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凰(14)给“奸臣”许敬宗翻个案

字体 -

在正史上,许敬宗和李义府是唐朝两大奸臣。可是如果仔细看看他们的事迹,李义府还可以说确有一些劣迹,而许敬宗明明是个人才,怎么也跟“奸臣”二字沾不上边。许敬宗最大的“过错”,无非就是积极支持唐高宗立武则天为皇后。其次,他也在后来扳倒长孙无忌集团时出过大力。正史的史家把许敬宗视为“武后党”,其实他不过是紧跟真正的一把手--皇帝李治。


华夏之凰--深度解读武则天
(14)给“奸臣”许敬宗翻个案

许敬宗,妙人也。

他是三朝老臣,历高祖、太宗、高宗三朝,但直到高宗时代,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才真正获得重用。其实许敬宗在隋朝就开始出任官职了。隋末天下大乱,他父亲许善心被宇文化及杀害,他逃得性命后辗转投奔李密,后归顺李唐。李世民听说他的文才,招入秦王府,成为有名的“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

唐太宗时期,许敬宗一直得用,但不得重用。李治被立为太子,许敬宗任太子右庶子,是李治的亲信之一。不过李治继位后,许敬宗却受到长孙无忌、褚遂良一党的打压,在永徽初年的日子过得还不如贞观时期。直到永徽六年,许敬宗终于抓住机会,为“废王立武”出了大力。此后他便一直身居高位,直到光荣退休。

许敬宗有才,有趣,有见识,而且未必象旧史家们说得那样不堪。

在当时,以及后来的正史上,许敬宗都因为一件事而备受责难,那就是他的儿女婚姻。他的一个女儿嫁给了南方少数民族领袖冯盎的儿子,另一个女儿嫁给了曾经做过奴隶的钱九陇。与冯盎的儿女亲事让他在当时就付出了代价。

许敬宗出身于江南的士族阶层,其家虽算不上一等门阀,但在南朝也是数代为官。正因为此,他对于儿女亲家的选择就备受时人责难。唐高宗永徽初年,许敬宗本来官至礼部尚书,却被人弹劾说他贪图财礼,把女儿嫁给了“蛮酋”的儿子。哇,这难道不是“卖女儿”吗?唐朝人的婚姻门第观念很强,普遍认为谁家“低嫁”女儿,那肯定是贪图财礼,有失斯文体面。只是不知道那些弹劾许敬宗的大臣对唐太宗把公主们嫁到吐谷浑、吐蕃去和亲又是作何评价的。

总之,许敬宗因为儿女婚姻失当,被贬为郑州刺史,直到永徽三年才重返长安,但是只担任卫尉卿,后来总算又做了弘文馆学士。那么他被贬官的这个理由到底说不说得过去呢?如果我们对冯盎多一些了解,就会发现其实很荒唐。

首先,冯盎虽是少数民族首领,却也是根基深厚的地方领袖,为唐朝南疆的稳定出过大力,被唐高祖封为越国公,被唐太宗追赠为荆州都督、左骁卫大将军。其次,冯盎被当时人说成“蛮酋”,其实冯家不但是汉人,而且门第还相当高,祖上为冀州长乐冯氏,乃是十六国时期汉人政权“北燕”的皇族。虽然北燕很快就被北魏灭掉,但冯家依然与北魏皇族联姻。大名鼎鼎的文明太后冯氏就出自这个家族。冯氏族人中的一支后来南渡,投奔了刘宋,其子孙便扎根南朝,成为岭南长乐冯氏。冯盎的祖母是南越大族冼氏,史称冼夫人。(注释1)

可是到了唐高宗时代,长安的这班大臣们却敢对冯家如此轻贱,可见当时朝中得势的长孙无忌一党的气焰。考虑到永徽初年的官场斗争,不难看出许敬宗也是备受排挤。他的政敌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弹劾他,居然拿他的儿女亲家来大做文章。而唐高宗呢,虽然继位之初一手提拔了许敬宗,此时却也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荒谬的理由,把许敬宗贬出长安。

