吃剩的几块挂炉烤鸭,拌了一根黄瓜,最后嚼了几颗开心果,然后烧水泡茶。

刚想坐下来继续看电视剧,手机响了,是她妈妈从国内打来的。“嗯,没什么呀,刚吃完饭。哦行,知道了,以后再说吧。徐阿姨那个侄子?不清楚,没怎么联系。哎呀妈,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妈妈又在啰嗦,艾晃今天心情本来就不好,便顶撞起来:“对,我就是嫁不出去。我没用。真的,妈,您老说得都对,我自己都觉得我自己特别没用,读书也没人家读得好,还让家里花这么多钱,工作就只能找到这么一个破工作,谈个恋爱还被人家给甩了,再想找现在年纪也大了,剩女一个,又没长相,又没身材,又没气质,又不会打扮。哎呀妈你也别安慰我了,我这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有自知之明。哦,要振作,嗯,注意身体。放心吧我不会找老外的,对对对,老外靠不住,不容易沟通。行,行吧,我已经报了一个瑜伽班呀,一个星期三次,今天没有,今天、”

打着电话从卧室回到客厅,艾晃不由得愣住了。只见她的沙发上正大摇大摆坐着一个男人,若无其事地在那里看电视。

“妈,我这儿突然有点儿事,呃,老板让我加班。等下给你们打回去吧。”艾晃说着,果断地掐断了电话。

然后她就认了出来,这个男的正是下班回家时在公寓门口见过的那个骑摩托的家伙。

“刘放?是这个名字吧?”

刘放冲她笑笑,把电视关掉站了起来。

“等等,你怎么进来的?”艾晃立刻警觉起来,同时也有点犯迷糊,“我不记得给你开过门啊。”

刘放说:“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这么过来找你,实在是迫不得已。”说着他指了指电视柜上说:“艾晃,还记得那只糖盒子吗?”

艾晃这时才注意到她的电视柜上有一只白色的小铁盒,扁扁的,比一只烟盒略小一些。她伸手拿过来,见这盒子做得十分精致可爱,上下两面都印着复杂的红色图案,一条弯弯绕的红线,红线上还缀着几个中国结。摇了摇铁盒,里面有东西。打开一看,见是几块糖,都拿红纸包着。

“这是什么呀?我什么时候买过这种糖?”艾晃绞尽脑汁回忆着。

“不是买的,是我给你的。”刘放这时已经走到艾晃面前。他伸手从盒子里拿了一颗糖,剥开糖纸送到自己嘴里,说:“你也来一块,上次你说过这糖很好吃。”

“说什么呀你,还上次?”艾晃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我在做梦啊。”不过她还是很听话 也许是出于好奇,总之她伸手拿起一颗糖,剥开糖纸,放进了自己嘴里。

“嗯,不错,这味道确实很特别!”糖一入口,艾晃不由得赞叹起来。这时她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千百个疑问。眼前这个刘放是谁?肯定见过,但又明明是第一次见。而这盒糖,她以前好像也看见过……

想着想着,艾晃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刘放把她扶到沙发上。她脑袋一歪,就昏昏入睡了。

一觉醒来,发现房间里灯光大亮,而窗外的天还是黑的。她自己居然睡在沙发上,身上盖了一条毛巾被。艾晃噌地坐了起来,揉揉眼睛。这时她又吃惊地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你醒啦?”那人从椅子里坐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

“刘特警?你怎么在我家里?”艾晃脱口而出。

“想起我是谁了?”刘放高兴地说:“行啊,艾晃!我没看错你。”

“等等,怎么回事?我不太明白。”艾晃还有些迷糊。

“不明白是正常的,不过我们时间比较紧,得快一点儿,”刘放说着,从自己的手提箱里拿出了一只圆筒,按了一个按钮,叫了声:“资料姐。”

“什么事啊,放牛娃?”那圆筒里发出一个懒洋洋的女声。

“行动代号F236Z086B5”刘放说。

“知道了,自己看。”懒洋洋的女声说。

圆筒四周忽然放出一阵烟雾,然后射出光来,原来是一个烟雾屏幕。屏幕上开始显示一张张照片,艾晃一看,都认得。这位是个客户,从国内来的,姓赵,赵老板,来皇朝移民公司办去美国的签证,对了,是穿越许可证。这两个是多伦多的警察,这两个是从中国来的刑警。

艾晃完全想起来了。这位客户名叫赵志翔,穿越旅游时失踪,但警方认为他是畏罪潜逃。由于此案涉及到穿越,性质就变了,从普通刑事案变成了穿越违禁,因此由未来世界的时空特警刘放全权负责。

“那你不去找那些警察,来找我做什么?”

