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矿业

与您分享中国投资、收购海外矿业资源的资讯信息、提供决策咨询意见与建议

从8亿到200亿吨,世纪铁矿是如何创造奇迹的?

字体 -
标签:

【环球矿业网多伦多报道】有人说,找矿是一个集运气、技术和智慧于一身的游戏。但是,对于世纪铁矿有限公司(Century Iron Mines Corporation,TSX:FER)来说,任何文字的概括都显得单薄。这家扎根于北美著名铁矿带拉布拉多地槽(Labrador Trough)的公司,在上市之后的短短3年间,铁矿石资源量从8亿吨增加到200亿吨。在接受全球500强企业武钢集团和五矿集团战略性投资后,一举成为国际铁矿石顶级阵营中的佼佼者。

世纪铁矿的成功,是一支精英团队多年孜孜不倦、科学决策、精心运作的成功典范。它的故事,对找矿人来说,是很好的激励;对中国投资者来说,在如何选择海外合作伙伴、如何评价团队方面,也树立了一个清晰可鉴的标杆。

4月下旬的多伦多,春意盎然。《环球矿业网》特约记者孙辰在位于多伦多市中心的世纪铁矿办公室,采访了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詹振群(Sandy  Chim)先生,一起分享世纪铁矿创造奇迹的历程和秘诀。

《环球矿业网》记者:世纪铁矿公司最开始上市时,铁矿石资源量只有8亿吨,但现在已达到200亿吨。从您的角度来看,除了资金的因素外,使世纪铁矿公司获得成功的因素还有哪些?

詹振群:从8亿吨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里将有几百亿吨的潜在储量。我们从2005年开始在加拿大做矿业投资,最开始是在魁北克省的布鲁姆湖(Bloom Lake)地区。所以我们的团队在这几年已经掌握了拉布拉多地槽(Labrador Trough)里面铁矿资源的储量、品位及分布等信息。从我们公司成长的历史可以看到,我们和拉布拉多槽地区本地不同的操作公司做合资,在积累经验的同时,也把相关的历史记录进行综合整理。在和Augyva Mining Resources和Champion Minerals两家公司合作之余,我们一直在这一地区进行广泛的勘探。通过2、3年的勘查,并结合不同渠道的信息,我们确定了一些大面积的靶区。

在上市以前,我们在地质方面已经做了几年的功课,累积了几十年的资料,并且和不同的合资伙伴一起积累了具体市场的经验。所以到上市的时候,我们已经将钻探的计划准备好了。回顾加拿大矿业几十年的勘探历史,找到矿是不容易的。由于我们对拉布拉多槽地区地质方面的信息已经掌握的十分全面,我们回避了勘探过程中“找不到矿”的高风险。要想找到矿,需要遵守一定的“套路”——多年的地球物理研究,翻查旧的记录并综合几十年的信息,然后确定靶区。很幸运,我们定的靶区最后基本都发现了铁矿资源。特别是满月矿(Full Moon),铁矿资源量高达160亿吨,并且在其东侧、南侧和北侧还有可拓展的潜力。

《环球矿业网》记者:找矿是一个循序渐进、科学 论证的过程,世纪铁矿公司在运作过程中,有哪些成功的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呢?

对地质的了解非常重要。各个地区有不同的地质形成结构和形成条件,这些地区经过了几十亿年的各种变迁,所以需要去了解这些地区经过这几十亿年的变化后的现有状态,分析导致这些改变的环境因素。哪些地方有矿、哪些地方没有、哪些品位高、哪些品位低,这些都非常重要。上市时,我们的地质潜力已经在NI43-101报告中明确表明,所以公司的主要策略性股东都对我们在拉布拉多槽找到矿充满信心。

我们有很好的团队,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帮助我们勘探,包括加拿大本地的工程师,也有从中国移民过来的工程师。所以当资金到位以后,我们很快就可以把这些矿体找出来。

寻找矿藏是个很专业的事情,需要专业的理论,比如地球物理、地质状态等,它有一套逻辑。其实人们看不到地下有什么东西,但是可以根据一些地表的信息跟一些钻探的数据,然后运用一些逻辑去分析。虽然我不是地质工程师,但我自己本身对这些方面很有兴趣。

钻孔的布局也有一套逻辑。这个逻辑里面包含有地质元素,也包含商业元素,结合地质与商业的因素设计一个有效的项目计划。而需要多少钱、从哪里募集等问题,在开采过程中还是会不断变化的。我们需要在地质和商业两方面做一个平衡,然后才开始运作。一般钻台都是在荒山野岭的地方,开采成本很高,所以我们会综合考虑,希望用最少的钱达到最大的效果。最终决定是否能进行商业开采,还需要经过几个过程——项目经济估算、预可研、可研、之后下钻操作这个项目。这些过程都有一些技术、经济的基本逻辑在里面,当然,商业逻辑很重要。如果仅仅是地质方面技术强,商业方面没有强的支撑去保证开采,就很容易失败。

《环球矿业网》记者:您刚才提到了拉布拉多槽区域,我们知道世纪铁矿有3个项目位于这一区域。但目前有投资者开始质疑该区域的铁矿资源枯竭,品位下降。前段时间在该区域有一家公司宣布项目暂时停产(编者注:拉布拉多铁矿公司(Labrador Iron Mines)的詹姆斯铁矿项目(James Mine)由于运营不佳于今年2月宣布停产)。那么作为一个在该区域运作多年的专家,您是如何看待这个地区的找矿前景的,对这个世纪铁矿在拉布拉多槽的项目有怎样的战略定位?对于投资者的这种忧虑有何看法呢?

