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凰(18)大唐的明星皇后

字体 -

很多作者喜欢把武则天渲染成一个满肚子阴谋诡计的家伙,什么闷死小公主啦,毒死外甥女啦bla bla,好像搞了几个莫名其妙的宫廷谋杀案,就能顺理成章地当上女皇帝似的。且不说这些宫廷命案到底有几分真实性,问题是只盯着这些秘闻,反而会忽视了她那些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步步踏出的脚印。武则天的权威是一点一点在臣民的眼前逐步建立起来的。她的权力恰恰不是靠幕后的杀杀杀,而是在臣民面前一次一次大出风头,靠的是她几十年持续不断的、高规格的公开亮相。武则天,就是一位超级公关大师。

华夏之凰--深度解读武则天

(18)大唐的明星皇后


武则天成功的手段之一是利用仪式。整个唐朝,没有第二个女性如此彻底地利用了各种国家级的隆重典礼。从最初的封后大典,到数次亲蚕礼、泰山封禅、主持佛像的开光仪式,再到后来独自掌政时的祭祖、拜洛水神、明堂祭祀、嵩山封禅、乃至佛事活动,她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地巩固着自己在众人心目中做为君主的存在感。


中国号称礼仪之邦,儒家文明是一种礼乐文明。对于统治者而言,仪式绝不只是虚华的排场,而是实权的体现。武则天显然把这一点吃得透透的。不过,她并没有被各种繁琐的仪式所奴役,相反,她始终都是仪式的主人。她在仪式上的花样翻新,正是来自于她的自主性。


【封后大典:为她量身打造】
武则天的封后典礼注定是要独出心裁的,不仅因为她和李治都是“二婚”,而且她这个皇后在资历和门第方面都有点儿先天不足。先天不足就后天补,所以她的封后大典不但无比风光,而且,按照保守的儒生们的看法,实在是逾越。


按正史记载,永徽六年十月,唐高宗正式下诏立武昭仪为皇后,并大赦天下。十一月一日举行封后大典。这个大典并不是通常纳皇后的婚礼,没有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这样的程序。实际上,这是一个册立与朝贺的仪式。


首先是册立,皇帝在太极殿上委派两名位高权重的大臣为册立皇后的使者,这称做“临轩命使”。高宗当日指派的两位大臣是司空李绩、左仆射于志宁。这个人事安排透露出高宗当时一心求和的心态。在废立皇后的斗争中,李绩虽然表态中立,却不是坚定的“挺武派”,于志宁虽属另一阵营,但也算不上坚定的“反武派”。两位都是中间分子。


接下来是“皇后受册”。皇后不是在娘家,而是在自己的正殿迎候来使,接受册书、宝绶。武则天封后那天的过程到底是怎样的,史书上没说,不过按照《新唐书》上对封后仪式的描述,“册后”环节的排场十分隆重,在前一天就要开始准备,动用各种人员、车马、器物,到时候什么人站在什么方位都有详细规定。“册后”使者到来到宫殿,宫内各级女官侍立在皇后左右,帮皇后穿戴整齐,然后一起来到庭中面见使者。女官分别替皇后跪取册书、宝绶,然后皇后跪拜,接受册书。接着皇后升坐,接受后宫各级女子的拜贺。


武则天的封后大典,另一条特别之处就是到城门上接受文武百官、蕃夷酋长们的拜贺。《旧唐书》说:“文武群官及番夷之长,奉朝皇后于肃义门”。《新唐书》说:“命群臣及四夷酋长朝后肃义门,内外命妇入谒。朝皇后自此始。 ”


肃义门就是肃章门,是太极宫内的一道宫门之一,正处在外朝与内廷的分界线上。盛装的皇后公然在肃章门上亮相,与文武百官、番邦酋长们见面,是个很出格的举动。出风头倒还是其次,重要的是它打破了内外的界限,表示皇后也有份参与公共事务,不再只是皇帝的“内眷”。这更象是现代社会中的第一夫人。不过武则天的这个追求毕竟与儒家礼法背道而驰,所以后来到唐肃宗时,百官朝皇后的做法就被废止了 。


