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时记·肥遁豪杰(9.1)结案

字体 -

盗时记·肥遁豪杰
第九章 结案

9.1 如梦方醒

阳台上,冷风飕飕吹来,但赵志翔并不感到凉,反倒有一阵快意。他把烟头掐灭,准备回房。

想着刚离去没多久的杜大亨和天王李,志翔对自己今晚的表现感到满意。今晚他是来了一着“敲山震虎”,拿白市长可能被纪委调查这件事,狠狠地吓唬了一下这俩小子。按理说,白市长如果下台,会让志翔在云城市的关系网受损,但,有人的损失会比他更大,恐怕要大得多。

正得意时,忽听“笃笃”两声响,有人敲门。

志翔心下奇怪,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呢?也许是吴语吧。他也刚离开没多久,或许是忘了什么东西?

志翔把门打开,惊讶地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陌生人。那人开口问到:“请问是赵志翔赵先生吗?”

“对,是我。你是?”

那人冲他亮了一下证件,说:“赵先生,我叫刘放,是特别警察。现在请你跟我走一趟。”

“什么?”志翔睁大了眼睛:“什么特别警察?你的证件拿来我看一下。”

“赵老板,真是对不住了。”刘放说着,从口袋掏出一件什么东西,往志翔的脖子上猛地一扎。

志翔只觉得脖子上有点疼,又有点麻。他怒道:“干什么你?”一句话没说完,就觉得天旋地转,站立不稳。

刘放一把扶住他,说:“还是跟我走吧。”

一阵沉沉的钟声,把赵志翔从梦中警醒。他揉揉眼坐起身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小房间里,屋里只有桌子、凳子、床等几样简单的家具。钟声再次从外面传来,显得辽远空旷。志翔站起来,推开两扇木头门,到外面张望了一番,终于确信自己是在一个寺庙里,寺庙在山上。

一个僧人挑着一根扁担走了过来,扁担两头是两只水桶。他看见志翔,冲他点了点头,并未停下脚步。志翔赶紧跟了过去,就来到另一间房内,看样子像是厨房。他帮僧人把水从木桶倒进一只大塑料桶里,再把塑料桶抬到架子上放好。

那僧人说:“赵施主,你醒过来了?嗯,差不多是时候了。”

“师傅,这是哪儿啊?”

僧人便告诉志翔,这里是太极山慧源寺,现在是20144月。寺里受人之托让赵先生在这里养病,已经五个月有余。志翔想起来,太极山是省内的名山,慧源寺也曾听说过,不如慈悲寺的香火旺。

“我怎么会在这里?谁托你们的?”志翔问。

“施主今夜再歇息一宿,明日便可以下山。等下山后你自然明白。”这僧人说起话来慢条斯理,志翔拿他没有办法。

志翔在寺里并无任何行李,但一身冬天穿的外套都在,裤兜里有钱包,钱包里现金信用卡俱在。僧人给他准备了一个小包裹,里面是几件换洗衣裤。他便在第二天下了山,先找一家小旅馆住下,给手机充上电,然后给吴语打了个电话。

“三舅!”吴语在电话那头,一听他的声音便大叫起来:“三舅真的是你吗三舅?你现在在哪儿啊?”说着声音便哽咽起来。

志翔让吴语安静下来,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吴语告诉他,他已经失踪快半年了,准确说是从去年1121号夜里就失踪了。

“那天晚上,你跟杜大亨、天王李两个人在公寓里吵过架,记得吗?我那是最后一次见到你。第二天你就不见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志翔去了哪里。后来他们报了警。警察调查了半天,一无所获,只得按人口失踪处理。

“大家都急疯了,老爷子都病了,躺了一个月呢。”吴语说。

“我爸他现在怎样?”志翔忙问。

“还好吧,没事。有阿丽,还有我妈,她们轮流照顾着呢。”

听到阿丽的名字,志翔心里一阵温暖,忙问她最近怎样。

“她也还好,”吴语说:“家里,公司里,多少事靠她撑着啊。哎呀现在好了,你回来就好了。三舅你啥时候回来呀?”

打 完这通电话,志翔终于想起很多事来。那天晚上,一个陌生人忽然来敲门,说自己是警察,然后就把他带走了。他迷迷糊糊的知道警察把他带到山上,送进一个寺庙 里,每天有和尚给他送饭吃。他每天都是昏昏沉沉的,除了吃喝拉撒就是想睡觉,即便醒着也象是做梦,行尸走肉说的就是那种状态吧?直到前两天,他才忽然完全 清醒。这几个月的经历真是蹊跷。志翔捉摸不透,也就懒得多想。他赶紧买了张长途汽车票,当天就返回省城。

等车时,他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一盒奇怪的烟。那烟盒上印着红色的中国结图案,是他从来没见过的牌子。志翔从里面拿了一支,吸了起来,觉得味道还挺正。他吸了半根以后,脑子里渐渐地涌现出很多奇怪的画面,什么旧时的北京城,太平洋上的轮船,加拿大,多伦多,大瀑布。

志翔忽然心中一惊,手一松将烟掉在地上,白色轻烟犹自袅袅飘着。

汽车是晚上到省城的。才下车,就看见一个人在站台等着,目光如电。志翔迎上去叫了声:“刘特警。”

“赵先生,你认出我来了?”