詹振群:投资者有这样的顾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其中仍存在一些误解。所谓的品位下降是不准确的,品位下降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矿体而定,而不是整个拉布拉多槽的情况。

该地区有些矿已经运营了多年,如今他们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没有资金再继续运营。所以说矿体品位越来越低,不是整个拉布拉多槽的问题,而是单一矿体的问题。没有资金去开发新的矿,这才是问题所在。所以这是商业性的情况,而不是地质上拉布拉多槽的状态。资金对矿业项目运作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资金就不能开矿。

整体来看拉布拉多地槽的地质情况还是很有潜力的,比如力拓(Rio Tinto)控股的IOC公司(Iron Ore Company of Canada ),已经在这里运营了几十年,经历了过去几年铁矿行业的低潮,现在仍然在盈利。所以是停产还是运营,要看每一个矿体具体的情况。

加拿大的矿体确实没有澳大利亚的好,这是事实。但澳大利亚的优质矿体均为三大矿业巨头所有,现在有了第四家——Roy Hill。其他外资在澳大利亚的运营成本很高,比加拿大要高。所以加拿大的矿不一定要和澳大利亚、巴西去比较,而是和每一个地区的不同类型的矿比较。澳大利亚的矿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那4家大型企业的项目,第二类是其他公司的项目。那么加拿大的矿体和澳大利亚的第二类其他矿体相比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澳大利亚的航运比加拿大便宜10美元/吨,但是加拿大的选矿方面比澳大利亚好。因为加拿大水资源丰富,而澳大利亚很干燥,地下水的含盐量也很高,需要进行淡化。澳洲政府也在进行地下水开发和淡化的研究。所以加拿大优势首先在于水资源丰富且免费。

矿区开发也需要大量用电,不能水力发电的地区就需要火力发电。比如澳大利亚,就需要把煤从其他地方运到矿区。澳大利亚多煤的地区是昆州(Queensland),煤炭的运输也导致了开采矿石成本的增加。还有烧煤需要建设大型发电厂,才能发电供矿区使用。所以这方面我觉得加拿大也非常有优势,水资源丰富导致发电成本也很低。不仅水便宜,电也便宜。澳大利亚现在大概每年生产6、7亿吨铁矿石,但由于缺乏水、电价又较昂贵,只有大概200万吨可以做球团(Pelletizing)。在加拿大,虽然我们只生产3000-4000万吨铁矿石,但超过60%可以做球团,这足以说明加拿大在选矿和处理精矿细粉的领域里,具有绝对的竞争优势。

加拿大拉布拉多槽有几处很集中的矿藏区,比如我们的满月矿一个矿体就有160亿吨资源量。根据美国的统计,中国铁矿石总储量是230亿吨,而我们一个公司的资源量就有200亿吨,所以从长远来看,这对中国工业化的策略性定位是非常重要的。

在如今这样一个资源保护的世界环境里面,高资源保护的国家,中国资金很难进入,但加拿大是一个开放的市场。比如现在最新开发的大规模优质矿区,日本和韩国都有参与,然而除了台湾,并没有中国的资金投进去。这就看出中国在资源保护主义强的国家进行投资会遇到阻碍。而通过中海油-尼克森(Nexen)还有武钢和我们公司合作的例子,就可以看出加拿大比较开放,中资不会遇到来自政府的阻力。

《环球矿业网》记者:有些人注意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铁矿10美元/吨的运费差价,对加拿大铁矿的潜力认识不足。对这一点您怎么看?

詹振群:我觉得还有一个战略问题需要考虑。中国有可能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不再有很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那么对铁矿资源的投资减少是一个正确的策略。但是,中国经济也有很大的可能性将继续增长,城镇化将增加25%,这个过程中则需要大量配套的基建。同时,中国庞大的人口数量代表了庞大的房地产市场需求,而随着人们收入的提高,中国人对居住的条件也提高了。综合来看,也有很大的可能,中国还将继续对基建保持高需求,那么我们就应该提早准备。

铁矿投资是需要时间的,而铁矿项目也有不同的开发周期。很多大型铁矿公司的开发周期往往长达50年,而我们从2008年开始第一个项目的开发,到现在已经有6年的时间了,这就节省了项目前期铺垫的时间。而矿产开发不仅仅要配合大宗商品市场的周期,还要看经济大环境的周期和资本市场的周期。所以我们在做战略定位的时候不是只想目前我们需要什么,而是结合了我们对未来前景的看法。不能因为一个季度的经济表现,就去判断未来30年、50年铁矿的需求。

编者注:世纪铁矿有限公司是一家在加拿大致力于铁矿勘探和开发的矿业上市公司,拥有包括海育(Hayot)、乔斯(Joyce)、满月(Full Moon)和邓肯(Duncan)在内的4个高质量铁矿区,分布在魁北克西部和拉布拉多地槽地区。NI 43-101报告显示,上述4个矿区铁矿石总资源量为194亿吨,其中84亿吨为探明和控制级资源量,110亿吨为推测级资源量,公司因此成为全球10大铁矿公司之一。公司拥有武钢国际资源开发投资有限公司(WISCO International Resources Development & Investment Ltd)和五矿勘探开发有限公司(Minmetals Exploration & Development Limited)两家战略合作伙伴。公司于2011年8月在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截至2014年5月23日收盘,股票总市值为5434万加元。

本文转载自www.theglobalmining.com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