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的千古奇冤:小公主之死

字体 -

==女权分子看女皇,从头细说武媚娘==

武则天搞女人称帝,严重触犯了男权法统的底线,所以毫不奇怪正统史书会把她归入“坏人”阵营。可惜啊,武则天治国手段高超,政绩之卓越足以傲视任何一位男皇帝,所以这些史官们只好在她的私生活上大作文章,不但对各种谣言八卦捕风捉影如获至宝,到宋朝时,司马阳修之类干脆赤裸裸地编造谎言。反正那些几百年前那些宫闱内幕都是死无对证,谁还能从地下爬起来跟这些刀笔吏们争辩不成?

所谓武则天亲手杀害自己的小公主,就是宋朝史官们对往她身上泼的脏水之一,最为恶毒,也最为有效。按照这些人的说法,武则天为了夺取皇后之位,不惜亲手杀害了尚在襁褓之中的亲生女儿,并以此嫁祸王皇后。而她居然能让唐高宗信以为真,最终导致高宗“废王立武”。

这个故事因为太有戏剧性了,所以历来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但是如果仔细琢磨一下,故事毕竟是故事,完全经不起推敲。


最重要的一点:武则天犯得着动用这种手段来扳倒王皇后吗?

只有一个人能够决定武则天与王皇后这两个女人的命运,那就是皇帝唐高宗。而唐高宗从一开始就是完全站在武则天这边。他对武则天的喜爱与支持不但态度鲜明,而且从来就没动摇过。

武则天二十多岁的时候从感业寺回到皇宫,不久就生下长子李弘,接着生下小公主,接着又生了次子李贤,差不多是一个接着一个地生育。而那时的唐高宗虽然早有一个后宫阵营,却已经好几年没再添丁,直到武则天再次入宫为止。这是一个最为基本的史实,有各种资料互为印证。从这个史实,必定能得出一个推论,那就是武则天一回宫后就受到李治的“专宠”,差不多两个人天天粘糊在一块儿。

反观王皇后,虽然是正牌皇后,却一向受到李治的冷落,以至于后位不稳。在李治做太子的六年中(贞观17年到23年),身为太子妃的王氏就一直没有孩子,而三位低品阶的宫女却生了三个皇子。受宠的萧良娣则生下二女一子,后来被立为淑妃。不过李治登基之后,就连萧淑妃也没有再生过孩子。


李治登基后,过了好几个月才把王氏这位太子妃册立为皇后。他在贞观23年7月继位,到第二年的永徽元年才正式立后,拖了大半年。相比之下,唐太宗在登基后十几天就立了长孙皇后;唐中宗两次登基,两次都是不到一个月就立了韦氏为后;唐睿宗第一次登基时,当天就将太子妃立后,第二次登基时这位皇后已故,追立皇后,所以时间长些;唐玄宗登基,仅过六天就立太子妃王氏为后。就是唐高祖李渊,登基时他的发妻窦氏已去世多年,依然追立为皇后,时间仅半个月。这样一对比,李治登基时册立王氏为后,可以说是磨磨蹭蹭。(注:关于几位皇帝登基立后的时间,参考了曹为平先生的系列文章《唐周历史研究》。)

王皇后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武则天二进宫后不久便怀孕(一说入宫前已经怀孕),从她怀孕到生孩子这段时间,王皇后终于在她舅舅柳奭以及长孙无忌等元老大臣的支持下做成了一件巩固后位的大事,就是力劝高宗把宫女所生的皇长子李忠册立为太子。高宗答应了。如此一来,李忠虽然不是王皇后的亲生儿子,但他的太子之位是王皇后一力促成的。这也算王皇后为自己积累的一点政治资本。

可是,李忠被立为太子后没过多久,武则天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唐高宗给这个儿子起名李弘。联想到当时民间流传的一句话:“老君当治,李弘当出”,可见高宗对这个孩子有多看重。李弘其实是高宗的第五个儿子,前面四个分别起名叫做:李忠,李孝,李上金,李素节。从给孩子起名也可以看出高宗的倾向性。王皇后即使有了形同养子的李忠,依然地位不稳。


在这个大背景下来考察所谓的小公主之死,就不能不问:说武则天不惜杀死亲生女,那么她的动机何在?按照那些史官们的意思,说是武则天为了搬到王皇后,却苦于找不到任何借口,所以只好制造一起冤案。可是联系各种史料来考察,这种说法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如果武则天真的这样做,非但达不到扳倒王皇后的目的,反而会给自己带来极大风险。策划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惊天大阴谋,手段又如此残忍变态,那么一旦事情败露,被唐高宗知道了,等待她的会是什么?难到武则天真的会像宋朝的刀笔吏们这么弱智吗?


