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凰(08)唐高宗和大臣的拉锯战

字体 -

唐高宗年纪轻轻继承皇位,虽然不至于象那些孩子皇帝一样听凭权臣摆布,但也实在无法如太宗皇帝那样威风凛凛。高宗在位三十四年,开始六年的年号是永徽。永徽这六年大体上是他的皇帝实习期,是他从大权旁落到总揽朝纲的六年,是他和元老大臣争锋的六年。
在争权的过程中,皇后的废立成了高宗和大臣们的角力场。所以王皇后和武则天的这场宫斗不是单纯的争风吃醋,而是波及了整个朝堂。到后来大臣们居然分成了“保王派”和“挺武派”,不少人因为站错队伍,落得个黯然收场,而当初押对宝的人则一夜窜红。

华夏之凰--武则天的绚丽一生
第四章(之一)唐高宗的君臣拉锯战


【高宗刚上台时的锐气】

长孙无忌和褚遂良是唐太宗晚年特别倚重的大臣,几乎可以视为太宗的左膀右臂。而且这两人又都在贞观十七年的立储之争中站对了队伍,都极力拥护李治做太子。临终之际,太宗特别叮嘱他们俩要尽心辅佐新皇帝,又对李治交待说:“无忌、遂良在,汝勿忧天下!”(《资治通鉴》)

太宗是当着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的面这么交待的,想必是希望他们今后能够君臣和谐,同舟共济。不过,高宗虽然是个大孝子,暗地里却早有自己的主意。他正式登基后的头一个月就做出了一系列重要的人事安排,提拔自己的东宫班底:于志宁、张行成、高季辅、许敬宗,给这四人都升了职。

接着大力提拔英国公李绩。李绩就是“隋唐演义”里面大名鼎鼎的徐懋功。登基头一个月,高宗就把李绩从偏远的叠州(今天甘肃境内)调到了重要的洛州当刺史, 让他管理洛阳。又给他加官进爵,一年之内升到了尚书左仆射(此官品级为从二品)。不过一贯低调的李绩很快就辞去了左仆射之职。

高宗还很快提拔了两位皇族。登基三个月后,他的叔叔、荆王李元景成了司徒,正一品,加实封一千五百户。异母哥哥、吴王李恪成了司空,也是正一品。李元景同时还是鄜州刺史,李恪是梁州刺史。不过这两位皇族都在三年后卷入了房遗爱谋反案,丢了性命。

长孙无忌呢?应该说高宗对这位亲舅舅还是很尊重的,登基后也很快给他升了官,成为正一品的太尉。但是对褚遂良就不那么优待了。按理说,褚遂良当初就有“拥立之功”,又是太宗指定的辅政重臣,可是新朝开始后,眼看着别人都加官进爵,他只被赐了一个县公的爵位,官职纹丝未动。

高宗对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的不同待遇非常明显。永徽元年开春,有个叫李宏泰的人告发长孙无忌谋反,结果高宗不但没有调查长孙无忌,反而下令立刻把李宏泰给杀了,都不用等到秋天。还是于志宁上疏劝谏了一番,说了好些大道理,高宗才同意把李宏泰按惯例留到秋冬再斩。

对于褚遂良,高宗上台后不但没有给他升官,反而在永徽元年底贬官。事情起因于有人告发褚遂良,说他私自以低价购买别人的土地,违反了国家政策。这件事本来 可大可小,不过监察御史韦思谦立刻弹劾了一本,于是高宗就下令调查。结果具体负责调查此案的大理寺少卿张睿册有意偏袒褚遂良,说褚遂良买那块地皮的出价正 是朝廷的征收价格,所以不算违纪。韦思谦就不干了,这次连着张睿册一起弹劾,说朝廷低价征收土地,为的是公,而臣子私自买卖土地,怎么能按这个低标准?韦 思谦还说张睿册这是巴结重臣,该杀。

高宗显然认为韦思谦说得有道理。他把褚遂良从中书令贬为同州刺史,把张睿册贬为循州刺史。不过同州离长安不算远,在今陕西境内。而张睿册的循州在今广东境内,当时算偏远地区了。小官儿总比大官儿更悲摧。

