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时记·肥遁豪杰(7.1)志翔被叫进局里

字体 -

盗时记·肥遁豪杰
第七章 短暂的协警生涯

7.1,赵志翔的回忆

艾晃下班后,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跟刘放一起去了中国,具体地点是某省省城。刘放的那支笔是一个瞬间转移器,其核心部件自然是人造虫洞。

(瞬间转移器就是英文科幻里的teleporter,可以在一瞬间地把人和物体从一个地点传送到另一地点。如果把空间扩展为四维的“时空连续”,那么teleporter就是一个很方便的穿越机器。)

到省城时是上午。二人首先去了省城公安局。刘放已经与某一级别的领导进行过沟通,因此局里已经做好了接待准备。一位副局长让刑警孙乐天来协助刘放的工作。副局长对孙乐天介绍刘放和艾晃时,只说他们是上级派来的特派员,对其时空特警的背景只字未提。

艾晃认得孙乐天,当时叫了一声“孙警官”,孙乐天却只是礼貌地冲她点了点头。艾晃虽然知道他应该是这种反应,但还是感觉怪异。刘放悄声说:“你以后会习惯的。”

孙乐天通知了赵志翔,说金谷小区的案子有了新情况。赵老板同意下午抽空到局里来一趟。

市局专门拨出一个小房间供刘放、艾晃、以及赵志翔三人谈话之用。在赵志翔进来之前,刘放事先准备好了一瓶水,外表看上去和市面上卖的瓶装水没什么两样,实际上里面加了药,以便让他恢复对上一条时间线的记忆。实际上,让艾晃一起来见赵志翔,一个主要原因也是为了帮助他顺利地想起前事,因为艾晃和他打交道的次数多,记忆应该深刻。

刘放又在桌子上摆了一只猫头鹰玩具,实则是一台摄像机,因为整个谈话过程需要录像存底。

赵志翔准时前来,穿了一身西装,显得很重视这次谈话。他一进房间,盯着艾晃看了几眼,说:“这位女士好像在哪里见过?”

“赵先生,咱们在加拿大见过呀。多伦多。”

“想起来了,是小艾助理!你怎么会在这里?”

刘放便问:“你认得她?”

志翔一听这话,忽然脸色就变了,坐下来支支吾吾地说:“哦,我好像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这时艾晃也反应过来,按理说赵老板不应该认识自己,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去过多伦多,而是在省城的医院里躺了一个月。艾晃看了看桌上那瓶水,又看了看刘放。

刘放倒是胸有成竹,说:“赵老板,看样子你都记得以前的事情,很好,不必我们多费事了。”

志翔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请问二位到底是谁呀?”

刘放拿出了七王子路之的照片,往他眼前一推:“这个人你见过吧。”

志翔盯着路之的照片看了半晌,无奈地笑了一声,站起身来说:“看来我今天是自投罗网啊。你们是时空管理局的吧?”

“赵先生真是个明白人,”刘放说着朝他亮了一下自己的证件:“你坐下说话。”

艾晃也赶紧拿出了自己的协警证,说:“赵老板,他是真特警,我就是一个临时工。”

刘放严肃地看了艾晃一眼,吓得艾晃不敢再乱说话。刘放这才对志翔说:“赵先生,你的穿越是违法的,我现在对你是依法问讯。穿越法规在全世界通用,你在多伦多的穿越旅行社已经受过法制教育了,不要说你不知情。”

“我明白,”志翔说:“你们都找上门来了,我也只能是任凭发落。”

“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现在我问一些情况,望你如实回答。”

志翔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刘放便让他说说自己第一次违法穿越的经历。志翔从头说起,把自己某一天晚上怎样突然遇到银鼠、得到锦囊、而后失手杀人、再按锦囊里暗示的路线逃亡、前去多伦多与穿越走私头目路之相见等等,这一系列过程和盘托出。

刘放又问:“你随旅行团穿越到大瀑布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一个人悄悄离开,和银鼠接上了头,在那里待了两天。然后他带我去见一个人。”

“谁?”

“一个叫太公的人。”

刘放拿出两张照片推到他跟前。志翔一看,顿时惊呆了。只见一张照片上是一辆老式马车,正是他在大瀑布去拜访太公时乘坐的那辆;另一张是一栋石头房子,正是太公的住所。房子门口还站了一个人,虽然只是个背影,但志翔知道那就是他自己。

刘放说:“我们很想了解这位太公的情况。能不能详细说说你们见面的情形。”

志翔好奇地说:“你们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嘛,还问我做什么?”

刘放:“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实话说,虽然我也穿越了过去,等候在你去见太公的路上,还拍了照,但我只是个旁观者。那时候我的确可以出手拦住马车,实施逮捕,但那样会造成时间线的二级分叉,不值得,所有我没有动作。现在希望你说一下去见太公的情况。”

艾晃这时忽然插嘴说:“赵先生,时空管理局对太公这个人很感兴趣。您协助调查,如果提供的信息很有用,到时候管理局是会考虑的。”艾晃虽然现在是时空警察这边的人,但是从感情上说,似乎对同时代的赵志翔更有认同感,忍不住要帮帮他。

志翔看了看艾晃:“哦,你的意思是说,我这算立功表现?”