“晚了。现在赵志翔已经成功地窜改了他的上一条时间线,你知道这造成了什么后果吗?”刘放问。

“什么后果?”

“你原先经历的那段事情不再发生,另外几个当事人,哦,比如那几个警察,还有穿越旅行社的导游啦,团员啦,他住过的旅馆的服务员,等等等等吧,都不知道赵志翔这么个人,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他。赵志翔根本就没来过多伦多。”

艾晃点点头:“原来如此。”说得这里忽然恐惧起来,跳起来问:“那我为什么能想起来这段事?我跟他们有什么不一样?”

“这解释起来就复杂了,”刘放把艾晃按回沙发,慢条斯理地说:“老实说我虽然是特警,但是我不是科学家,具体的原理我讲不清楚。这么跟你说吧,赵志翔穿越潜逃那件事,它确实发生过,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抹煞不掉的。但是他窜改了时间线,相当于他自己,还有你们所有在那段时间里和他有过交集的人,又都重新生活了一遍,把那个时间段又重复了一次,而新时间线形成的记忆掩盖住了原来那条时间线的记忆。”

刘放说着拿了支笔在纸上画了起来:“喏,相当于时间线在这里分了一个叉,你现在是生活在另一条时间线上,但是原先那条时间线并不是白白经历,在你的记忆中是留有印象的。你吃下去的那颗糖,是一种药,能够唤起你的记忆。”

艾晃本来听得昏昏欲睡,听到最后一句,忽然一惊,大声质问:“什么,你给我吃的是药?你骗我说吃糖,其实是在给我吃药!”

“要不我该怎么办?”刘放很无辜地说,“这种事情又解释不清楚。”

“我管你怎么办?我的脑子给你弄坏了怎么办?”艾晃大声抗议。

“不会弄坏的,你放心,”刘放说:“要相信科学。这是24世纪的技术,是联合国特许的能够追溯应用的少数几项科技成果之一。要不是出于维护历史的需要,根本不会拿到以前来用呢。”

艾晃又和刘放吵了好久。刘放自觉有些理屈,就耐着性子和她一遍一遍地保证,她的脑子只会越来越聪明,绝对不会神经错乱。

到天蒙蒙亮的时候,终于说到了正题。刘放上一次来多伦多召集加拿大警方和中国警方研究赵志翔穿越失踪案,由于案件级别较低,所以刘放回到自己的分局后只是打了一份报告,没有立即采取抓捕行动。穿越违禁的案子数量巨大,时空管理局警力有限,刘放回去后参加了两次更为重要的行动,都与金融秩序有关,然后才又重新回来处理赵志翔的案子。这时距离上次已经是两个多月之后了,时间线也已经发生了改变,所有上次接触过的人都已不再认识他。

“只有我这个倒霉鬼还认得你,因为你给我吃了药。”艾晃气呼呼地说。

(PS: 这一章里说到用药物操控人的记忆开关,当然纯属编故事。不过人的大脑确实“潜力无限”。在别的科幻小说里,比如Matrix系列,人的大脑里整合了芯片,那就更厉害了。这个系列如果以后写下去,也许也会出现这种人机结合的超人。不过这篇小说里不搞那么复杂。)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加国无为 - 2014年6月19日 23:51

    因为多贪图几集电视机,产生了蝴蝶效应,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

    那一合糖原来是一合药,我可以放心去睡觉了,要不然我还得惦记着,晚安~

  2. 2. 枫昀 - 2014年6月20日 07:13

    哈哈,我也想不出别的什么名堂。

    so far,这个故事的“理论假设”不算复杂,但是可能出现的结果已经让我很费脑筋了。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