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凰·军事(01)武则天接手时 大唐边境处处烽火

字体 -

现在有一派武黑,特别喜欢拿军事问题做文章,到处宣扬什么武则天没有军事能力,又说什么武则天滥杀大将,导致唐朝国力一塌糊涂云云。其实只要耐心看看史料(包括那几本正史),就知道武则天时代的军事成就非常值得称道。在我看来,唐朝前期的辽阔版图这么让后人夸耀,完全离不开武则天。正是她的政治智慧,确保了唐朝能够一方面保住辽阔的疆土,一方面继续发展民生。武周军事是个庞大话题,所以接下来会多花一些篇幅来讲述。


很长一段时间里,“主流”对武则天的看法是她从做皇后时起就手握大权,而唐高宗只是个傀儡。至于在高宗一朝实现的领土扩张,人们要么低调处理,要么说成是太宗的贞观余荫。不过,近年来历史粉丝们开始高度重视国家版图与对外征战,自然也就会注意到唐高宗一朝在这方面的非凡成就。与此同时,对武则天的解读也开始改变,认为唐高宗并非傀儡,依然是王朝的主导,武则天做皇后时只是辅政。

应该说这种看法更合情理,本人非常赞同。不过,随着对唐高宗的能力与功绩的肯定,紧跟着就是对武则天的大肆嘲讽,说高宗朝的军事成就如何如何了得,可是国家一到了武则天手上就一败涂地一塌糊涂云云。在我看来,这不过男权社会无孔不入的“仇女症”的又一个小小表现而已。武则天时代的军事成就确实不及高宗朝最鼎盛的那几年,但这主要是形势使然。况且,高宗朝的战绩也并非“全优”,实际上到后期就进入相对的低谷。至于武则天时代,虽有契丹叛乱和后突厥侵扰河北的臭事儿--实话说确实让人郁闷,但她治下的军事成就依然相当可观,只不过其胜利往往被正史一笔带过,而败绩却被大肆渲染,并且受到后世武黑们的热烈迎合。所以接下来我打算多花点儿篇幅,梳理一下武则天时代的军事与外交情况。


【唐高宗时期的军事】
武则天时代是高宗朝的延续,要探讨她执政二十二年期间的军事问题,首先得说说高宗朝。

唐高宗虽被史官们说成昏懦之主,但细看史料,他与历史上那些大有做为的君主一样热衷于对外扩张。高宗朝最大的两项扩张成就是灭掉了~西突厥~、~高句丽~,使得唐朝的版图在总章二年(公元669年)平定高句丽后达到最大。唐朝疆域最辽阔时,一般说是东起朝鲜半岛,西至咸海(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北到贝加尔湖(俄罗斯境内),南至越南的横山,总面积达到1600万平方公里。

不过这个最大版图只持续了十余年。


高宗朝从显庆年间(武则天当上皇后时起)开始积极对外用兵,固然战绩辉煌,但国力消耗也很大,所以到了后半期在军事上已开始捉衿见肘。

在我看来,唐高宗可以与隋炀帝进行一番比较。两人都是从父皇手里继承了一片大好形势,但也都面临很大的上升空间,足以让他们铸造属于自己的光辉业绩。所以两人都的雄心勃勃,都想更上一层楼。两人都热衷于继续扩大版图,特别是,都铁了心要征服高句丽。所以两人在执政期间都发动过大规模战争。不同之处在于,唐高宗从始至终头脑清醒,懂得进退,所以不但避免了巨大的灾难,而且为唐王朝打开了一个新局面。这里没有贬低隋炀帝的意思。炀帝虽然失败,他的历史功绩不容抹杀,但是从这两个皇帝的对比可以看出,巨大的成功与巨大的失败,这中间隔着的往往只是一个帝王冷静的头脑。


其实,唐高宗对高句丽的征伐,同样是一个十分凶险的策略。灭掉高句丽固然是一项可以夸耀的成就,但国家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很大,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唐朝因此忽视了西南方向的强敌--吐蕃帝国。

