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凰(16)打击长孙无忌的党羽

字体 -

长孙无忌最终倒台,主要是因为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小团伙,直接威胁到了皇帝的利益。他倒台有必然性。最希望除掉他的是唐高宗,并不是武则天。高宗扳倒长孙无忌有一个过程,一开始没有直接对舅舅下手,而是先打击他的党羽。



华夏之凰--深度解读武则天
(16)打击长孙无忌的党羽

在唐太宗时代,长孙无忌就身居高位,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首。唐高宗继位初期,长孙无忌更是位极人臣,在朝中俨然是众人领袖。如此问题就来了。一般说,做到如此高位的臣子,如果跟皇帝不能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使,那就只可能是两种结局:要么他成为权臣,把皇帝搞成傀儡;要么他被皇帝搞掉。


对于长孙舅舅来说,很不幸他成了后一种人。在废立皇后的问题上,长孙无忌完全站在李治的对立面,甚至李治放下皇帝的架子,跑到他家去巴结送礼,他竟也不为所动。显然他是低估了这个外甥。李治虽然做了很多年乖孩子,但终有翅膀长硬的一天。唐高宗可不想当傀儡皇帝。


唐高宗扳倒长孙无忌是一个持续几年的过程。这也很好理解:无忌是元老大臣,是群臣领袖,是他舅舅,并且为他坐上这个皇位出过大力。总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吧。


成功地把武则天立为皇后,是唐高宗的一次大胜利,是他执政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举行过隆重的封后典礼,高宗又一鼓作气,“接受”了太子李忠的退位申请,改立武则天的长子李弘为皇太子。李弘这时才四岁(还是虚岁)。紧接着改元,把年号从永徽改为显庆。改元,标志着一个全新的开始。“显庆”年号使用了五年,在高武时代以及随后的武则天时代,是维持时间最长的一个年号。


仿佛还觉得他的新皇后身家不够显赫,高宗又继续给老岳父武士彟追封,赠司徒,把应国公的封号改成了周国公。武则天的次子李贤还是个呀呀学语的小儿,也被封为雍州牧


在朝廷中,高宗当先提拔了两人,一位是李义府,另一位是杜正伦。杜正伦也是先朝元老,是魏征推荐给唐太宗的,但在贞观后期一直遭贬。如果按“山东集团”和“关陇集团”的划分,杜正伦恰属于被打压的山东集团。如果说李义府是因为支持武后而得重用,那杜正伦在立后事件中可没出什么力,但照样被启用。由此可见当时作主的就是高宗李治,而并非武则天。提拔杜正伦,反映出高宗打击关陇集团、全方位启用人才的意愿。


不过,对于当初坚定的反武派,高宗一开始倒没有打击报复,而是争取和解。韩瑗来济两人依然是宰相。武皇后还特地上表,要求皇帝表彰这两位“敢于直谏”的忠臣。韩、来二人心中惴惴不安,请求辞职,高宗不许。


《资治通鉴》还特别记载了高宗与来济的一次君臣对话。时为显庆元年,高宗向身边近臣询问治国政策,来济就提出,对山东一带的老百姓要多加体恤,减免他们的劳役,除了真是公家必需的劳作,其余杂役全部免掉。高宗听从了。


不过这种君臣和谐的局面没维持多久矛盾就来了。先是李义府被弹劾,说他乱搞男女关系、擅杀大理寺官员;接着韩瑗替褚遂良喊冤。褚遂良先前激烈反对武则天立后,被高宗贬为潭州都督,此时韩瑗就上疏说褚遂良无辜,坚决要求把他调回京城。


结果高宗袒护李义府,同时坚决不肯原谅褚遂良。高宗又把高履行调离京城,让他出任益州长史。高履行是驸马都尉,又是长孙无忌的表弟(和李治也是亲戚)。


显庆二年,大案发作,韩瑗、来济等都被贬官;先前已经倒霉的褚遂良、柳奭则被继续贬官。


案子是这样的。这年三月,朝廷忽然发了一道命令,把褚遂良从潭州调到了桂州,还是做都督。潭州是今湖南长沙一带,桂州是今广西桂林一带。当时桂州比潭州更加偏远,褚遂良可说是再次遭贬。不过这个调令到底是谁发的却很难说--从正史上看,并不是唐高宗的意思。


据《资治通鉴》,早些时候(二月份),唐高宗和武则天离开长安去了洛阳,而且在东边一住就是一年多。褚遂良的调令三月出来,过了几个月,许敬宗和李义府专门就此事去向高宗打小报告,说这个调令是韩瑗、来济两位宰相主张的,而桂州是用武之地,韩、来二人把褚遂良调去做都督,就是做外援,言下之意这几人是打算谋反。于是唐高宗立刻给予严肃处理,把韩瑗贬为振州刺史,来济贬为台州刺史,终身不得再见皇帝。


韩瑗所受处分较重。振州在今海南省,相对长安来说简直是天涯海角,而韩瑗是个世家子弟,祖父、父亲都做京官,他本人以门荫入仕,属关陇集团,是长孙无忌的姻亲。他到振州两年后便去世了。


相比之下,来济所受处分较轻。台州地处江南,比较富庶。来济是南方人,父亲来护儿因为效忠隋炀帝,被宇文化及杀害。可能正因为他并不属于关陇集团,待遇反而好些。


不但韩、来受到处理,褚遂良也继续遭贬,从桂州贬到更偏僻的爱州(今越南境内)。他到爱州之后极为郁闷,给高宗写了一封求情信,请皇帝看在他过去立功的份儿上予以宽赦。结果高宗不理,气得后来《新唐书》大骂他“昏懦”,还说都是武则天挑唆的。


这个案子还牵连了柳奭。王皇后被废,柳奭早已失势,窝在荣州(今四川境内)当刺史,这次又被贬到了象州(今广西境内)。


正史上说,这几人都是冤枉的,许敬宗、李义府全是诬告,而且是按照武则天的意思来诬告的。(资治通鉴说:“许敬宗、李义府希皇后旨,诬奏侍中韩瑗、中书令来济与褚遂良潜谋不轨,以桂州用武之地,授遂良桂州都督,欲以为外援。”)


武则天在里面到底起了多大作用,不好说。但是武则天再怎么折腾,最终能够拍板进行这些人事任免的只能是唐高宗。


显庆二年处理了这批人之后,李义府、许敬宗、以及杜正伦,都升职了。特别是许敬宗,升为侍中,也就是门下省长官,成为宰相。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