“是,我全想起来了。”

“好,谢谢你合作,”刘放说:“我这次必须把你带走。”

“去哪儿?”

“时空管理局第22分局。”

“刘特警,能让我见见家里人么?” 志翔恳求着, “我就在刚才临下车时才和外甥通过电话,他们就在外面等我。我去跟他们打个招呼行吗?”

刘放轻轻叹了口气,看了看表说:“这样吧,给你48小时。后天,也就是星期六晚上945分,你务必准时到省城的公安局报到,我在那里等你。”

志翔感激地点点头。

刘放说:“赵先生,因为你是累犯,我们对你已经启动了即时跟踪程序,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

“刘特警,你放心吧,我这一次把很多事情都想明白了。现在我心里很安静,不会再生是非的。”

9.2 四十八小时

赵志翔出了汽车站,看见吴语和阿丽早等在那里。三人紧紧拥抱,互叙别来之情。

阿丽轻轻锤了他一拳,问他到底跑哪儿去了,志翔说:“你别问,我讲不清楚,而且我这次回来时间很紧,过两天还得走。你也别问我要去哪儿,到时候会有人来通知你。咱们抓紧时间把该做的事情做了。”

“老赵!”阿丽的眼泪唰地就下来了。

“别担心,我会好好的,” 志翔替她擦了擦眼泪,“我向你保证。用不了多久我还回家呢。”

于 是三人先找了家小馆吃饭,饭桌上志翔不动声色地听着一连串坏消息。公司在省城的业务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温泉私人会所落到了杜大亨手上,在两家餐馆的股份 被别人吞了,而且他在金谷小区的那套公寓也已经被法院拍卖抵债。只有云城的两处生意被阿丽死守着。现在他的公司架子虽然还在,但人已经走了大半,剩下的也 军心涣散,面对着上百万元的债务,一个个都没了主心骨。

志翔说不用害怕,生意场上的进退是商家常事,办法总会有。实际上他已经拿出一个让公司起死回生的计划,只是需要有人来执行。

当晚回云城自己家。第二天上午去看望老父亲,说了半天家常话。下午一点钟召集公司的残部开会,会上志翔当场开除了两个牢骚满腹的高管,同时宣布自己将要到外国去进修一段时间,这期间由阿丽全权代理自己行使总裁职责。他又提拔了吴语和另外一个女下属,让二人好好协助阿丽。

开完会后回家,志翔亲自下厨,露了两手厨艺,阿丽在旁边给他打下手。阿丽心中有百般惆怅,但一个字也不说。她不说,志翔都明白。吃完饭,两人各拿了杯茶坐到露台上说体己话儿。

后来终于说到公司这摊子事,阿丽问志翔,她这一下子当了头头,怎么服众?

“这你别担心。只要你能弄到钱,有钱就是大爷。”

“我怎么弄钱呀?云城这两个店,每月赢利能保持在十万以上就很不错了。”

“阿丽,你在江湖上也行走十多年了,总该明白一个道理,大钱都不是赚来的,是圈来的。咱们问银行借嘛。”

“哎,翔子,我就最喜欢你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了。人家银行天天在跟我们催款还债呢,你还借?借你个头啊!”阿丽呲牙咧嘴地叫着。

“瞧,急脾气总改不了,心中还是缺了城府。我问你,北京有一位姓纪的老爷子,你知道吗?”

“听你说起过,好像路子很硬。”

志翔便告诉阿丽,到时候带上吴语一起去一趟北京,按这个号码、这个地址,去找一个叫银鼠的人,从他那里买点儿稀罕的古董,然后去走纪老的门路。只要能和纪老拉上关系,不愁拿不到银行的贷款。

“这趟事情你会办好的,”志翔拍拍阿丽的手:“我对你有信心。”

当 夜,阿丽已经睡下了,志翔一个人在电脑上写了一份检举材料,把自己所知的云城市某些部门领导的腐败问题,以及商人杜大亨的涉黑、行贿、违反金融法规等严重 问题,做了详细陈述。文件做好后,存了几个备份,给阿丽也留了一份,嘱咐她等到时机成熟时交给《云城日报》的副主编王军师。

第二天就是星期六。上午睡了懒觉,醒来见阿丽已经从寄宿学校接了宝儿回家。三人一起去了游戏厅,玩了整整一下午,然后去吃大餐。晚饭后与阿丽恋恋不舍地话别,这才坐上吴语的车,直奔省城。

8点差2分,在省城的一家咖啡馆坐下。8点过1分,咖啡馆的门开了,白雪翩然而至。只见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外面很随意地罩了一件薄薄的白毛衣外套,看起来优雅大方,清新朴素。

“雪,你没怎么变,就是瘦了些。”志翔打破沉默,首先说话。

“还好意思说呢,我能胖得起来么?”白雪的话有些幽怨。

“对了,有件事我想问问,你记不记得那天晚上?”志翔一直想知道那晚的过程:“哦,就是我失踪的那天晚上,你出过什么事没有?”

