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凰(11)唐朝人结婚最看重门第

字体 -

前面写的“废王立武”,主要是讲宫斗和朝庭上的权力斗争。其实武则天立后这件事,社会意义也是很大的,主要是挑战了当时很强的门第观念。


华夏之凰--深度解读武则天
(11)唐朝人结婚最看重门第

在任何时代,投胎模式都非常之重要,唐朝也是如此。唐朝时流传一句话叫做“崔家丑女不愁嫁,皇家公主嫁却愁”。在万恶的封建社会,婚姻就是女人的一切,如果一个女孩子穿越到唐朝,有幸落脚到显赫门第,比如崔家,长相无论美丑,都会有大把人家排队来求亲,比皇帝的女儿还风光。

当然了,不是所有姓崔的女孩子都这么好运。被人们争相攀亲的崔家,必定是高门大姓,所谓的“五姓七望”之一,不是清河崔氏,就是博陵崔氏。当时有如下几个大家族最受社会推崇:陇西李氏、赵郡李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以及太原王氏--高宗王皇后的郡望。

这些门阀大族都非常之牛气,可能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唐文宗已经是唐朝的第十四位皇帝了(不算武则天)。他在给自己的皇太子物色太子妃时,看中了宰相郑覃的孙女。可人家郑宰相还不稀罕跟皇家攀亲,宁可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一个九品小官儿崔皋。原因呢,就是郑家与崔家都属于“五姓”士族,是真正的门当户对。唐文宗虽然被郑覃轻视,却也没啥脾气,只是发牢骚说:“朕也是数百年衣冠...”

唐文宗又想替他的姑姑--真源、临真两位公主,在那几家名门士族中选驸马,结果无人搭理。文宗感叹说:“民间的婚姻不看重官品,而重门第。我家二百年天子,还不如崔家、卢家。”最后二公主都另选了驸马。

士族大姓瞧不上皇族,皇帝倒是非常在意皇亲在士族眼里的形象。比如第十六位皇帝唐宣宗,他的长女万寿公主终于嫁入名门,驸马郑顥(hao4)属荥阳郑氏。有一次郑顥的弟弟得了重病,宣宗派人探视,然后听说万寿公主并没有在家照顾小叔子,而是跑到慈恩寺戏场看戏去了。宣宗大怒说:“难怪这些士大夫家不肯与我结亲,看来是有道理的。”立刻派人把公主找来。公主来了,立在阶下,宣宗却气哄哄地,看都不看她一眼。公主害怕了,赶紧“涕泣谢罪”,大概认错态度还是很诚恳的,宣宗才终于肯跟她说话,批评她说:“岂有小郎病,不往省视,乃观戏乎?”然后让公主赶紧回家。(唉,可怜的万寿公主!)

万寿公主的这段婚姻还有故事。她的驸马郑顥不但出身名门,而且科举及第,高中状元,可见本人也是很有才华的 。给这门亲事牵线的媒人是白居易的堂弟白敏中。可是郑顥却一点儿都不领情,反而恨死了白敏中,因为当时郑顥已经和“五姓”之一的卢家定了亲,正准备迎娶,却硬被这桩皇家姻缘给搅合了。郑顥后来把一腔怨气都发泄到白敏中头上,不断地弹劾他。老丈人唐宣宗呢,对郑顥的这些心思早就心知肚明,但是都容忍了。

这几个八卦里说的崔氏、卢氏、郑氏等,都属于所谓的“山东士族”,其家族扎根在华山、崤山以东地区,在北魏时期就成为大族。在唐朝,大概就数山东士族的自我感觉最为良好。而他们确实也有这个资本。

唐高宗时期的宰相薛元超,本身也出自名门望族,属“河东薛氏”,是关西六大姓之一。他的祖父是隋朝大文豪薛道衡。薛元超也攀了皇亲,妻子是巢王李元吉的女儿和静县主。可是薛元超晚年却对人说,他这辈子有三大恨事:不是进士出身,没有娶五姓女为妻,没有参与编修国史。

唐朝是一个士族门阀与寒门精英争奇斗艳的时代。寒门子弟虽然输在了起跑线上,却也有大把机会出人头地。不过,寒门子弟就算做了高官,也总不免希望摆脱自己的微寒出身。其中一个办法自然是联姻。