这时武则天还在感业寺,高宗的一系列决策跟她没啥关系。高宗并不把褚遂良视为亲信,这点从一开始就很明显。


【高宗渐渐感到郁闷】
尽管高宗刚上台时的表现看似雷厉风行,但毕竟没有根基。那些老臣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对一位皇帝来说,这可不是啥好事儿。

李治的缺点很明显,就是感情外露,结果给人以柔弱的印象。先帝唐太宗是在长安城外的一处离宫翠微宫去世的。正史记载,太宗驾崩时,李治只知道搂着长孙无忌 的颈子痛哭不止。那时长孙无忌也在流泪,但仍得设法稳住太子,让他冷静下来考虑接班。于是由长孙无忌作主,让禁军保护李治先回长安,把事情都安排好了,这 才正式发丧,新皇登基。褚遂良当时也在场,所有这一切他也有参与。可能在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的心目中,李治一直就是这么一个乖孩子,哪怕他登基后也有模有样 地在做皇帝。

如此,才到永徽二年,朝堂上的形势就让李治感到十分郁闷了。根据《旧唐书·长孙无忌传》,有一次高宗对大臣们抱怨说:“朕特别让各位上疏言事,希望有好意 见可用,可是最近上疏虽多,都没什么好采用的。”长孙无忌居然回答说,陛下登基以来,政策法律都很好,没什么意见好提,不过广开言路还是对的,否则就不了 解下情了。

高宗又说:“我听说现在官员们做事,都互相照顾情面。”长孙无忌又回答说:“照顾情面是免不了的,从来如此。不过现在人人都有公心,一定不会有徇情枉法的事情。至于小小地收取一点儿人情,连陛下都免不了嘛。”

仔细品味这两段对话,长孙舅舅似乎有点儿要架空唐高宗的意思。

许敬宗是高宗一直看重的一位大臣。此人文才极好,在太宗时代就崭露头角,但和长孙无忌从来不是一伙儿的。许敬宗最初被提拔为礼部尚书,可是到了永徽二年, 他忽然没影儿了。这年九月,高宗下诏修订重要的法典《永徽律》,指派了多位大臣,包括长孙无忌、李绩、于志宁、张行成、高季辅等,都是他即位之初重用的大 臣。可是名单上独独缺了许敬宗。

许敬宗哪儿去了呢?被人弹劾,也贬出京城了。弹劾他的理由是,他把女儿嫁给了蛮族酋长冯盎的儿子,还收取了很多彩礼,结果被贬为郑州刺史。许敬宗的这位亲家--蛮族酋长冯盎,有个孙子,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太监高力士。说起来,许敬宗可能还是高力士的外祖父。

褚遂良和许敬宗虽然都在永徽三年先后回到长安,但褚遂良官至吏部尚书,是个很重要的职位,掌管官员的选拔、考评、任免。而许敬宗的官儿是卫尉卿,掌管国家的仪仗、帐幕之类的物资。

与长孙无忌有姻亲关系的韩瑗在永徽三年成为宰相。

王皇后的舅舅柳奭在永徽二年被高宗提拔为宰相,不过柳奭也和长孙无忌走得更近。为了帮助王皇后巩固后宫地位,柳奭力主让陈王李忠成为太子。柳奭的思路是:由于李忠的生母只是一个地位卑微的宫女,现在他通过王皇后的关系成为太子,将来必然与王皇后更亲近。

立李忠时已是永徽三年,武则天已经进宫,并且可能已经怀孕了。唐高宗恐怕很不请愿立这个太子(武则天肯定更不乐意)。为了说服高宗,柳奭动员了一批重量级 大臣。《旧唐书》的“李忠传”上说,当时长孙无忌、褚遂良、韩瑗、于志宁等诸位宰相都请求立李忠为太子,于是“高宗许之”。

先前弹劾过褚遂良的韦思谦,在褚遂良复出后就受到了打击报复,贬到外地做县令去了。他要等褚遂良以及长孙无忌都倒台后才重获提拔,后来在武周时代继续得到重用,官至纳言,是个宰相。

到了永徽四年,唐高宗的日子更加难过了。这一年才开始,就发生了驸马房遗爱的谋反大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