对中原王朝而言,吐蕃完全是一股全新的势力。因为吐蕃的威胁,唐帝国比汉帝国、隋帝国的边疆形势都更加严峻,国防负担也更为沉重。

在唐太宗时期,吐蕃王朝刚刚崛起,尚能保持低调,与大唐和平相处,但到了高宗时期也开始积极扩张,不断蚕食唐朝的羁縻统治区,最终完全吞并了吐谷浑。

陇右 西域 对比图.jpg
对比一下这两张地图,主要是看看吐谷浑的关键地理位置。唐太宗时期,吐谷浑是唐朝的羁縻统治区(也就是吐谷浑自治区)。到了高宗朝中期,吐谷浑就被吐蕃控制了。


不但如此,吐蕃还远涉西域,与唐朝在丝绸之路上展开争夺。等唐朝意识到吐蕃已经坐大,却为时已晚。高宗朝中期,大将~薛仁贵~挟高句丽战事之余威,率领大军西征吐蕃,结果却在大非川遭到重挫。高宗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几年后又对吐蕃发起过一次青海之战,结果又一次大败而归。实际上在整个高宗朝,唐与吐蕃交战是败多胜少,所以到后来不得不正视现实,对吐蕃转攻为守--总算守得住。再到后来的安史之乱以后,吐蕃趁着唐朝无力西顾,连河西走廊都给吞并了。


在朝鲜半岛,虽然高句丽被灭,但新罗很快就起兵反叛。唐朝对新罗的平叛很不顺利,到后来因为还要应付吐蕃,就索性承认了新罗的独立。好在新罗满足于偏安一隅,并不主动骚扰,所以双方就此和平共处。

在北方边境,本已归附唐朝的突厥开始谋求独立。高宗朝的最后几年,突厥接二连三地发动叛乱。到高宗去世之际,当年的颉利可汗的后人~阿史那·骨咄禄~已经站稳了脚跟,组建了后突厥汗国。后突厥对唐朝北方边境时有骚扰,唐朝的国防负担因此加重。在史书上,从这以后就开始经常出现“以备突厥”的字样。


西域是丝绸之路上的关键地段,高宗一朝在那里的扩张成果显著。首先是灭掉了西突厥,把本来归附西突厥的若干绿洲小国接收了过来。高宗又在西域部分地区设立都护府、都督府、州县,巩固了唐朝在当地的统治。不过当时唐朝尚未意识到吐蕃对西域的浓厚兴趣,也低估了吐蕃的实力,以至于著名的安西四镇两度易手。在高宗朝后期,西域战事的主题就是唐朝和吐蕃打来打去,谁也占不到上风。当地的那些西突厥旧贵族、以及绿洲小国的国王们,就都成了墙头草,今天倒向唐朝,明天倒向吐蕃,总之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武则天独立执政之初,唐朝的周边形势大体如此。


【武则天接手时,唐朝边境处处烽火】
太宗、高宗两朝持续的对外扩张,成果固然辉煌,其实也是给唐朝的国防留下诸多隐患。比如突厥在先前已经归附,可是到了高宗朝末期就开始叛乱。后来的契丹也是如此,在贞观年间主动归附唐朝,但到武周时也闹起了叛乱。唐朝发展到了武则天执政时期,立国已有六十多年,在军事上的主要任务已经不是继续开疆拓土,而是巩固既有的成果,具体说就是加强边防、加强对现有羁縻地区的控制。

另一个考虑是军事上的节制。对于一个稳定的中原王朝来说,打仗完全是拼耗国力,绝不可能像游牧民族那样“以战养战”。高宗朝打过几次大规模战争,不但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也让唐朝军队出现疲态。早在高宗朝中期的高句丽战争期间,刘仁轨就给皇帝上了一封《陈破百济军事表》,指出当时军队中存在的种种问题,比如士兵生活十分困苦、国家答应的奖赏不能兑现、有钱人家靠贿赂官府来逃避兵役,等等。太子李弘也曾上表为当时逃兵的家属求情。这些史料都能反映出当时战争给普通农民带来的沉重负担。如果战争给平民百姓带来的只是负担而没有利益,那么军队的战斗力自然低迷,而民间反战情绪会相应地滋长--这本是非常浅显的道理。