立后大典过了没多久,又是一场隆重典礼--册立太子。显庆元年正月,武则天的长子李弘被册立为皇太子。当时李弘才四岁,是整个唐朝最年幼的一个太子。册立太子时,皇后也同样接受了百官的朝贺。


武则天初立为皇后,在国家典仪上就屡有破格之举。她此时并没有什么实权,一切都依赖唐高宗的支持。高宗不但为他的新皇后举办了隆重的封后典礼,不但很快改换了太子,接下来又追封老丈人武士彟为周国公、追赠司徒;武则天的母亲杨氏,其封号也由应国夫人改为代国夫人;武则天的次子、年方两岁的李贤,也在显庆元年加官进爵,任岐州刺史、雍州牧、幽州都督。她的下一个孩子李显这时还没出生。


【亲蚕礼】
祭祀,可以说是古代最重要的一类仪式。唐朝的祭祀礼多种多样,从祭天、祭祖、到祭祀山神、水神,五花八门。祭祀对象不同,规格也差很多,所以分为大祀、中祀、小祀。


不过那么多的祭祀典礼,由皇后主持的却只有一项,就是亲蚕,也就是祭祀蚕神。传统社会男耕女织,皇帝有亲耕礼,皇后有亲蚕礼,显示皇家对农业和纺织业的重视。这两种祭祀都属于中祀。


亲蚕礼与封后大典不一样。封后典礼是为了让皇后出风头,而繁琐的亲蚕礼更多的是一项义务,一种职责。皇后既然母仪天下,总得为广大妇女们做个表率吧?


亲蚕礼总是在农历三月进行,相当繁琐。按《唐会要》、《新唐书》等记载,这套礼仪前前后后要持续九天,先祭蚕神,后亲桑。皇后需要先斋戒五日(其中散斋三人,致斋两日),前享三日,然后到了正式行礼的这一天,要出宫到北郊的先蚕坛去拜祭,程序是:车驾出宫、馈享、亲桑、车驾还宫、劳酒。所有的环节无不兴师动众。


如此令人身心俱疲的仪式,不可能年年操办,也不是每位皇后都乐意做。此前的永徽三年,高宗曾下诏要皇后主持一次亲蚕礼,可当时的王皇后就没照办,后来只能让大臣代劳了。而武则天对这个亲蚕礼却兴致勃勃,在她整个皇后生涯中先后办过四次,是唐朝皇后中次数最多的,其中第一次就是显庆元年三月,她刚刚成为皇后不久。


武则天如此热衷此事,肯定不光是为了尽职尽责,而是有强烈的政治动机。


亲蚕礼的阵势很大,参与人员不光是内廷的六尚女官如尚寝、尚仪、尚服等,还有内、外命妇。在这个仪式中,皇后的君主身份十分突出,不光统领所有的后宫女人,还统领着大长公主(皇帝的姑姑)、长公主(皇帝的姐姐)、公主、以及三公夫人。隋唐时的三公指太尉、司徒、司空,都是位高权重的大臣。三公的夫人们社会地位也都非同小可。


想想吧,这些唐高宗的姑姑、姐妹们,以及长孙无忌、李绩等元老大臣的夫人们,一两年前提起武昭仪时可能还撇嘴呢,此时却不得不向这位三十二岁的女人乖乖低头,一切服从她的安排。这些贵妇人们天不亮就得规规矩矩地在指定地点候着,然而却得等到皇后的车驾启程之后才轮到她们行动……如果说几个月前的封后大典对这些尊贵的外命妇而言只是个过场,那么此时长达数日的亲蚕礼却是实实在在地把君臣关系树立起来了。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参考文章:
《显庆礼与武则天》,作者:吴丽娱(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吴丽娱认为,永徽五年十二月唐高宗从长安出发拜谒昭陵,还只是昭仪的武则天,不顾即将临产也随同前往,可能就是要表明自己的特别身份--已经等同于皇后。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