“小公主暴卒”这件事的真实性早已有专家进行过探讨。人大历史系教授、隋唐史专家孟宪实在他的《唐高宗真相》一书中就专门剖析过这件事,分析其史料的不可靠性。孟宪实还指出,骆宾王的名篇《讨武曌檄》列数了武则天的种种罪状,却对杀小公主一事只字不提,可见当时根本没有就没有这种说法。

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马东玉在他的武则天专著《出轨的历史》一书中也探讨了小公主事件。马东玉分析说,如果要按照《资治通鉴》上给武则天安排的计划,不知道得指挥调集多少人手,同时还要把作案的时间地点掐算得极为精准才行。王皇后和唐高宗光临作案现场的前后时间哪怕差了一个时辰,这个计划都难以实施。


确实如此。我们来看看广为流传的《资治通鉴》里面讲的故事:

《资治通鉴》卷199:
后宠虽哀,然上未有意废也。会昭仪生女,后怜而弄之,后出,昭仪潜扼杀之,覆之以被。上至,昭仪阳欢笑,发被观之,女已死矣,即惊啼。问左右,左右皆曰:“皇后适来此。”上大怒曰:“后杀吾妇。昭仪因泣数其罪。后无以自明,上由是有废立之志。( 《资治通鉴》,卷199,永徽五年十月。)


所以,如果按照《资治通鉴》上的精彩剧本,武则天必须事先知道王皇后要来探视小公主。然后她必须自己先悄悄躲起来,等王皇后来看过小公主之后,再一个人偷偷进去把小公主掐死了。那么她这番作案,周围那些宫女太监到底是她的同谋呢,还是她的障碍呢?如果周围的人都不知情,她不怕被发现吗?如果有一二同谋,一起做下这样残忍的事情,武则天又该怎样处理这些后患?

这还不算完,因为接下来还要等待高宗“发现案情”。真是巧了,皇帝果然在不久之后就来看望女儿了,于是武则天开始做戏(就算她心理承受力远超凡人吧),先是强颜欢笑,然后当着皇帝的面揭开被子,“发现”小公主已死,这才嚎啕大哭(就算她的演技足够拿满金鸡百花奥斯卡吧)。如果唐高宗晚来一个半个时辰,就难以亲眼目睹这一幕,因为周围那些宫女啊奶妈啊就会察觉小公主的异样了。武则天是哪路神仙,咋就能掐算得这么准呢?

我们还必须问一个问题:武则天杀死小公主然后嫁祸王皇后这件事,在当时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最重要的是,唐高宗到底知道不知道?按照宋朝史官们的剧本,高宗完全不知情,一直是个受蒙蔽的糊涂蛋。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唐高宗都不知道的事情,你们这些史官是咋知道的?

联系其它的相关史料,不但唐高宗不知道武则天犯下的大案,长孙无忌、褚遂良这帮元老大臣也都不知情。在整个“废王立武”的过程中,唐高宗与长孙无忌、褚遂良等“反武派”来回拉锯。高宗的废后理由主要是说王皇后没有儿子,他从未提到小公主死亡一事。另一方面,长孙无忌等人反对“立武”,主要理由也是她曾是太宗的才人,而丝毫没有提到武昭仪自己害死小公主诬陷皇后之类。


可是宋朝以后的史书却活灵活现地记载此事,让武则天终究因此落得千古骂名。我对这些史官的做为只有俩字:实在太无耻啦!

史官们这也算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吧?


参考文章:
孟宪实:《武则天真的杀害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22f1fc01007nfa.html

马东玉:《真实的武则天:出轨的历史》 http://data.book.hexun.com/chapter-4212-2-23.shtml

网文《日月风流--一个女人眼中的女皇武则天》,作者:追逐千古的风。此文最初在天涯“煮酒论史”论坛连载。

蒙曼:《百家讲坛》的“武则天”系列讲座

(蒙曼老师居然认同“武则天杀女说”。对此我只能理解为:必须说武则天杀女,无论多荒唐也得这么说。这大概是政治任务。)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