因此早在高宗朝后期,军事政策便开始调整。上元元年武则天成为大唐天后,上疏《建言十二事》,其中一条就是“息兵”。这绝不是无关紧要的漂亮话,而是密切针对当时形势而提出的。“息兵”当然不是不要军队,而是不再搞那种大规模的主动进攻了。

从高宗朝中期的高句丽战争结束后,唐朝在军事上进入了一个相对被动的状态,一开始是不得不应付吐蕃,后来又不得不应付突厥,所以军事支出就是想减也减不下来。这种被动应付的局面在高宗朝最后几年简直愈演愈烈。


调露元年,唐朝派裴行俭到西域去平定叛乱。西域虽然被裴行俭搞定,但紧接着在北方边境上,突厥的阿史德·温傅、阿史德·奉职就发起叛乱,整个单于都护府辖下的二十四个突厥羁縻州一起跟着反了。

虽然这次叛乱后来也被裴行俭平息了下去,可到了第二年,即永隆元年,突厥贵族再次反叛,同时吐蕃也在西南边境不断骚扰。

突厥的第二次叛乱虽然也被平定,可是没过多久,到了永淳元年(高宗去世的前一年),简直是战争天灾一起降临。在西域,西突厥又反了,偏偏此时裴行俭去世;在北方,突厥余党在~阿史那·骨咄禄~的率领下占据了黑沙城,自立可汗,建立了后突厥;吐蕃则在河源发起进攻,幸亏被娄师德挡住;永淳元年,关中地区又发生饥荒,唐高宗不得不把整个朝廷搬到洛阳;到永淳二年,总算熬过最困难的时候,灾情得到了控制,但后突厥的骨多禄对北方各州的进犯来势汹汹。这年年底,高宗去世了。


说来奇怪,在武则天接手之际,无论是突厥还是吐蕃一下子都变得相当安静,没给武则天添乱。实际上武则天成为太后的第一年,唐廷内部的权力斗争异常激烈。这年光是年号就有三个:嗣圣、文明、光宅。武则天一口气废李显,立李旦,杀宰相裴炎,平定徐敬业叛乱,甚至在这年年底还杀掉了边防大将程务挺、流放了王方翼。可是从几本正史上的记录来看,突厥和吐蕃两大强敌在这一年都没有趁机进犯骚扰。甚至于,武则天为了早日平定徐敬业叛乱,不惜把一直在河陇边境防范吐蕃的大将~黑齿常之~调到了扬州战场,但这一调动也没有引发吐蕃的什么异动。我认为武则天在此时一定是对边防有所布置,要么是积极笼络了边关将领,要么是对吐蕃和突厥进行了外交斡旋,但详情如何,史书上完全没有记载。


当然了,突厥和吐蕃不可能真的那么安静。突厥在第二年(垂拱元年)就再度寇边,唐朝还吃过一次败仗,损失了五千人,但此时武则天已经抓住了大权,稳定了朝堂,而突厥在这一时期的骚扰力度也不象前几年那么凶猛。至于吐蕃,虽然没有骚扰河陇,却在垂拱二年大肆进犯西域,结果迫使武则天又一次放弃了安西四镇,要等几年之后才又被王孝杰收复。


动荡不安的太后第一年结束,进入为时四年的“垂拱”时期,武则天的权力越来越稳固,她在军事方面的策略也能看得比较清楚。总的来说,武则天执政时的对外用兵不象太宗、高宗、以及后来的玄宗那么积极,执政初期还主动收缩了防线。但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在我看来,武则天的军事政策恰恰是适应当时国家面临的具体形势,一方面抵挡住了周边游牧民族的各种骚扰进犯,一方面在国内继续发展了民生,所以不但没有把国家拖入战争泥潭,而且让综合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


大体来说,武则天的军事策略是“舍北保西”--把重点放在西域,而对北方草原上的羁縻州干脆放手。可是在西域,就不但在安西四镇长期驻军,还在她执政后期的长安二年设立了北庭都护府。至于西南强敌吐蕃,武则天时的战绩已比高宗时期有所改善。这些会在以后详细分析。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