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华夏之凰 的存档信息

华夏之凰(08)唐高宗和大臣的拉锯战

唐高宗年纪轻轻继承皇位,虽然不至于象那些孩子皇帝一样听凭权臣摆布,但也实在无法如太宗皇帝那样威风凛凛。高宗在位三十四年,开始六年的年号是永徽。永徽这六年大体上是他的皇帝实习期,是他从大权旁落到总揽朝纲的六年,是他和元老大臣争锋的六年。 在争权的过程中,皇后的废立成了高宗和大臣们的角力场。所以王皇后和武则天的这场宫斗不是单纯的争风吃醋,而是波及了整个… (阅读全文)

华夏之凰(07)宸妃,女人称帝的一次预演

按照后宫的品阶,四妃虽然的品级很高,是正一品,但与皇后的地位还是没法比。不过“宸妃”这个别致的封号就不同了。就像皇后是后宫之主,高到没有品阶,宸妃也是一样,似乎不需要品阶。。。武媚娘,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D 华夏之凰--武则天的绚丽一生 第三章(之二)宸妃:异想天开的序曲 武则天的风格,既是脚踏实地,也是异想天开,两种截然相反的特质融合在一个人身上,魅力… (阅读全文)

华夏之凰(06)武则天的永徽宫斗

这章写宫斗。其实宫斗并不是武则天一生的主要内容,只是不得以而为之。在斗倒王皇后、萧淑妃后,她就没什么宫斗了(除了自己的外甥女魏国夫人,但那件事在正史上写得非常含糊,到底咋样也不好说)。 关于宫斗,我有两个主要观点:第一,武则天绝对不会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因为就算她心狠,也实在没这个必要。第二,武则天也没有虐杀王、萧,这同样是从政治角度来考察,无此必… (阅读全文)

华夏之凰(05)稚奴和媚娘的惊世恋情

唐高宗与武则天的感情才是真正值得称道的爱情。在“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封建道德压力之下,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却有着男女平等内涵。 华夏之凰--武则天的绚丽一生 第二章(之二)稚奴和媚娘的惊世恋情 唐朝皇帝驾崩后的哀册文基本上都是由当时文采卓越的大臣来执笔。唐高祖的哀册文是虞世南写的。太宗的由褚遂良撰写,太宗文德皇后(长孙氏)的哀册文也是虞世南执笔。武则天… (阅读全文)

华夏之凰04 武才人猜想

关于武则天在唐太宗时期的情况,正史记载极少,所以后人就随便猜想啦。。。做为武则天的脑残粉儿,我比较郁闷的是,为啥那么多人总认为武则天在太宗朝过得狠惨呢?为啥又总认为是武则天一心一意要勾搭李治呢?一个小才人去勾搭太子,怎么可能成功涅?必定是李治主动追她嘛。 华夏之凰--武则天的绚丽一生 第二章(之一)李治和武媚在太宗朝 武则天是唐太宗的才人,却又成了唐… (阅读全文)

华夏之凰03 唐太宗怎样挑中了李治为太子?

李治能当上太子,当然完全是唐太宗的决定。根据我对史料的理解,唐太宗之所以犹豫再三之后选择了李治而非李泰,主要是因为李治对他的威胁最小。 华夏之凰--武则天的绚丽一生 第一章(之三)李治为何能当上太子 唐太宗有14个儿子,但有可能继承皇位的只有长孙皇后所生的三位嫡子:老大李承乾,老四李泰,以及老九李治。李治年纪那么小,本来根本与皇位无关,结果偏得命运之神… (阅读全文)

华夏之凰02 唐高宗李治真是个懦夫吗?

必须承认,武则天这样一个女人是无法被封建“正统”思想接纳的。在所谓的正史上,武则天就是个大坏蛋。而唐高宗受到武则天的拖累,也被正史严重抹黑。资治通鉴之流既然能堂而皇之地编出什么武则天掐死小公主的变态事件,那么唐高宗也势必跟着成为千古第一窝囊废。然而即便从现有史料也能看出,高宗并不是这样的人。因此有必要探讨一下高宗李治的性格、为人。 华夏之凰--武则天… (阅读全文)

华夏之凰01 唐高宗,一代天皇大帝

用一个字来评价中国历史上的三大女主。 吕后,我说她是“狠”。慈禧,我的评价是“慧”。 武则天,这个字一定是--“美”。 美得倾国倾城,美得动人心魄。 《华夏之凰--武则天的绚丽一生》 第一章(之一)唐高宗,一代天皇大帝 做为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女皇,武则天的权力最初却是来自于她的丈夫--唐高宗李治。所以先讲讲这位皇帝。 高宗李治做为大唐第三任最高领导,在位34年… (阅读全文)

武则天的千古奇冤:小公主之死

==女权分子看女皇,从头细说武媚娘== 武则天搞女人称帝,严重触犯了男权法统的底线,所以毫不奇怪正统史书会把她归入“坏人”阵营。可惜啊,武则天治国手段高超,政绩之卓越足以傲视任何一位男皇帝,所以这些史官们只好在她的私生活上大作文章,不但对各种谣言八卦捕风捉影如获至宝,到宋朝时,司马阳修之类干脆赤裸裸地编造谎言。反正那些几百年前那些宫闱内幕都是死无对证… (阅读全文)

唐太宗明明喜欢武则天,狮子骢故事即为一例

武则天是被“正史”歪曲最厉害的一个历史人物……之一。她的真实经历被抹煞的抹煞、篡改的篡改,以至于史书中的武则天象个面目狰狞的怪物。正史记载本来已经很成问题了,可是后人还特别喜欢对靠不住的记载继续误读误解,并把这种误解当真事来大肆传播。   随便举个例,我们来看看著名的“武则天驯马”事件。这个故事明明透露出武则天在太宗面前肆无忌惮、极受宠爱的小儿女情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