许敬宗的低门槛亲家不光有冯盎,还有钱九陇。钱九陇虽是大唐的开国功臣,被唐高祖封为巢国公,官至左武卫大将军、潭州都督,可他出身低贱,曾经是李渊的奴隶。但是许敬宗非但把女儿嫁给了钱九陇的儿子,还利用自己编修国史的机会,把钱大将军着实美誉了一番。结果这又成了许敬宗的“历史污点”。史官们说许敬宗对钱九陇“曲叙门阀,妄加功绩”。不过,很难说到底是许敬宗对钱九陇“妄加功绩”,还是史官们看到他出身奴隶就心怀偏见。其实人家钱九陇的祖上在南朝也是大族,只因陈朝被灭,所以才籍没为奴,可是《旧唐书》只说钱九陇是“皇家隶人,敬宗贪财与婚”。

许敬宗不但低嫁女儿,还“以婢为妻”--这又犯了上流社会的大忌。原来,许敬宗的原配妻子裴氏早亡,他就把裴氏的一个婢女扶正,让她做了继室。不过这位婢女虞氏一直和许敬宗的儿子许昂有旧情,成为继母后还旧情不断,继续私通。许敬宗一怒之下废了虞氏,又上表将许昂流放岭南,但后来又替儿子求情,让许昂从岭南回来。这些事情后来统统成为许敬宗的污点。

我们知道了许敬宗这些公然无视士族礼法的行为,就更好理解他在“废王立武”事件中的表现了。他支持武后,固然是一种政治投机,但未尝没有一种天然的同情心在里面。武则天被立为后,也被来济暗示为“以婢为妻”。她父亲武士彟,其经历、待遇、遭遇,也都和许敬宗的亲家钱九陇有些类似。

唐高宗立先朝才人、寒门出身的武则天为皇后,又把数次违背礼法的许敬宗委任为礼部尚书,还让他大力参与修订国家重要法典《显庆新礼》,可见这位帝王不拘一格的潇洒态度。这几人惺惺相惜,大概是性格使然。他们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都熟知礼法,但都不死板教条。礼法,更多地是在为他们服务。

显庆以后,无论是废李忠、立李弘为太子,还是扳倒长孙无忌、诛杀上官仪,许敬宗都很卖力,也难怪被视为武后党,尽管他这些行为更多地是在为唐高宗效力。许敬宗没能活到武则天独自掌政的那一天,所以不知道他对女人称帝到底会是个什么态度。

唐太宗推崇敢于直谏的臣子,许敬宗也有直谏事迹,并未被正史湮没。贞观十七年,太子李承乾谋反案发作,一大批能臣受牵连,多位五品以上官员被除名。第二年许敬宗就给太宗上表,引经据典讲了一番大道理,请求皇帝不要因为一个案子就迁怒多人,说“张玄素、令狐德棻、赵弘智、裴宣机、萧钧等,并砥节励操,有雅望于当朝...”这封上疏还真起了点儿作用,因此“玄素等稍得叙用”。(旧唐书)

许敬宗大才不拘小节,很有南朝士子的风流作派。贞观十年长孙皇后逝世,在隆重的丧仪期间,许敬宗居然因为同僚欧阳询的长相丑怪,忍不住大笑,失了礼仪,被御史弹劾,由中书舍人贬为洪州司马。但这终究是小过,太宗很快原谅了他,将他重新调回长安,参与编修国史。

唐太宗征辽东,他的笔杆子岑文本病死在战场上。太宗让许敬宗临时顶替。不久太宗在驻跸山大破敌军,许敬宗“立于马前受旨草诏”,替写诏书连草稿都不打,文章顷刻而成,言辞华丽,大获赞赏。

唐高宗时代,许敬宗更得重用,人也更得意了。麟德二年,君臣浩浩荡荡前往泰山封禅,路过濮阳,高宗问身边的宰相窦德元:古代把濮阳称为帝丘,何也?窦德元答不上来,许敬宗策马上前,侃侃而谈,把前因后果说得清清楚楚,皇帝问到的他说了,没问到的他也说了。高宗继续发问,许敬宗对答如流。高宗十分满意。