“这该我问你呀!我能出什么事,那天晚上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呀?”白雪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等,”志翔打断她:“那天晚上你一个人从我的公寓里出来,然后去车站等车,对吧?”

“对呀。”

“然后呢,等车的时候你有没有接到过一个电话?”

“有啊。”白雪思索着:“我那个手机确实响了,可是,说起来挺神的,我拿出手机刚想接电话,忽然从旁边冲过来一个流氓,一把就把我的手机给抢跑了。”白雪说起这事儿依然很气愤。

志翔在心里说声:“原来如此!原来问题可以这么简单地得到解决。”

“赵哥,那个电话是你打来的么?”白雪的一双妙目凝视着他,眼神里有隐隐的期盼。

“雪,”志翔下了决心:“我今天约你出来,一是来辞行,二来,是向你道歉。”

接着,他对白雪坦白了自己的情况。他虽然离异,但身边还有女人,他在云城还有一个家。岂料白雪听罢并没有什么惊讶或者愤怒的表情。她淡淡地告诉志翔,她和黄总已经见过面了,彼此该交流的信息,也都交流过了。

黄总就是阿丽。志翔惴惴地问:“你们见过面?她没有为难你吧?”

白雪叹了口气说:“你的人不见了,大家都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找你。”她顿了顿又说:“其实她人挺好的,而且,她很能干。”

“呵呵,你倒是,挺大度的。”志翔忽然有点儿尴尬。

“用词不当,”白雪做出抗议的神情:“大度这个词,要说也是说她。”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两人都静静地喝着咖啡。两分钟后志翔打破沉默,说:“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今天就是来道个别。”

“听小吴说了,”白雪回答:“说你要出国进修?”

“对。但是去哪儿我不能告诉你。我谁都没告诉,不单只瞒你一个。”

“神秘兮兮的。”白雪嘟囔了一句。

“刚才我在算,咱们在一起到底有多长时间。其实也就是几个月,对吧?”

“你是嫌太长还是太短?”白雪幽幽地问。

“想听实话吗?我嫌太短了,这几个月给我留下的都是美好回忆,即使我们吵架都很甜蜜。”志翔说:“可是我也庆幸它短,你我都能及时抽身。雪,咱们结束吧,趁现在伤害还不深。”

白雪惨然一笑,没说话。

“好, 那就这样吧。”志翔地站了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说着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钞票压在咖啡杯下面。

华灯初上。志翔快步走出了咖啡馆,迅速汇入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当中。几分钟后,手机震动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白雪给他发的短信:“我不介意有她,只要你心里有我。”

志翔长叹了一口气,果断地删掉了那条短信。

不一会儿,又来一条:“别提分手。我心里放不下。”

志翔盯着短信看了好几秒钟,拨通了白雪的电话。

“赵哥!”白雪的声音充满惊喜。

“雪,看来我还得跟你谈谈。”志翔语调平静地说:“咱们这件事,错在我,不在你。但不管错在谁,毕竟是错。”

“赵哥,爱情是一句对错可以安放的吗?”白雪的声音有些发颤。

志翔狠下心肠说:“相信我,现在抽身,对你、对我都是最好的结局。好好生活,你的人生才开始。”

说完这几句话,志翔把手机断了电,然后招手叫了辆车,对司机说:“市公安局。”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心仪 - 2014年7月24日 11:44

    结束了?我还等着续集呢。 总觉得自己的脑子随着时间线的篡改有点混乱。

  2. 2. 枫昀 - 2014年7月24日 17:15

    回心仪: 嗯,差不多就是结尾了,后面还有点儿小尾巴。

    这个故事我也编的很费脑汁啊,总想着尽量把故事编圆了。当然肯定是有bug,这个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将来写续集,肯定是写成系列,同一个框架,但会是另一个故事。

  3. 3. 加国无为 - 2014年7月24日 22:37

    真的差一点就结束了?那不是9.1.1吗?

    阿丽活过来了,看来是有仙人相助~

  4. 4. 枫昀 - 2014年7月25日 10:48

    回无为: 确实就是结尾了,后面还有一小节过几天贴出来,那一节其实是为了以后写别的故事做准备的。

    白雪活过来了。其实在我的这个故事框架里,从技术上说让人起死回生不难,难的是时空管理局会不会来找麻烦。逍遥仙子不是技术大拿,就是一个有特权的未来人,呵呵。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