比如武则天的老爸武士彟,是并州文水县的农民,也是大唐的开国功臣之一。原配夫人相里氏去世后,他就娶了关陇贵族弘农杨氏的女儿。杨夫人不但出身高门,还是隋朝皇族,所以就算四十多岁了才结婚,照样嫁了个高官--武士彟多半还觉得是自己高攀了。

武士彟与杨氏的结合是唐高祖李渊给做的媒,自然皆大欢喜,可是有些人的联姻就比较流氓了。比如在高宗时代,冀州长史吉懋手下有个县丞崔敬,虽然官儿不大,却是名门。吉懋就硬逼着崔敬把女儿嫁给他的长子吉顼(xu4)。崔敬不敢违抗,只得答应下来。结果等到娶亲那天,吉家的迎亲花车已经到了门口,崔敬的妻子郑氏才知道居然还有这回事,抱着长女大哭。崔家长女拼死不肯嫁,小女儿应该算个侠肝义胆的人物,眼见“家门有难”,便挺身而出,代替姐姐嫁了过去。崔家小女的这位丈夫吉顼,后来在武则天时代也算出人头地,一度官至宰相。(《朝野佥载》)

武周酷吏来俊臣更是个赤裸裸的恶霸。他当官儿后为了抬高身价,把原配妻子休掉,强娶了一位太原王氏。这位王氏夫人是王庆铣的女儿,出身名门而且美貌,本来已婚,丈夫名叫段简。来俊臣居然假传圣旨,“矫诏强娶”。后来王氏夫人受不了这种侮辱,自杀了。(《新唐书》)

另一个酷吏侯思止以来俊臣为榜样,也想娶名门之女为妻。他看中了一位赵郡李氏,李自挹的女儿。不过侯思止没有来俊臣那么气焰嚣张,想攀亲先向女皇打了份报告。武则天自己不肯做决定,把这件事拿到朝堂上,让大臣们一起商量。结果凤阁侍郎李昭德说:“大可笑。”别人问他有什么可笑,李昭德说,昔日来俊臣强娶太原王氏,已是辱国,今天此奴又想娶李自挹的女儿,“无乃复辱国乎?”(《旧唐书》)

李昭德自己出身名门,是陇西李氏(与李唐皇族是同一个郡望),又是武则天的宠臣。如同当时绝大多数士族子弟一样,他对门第这件事极为看重,对于出身低贱的来俊臣、侯思止娶“五姓七望”的女儿为妻,李昭德直接视为国耻。来俊臣本是长安郊县的游民,史书上暗示他连自己的老爹到底是谁都弄不清楚。侯思止也是长安的市井流民,曾经卖饼为生,又充当过别人的家奴。这两人的出身低的不能再低了。脾气暴燥的李昭德,后来竟找了个借口把侯思止给杖杀了。究竟是因为侯思止是个罪有应得的酷吏,还是因为他出身低贱却妄想娶赵郡李氏之女,触犯了李昭德的底限,还真不好说。

李唐皇族的门第虽然比不上“五姓七望”,却也足以自豪。他们自称出自陇西李氏,是西凉武昭王李暠(hao4,同皓)的子孙。李暠则自称是西汉大将军李广的后人。当然了,李唐皇族的这个祖宗现在有争议。历史学家陈寅恪先生经过一番考据,认为李唐皇室可能出自赵郡李氏--虽然这也是名门,可是他们这一支又迁居到了关中,成为鲜卑化的汉人。但不管怎样,反正当时李唐皇室说自己是名门贵族,天下都承认。门第这个东西与别的荣誉一样,大家都承认了就行。

那么武则天的门第又怎么说呢?她的情况比较复杂。在她称帝之时,把老武家直接跟遥远的周朝天子挂上了钩,说武家是周平王的少子姬武的后代。这么算下来,武则天成了周平王的第四十代后辈。在各种铁腕手段之下,大臣们也都承认了。

不过早先在永徽年间搞宫斗时,武则天的出身却是她的弱势之一。她父亲是庶族,母亲就算是高门,在当时人眼里也绝对比不上王皇后的门第。王皇后属于太原王氏,尊贵的“五姓七望”之一。因此当唐高宗李治提出要“废王立武”,大臣们八成觉得他是疯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