许敬宗在皇帝跟前出够了风头,事后还对别人说:“(窦)德元连这些都回答不上来,我都替他害臊。”窦德元给搞得很没面子,所幸心态良好,回答说:“人各有所能。我的优点就是善于守拙,不强逞我不能的。”大将军李绩出来做和事佬,说:“敬宗见闻广博,是美事。德元的话也是善言。”

许敬宗参与编修国史,包括重要的武德、贞观《实录》。唐太宗对他的工作很满意,赐爵高阳县男,赐物八百段。可是后来别人都批评他修史不公正。《旧唐书》说:“敬宗自掌知国史,记事阿曲。”

连唐高宗也这么说。据《唐会要》,许敬宗去世后,高宗让刘仁轨重新修史,说许敬宗写的那些事情不实,对先帝唐太宗当年创业打天下的光辉事迹说得不够。高宗指示刘仁轨等人要继续发掘,务必“盛业鸿勋、咸使详备。”--李治确实是个大孝子。高宗还说,太宗当年做《威凤赋》,是写给他舅舅长孙无忌、以及无忌的舅舅高士廉的,可是许敬宗说成是写给尉迟敬德的。

既然高宗都这么说了,别人批判起许敬宗来就更理直气壮了。大家纷纷表示,许敬宗在国史中美化他的姻亲钱九陇,又故意丑化封德彝,因为封德彝曾经揭发许敬宗当年在隋朝叛臣宇文化及面前贪生怕死,“舞蹈求生。”。人们还说许敬宗把太宗的《威凤赋》送给尉迟敬德,是因为他儿子娶了尉迟敬德的重孙女。

不过,封德彝的坏话不是只有许敬宗一个人说过;而唐太宗的《实录》主要不是许敬宗,恰是长孙无忌主修;至于《威凤赋》到底写给谁的,还真不好说。唐玄宗时吴兢编写著名的《贞观政要》,里面说《威凤赋》是写给房玄龄的。难道吴兢跟房玄龄有姻亲关系?

许敬宗在高宗朝虽然位极人臣,但口碑并不好。他去世后,大臣们围绕他的谥号展开争论。太常博士袁思古说,许敬宗“弃长子于荒徼,嫁少女于夷落”,有辱斯文,名不副实,提议给一个“缪”字。许敬宗的孙子许彦伯当然是强烈反对。后来高宗下令尚书省五品以上官员重新讨论,最后礼部尚书袁思敬出来打圆场,说按照谥法,既过能改曰恭,提议给个“恭”字。高宗最后拍板:就这么定了。

对于别人背后的坏话,许敬宗早就看开了。早在贞观年间,他与唐太宗就有过一次对话。太宗说:“朕观群臣之中唯卿最贤,人有言卿之过者,何也?”

许敬宗回答说:“春雨如膏,滋润万物,农夫喜其润泽,行人恶其泥泞;秋月如镜,普照四方,佳人喜其玩赏,盗贼妒其光辉,臣无羔羊美酒,焉能以调众口?是非不可听,听之不可说;君听臣受诛,父听子遭灭;夫妇听之离,朋友听之绝;亲戚听之疏,兄弟听之别!人长七尺躯,口内三寸舌,舌下有龙泉,杀人不见血!谁人面前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

许敬宗对太宗说:那些个闲言碎语,谁听多了谁自己倒霉。

这次“君臣对”也是太宗朝的一则佳话,不但被《贞观政要》记录下来,还刻到了药王庙的石碑上,现存于陕西省耀州市孙思邈故居。

(注释1):关于冯盎的门第出身,感谢天涯网友元豹儿的指点。冯氏的传承,参考了网文《冀州冯氏两千年的传承》。
另:本节参考了曹为平先生的文章:《唐周历史研究之十五——许敬宗与李义府》。
http://bbs.tianya.cn/post-no05-381289-1.shtml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