刘放说:“赵先生,我可以告诉你,你私自脱离穿越旅行团,本来是个小case,即便受一些处罚也不会太重。可是你不止一次修改了本初时间线,这一次是去见太公,让别人替你顶了杀人的罪责,这下案子的性质就比较严重了。但你现在有机会将功赎罪。太公是个极危险的人物,手段也很高明,而我们对此人知之甚少,希望你能帮助我们。”

志翔点点头,便说了太公的情况。此人虽然名叫太公,可是外表却非常年轻,好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似的。他看上去象是个欧洲人,不知是什么血统,但会说汉语普通话。志翔说,虽然他知道太公是一个未来世界的科学狂人,或者根本就是一个机器人,但面对面时,他会不知不觉地把太公看成是一个魔法师,不但讲话很拽,未卜先知,他的书房也布置得象欧洲中世纪那种样子。志翔强调说,本来作为一个未来人,知道一些未来历史大事件并不稀奇,但太公知道很多细节。

“比如我,”志翔解释说:“我就是一个小人物,又是个中国人,和他八杆子打不着。但是他知道我的生活,方方面面,他全知道。和他聊天,他随口就提到我在大学里怎样怎样,还说到我母亲过世时候的一些事儿,老实说,我当时的感觉很不好,像是整个人给剥光了站在他面前。”

艾晃听到这里,若有所思。刘放问:“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自然是尽快说到正题,就问我的前景如何。他告诉我,我这辈子大体上平平淡淡,不好不坏,但是最近我会遇到很多麻烦,被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整得很惨,还得坐牢。我问他那有没有办法转运,他说可以。”

“你的哪个竞争对手要置你于死地?李标?宋爱国?杜强?”

志翔略显惊讶地说:“刘特警对我也了解得还挺细啊。那我也不瞒你,这几个人里面,李标算不上对手,我们合作挺好的。宋爱国嘛,别人都以为我们不和,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大冲突。只有杜强,绰号叫杜大亨。我和他争得很厉害,最后可以说是两败俱伤。他终究是要被搞下去的,终究要陷入牢狱之灾。可是按照太公的说法,我居然要比他先一步坐牢。”

“所以你就向太公请教怎么对付杜强?”

“话不能这么说。我当时只是请教太公一个很笼统的问题:有没有办法改变我的命运。第一我不想坐牢,第二我更不想败在杜大亨手里。太公那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自从有了穿越技术,一切都不确定,一切皆有可能。”

“然后他告诉你到底该怎么做?”艾晃插嘴问了一句。

‘唔,不是。我和他都是点到为止,都没有把话挑明。”

“什么意思?”刘放问:“怎么个点到为止?”

“我当时只是告诉太公,白雪不应该是我杀的,凶手应该是另有其人。太公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等等,”艾晃突然问到:“白雪是谁?”

“她……”志翔被艾晃冷不丁这一问,心里一阵痉挛。

“我居然一直都没有反应过来,”艾晃说,有点像在自言自语:“有一天晚上,赵先生的公寓里有一个女孩子遇害,就是白雪,是吗?”

志翔没吱声,把脸望向别处。

“艾晃,你想说什么?”刘放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本属于基本案情之一,且不是今天问话的重点。

艾晃回了一句:“我就是想把话问清楚,”就不理刘放,又对志翔说:“赵先生,我并不是想确认杀害白雪的到底是谁,这件事还轮不到我来管。但是我想知道,你去见那个太公的时候,到底是怎样打算的?现在这条时间线上,杀人凶手另有其人,这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吗?”

“我没什么计划,”志翔已经恢复了镇静:“我只不过是当时灵机一动,让太公把结局稍微变更一下,最好杀人的罪名让那姓杜的来担。我是小人,我承认。可杀人本就不是我的本意,而杜大亨身上早就背了血债,多一条也不算多。”

艾晃一字一顿地问:“你难道就从来没想过放白雪一条生路?”

“什么意思?”志翔的脑子一懵。

“在太公那里,你可以改变历史,可以改变事情的结局,但你只想着怎么搞垮自己在生意上的对手,竟然就连想都没想过,让那个女孩子再活过来?”

志翔盯着艾晃,没说话。

艾晃又说:“你刚才自己说过,那个太公说的,一切皆有可能。”

忽听刘放大喝一声:“艾晃,你给我住口!”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加国无为 - 2014年6月25日 09:12

    艾晃这么说只会引诱志翔再次作案。该发生的没发生,于是不该发生的事情就会发生,这就是乱穿越的结果~

  2. 2. 枫昀 - 2014年6月25日 11:28

    谢谢无为!

    没错,这一章的主旨就是要讲这样一种局面。穿越让已经发生的历史也变成了未知数。当然故事这么编还有一个用意,就是想说,志翔始终是把自己的事业看得重于女人,呵呵。

  3. 3. 猪扒戒 - 2014年6月25日 18:05

    不错

  4. 4. 枫昀 - 2014年6月25日 19:25

    谢谢八戒。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