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矿业

与您分享中国投资、收购海外矿业资源的资讯信息、提供决策咨询意见与建议

事件追踪 |加拿大尾矿池风险大 平均高度骤增

字体 -
标签:

当波利山(Mount Polley)的黄金矿场和卑诗省中南部的铜矿场的尾矿池破裂时,数以百万立方米的污水流进拥有大量三文鱼群的河流。卑诗省矿业和能源部长比尔•贝耐德(Bill Bennett)表示此次事件非常罕有,是40年来该地区矿场的第一次。

从2000年到2012年,卑诗省首席检查员对省内所有尾矿池进行了调查,形成了研究报告,提出有46个尾矿池存在潜在危险。在过去的数年间,其他非运营矿场的也时有废物泄漏事件。这些事实,比尔•贝耐德只字未提。

其实这次泄漏事件完全是可预见的。波利山事件未发生前,就已经有人表示担忧。据CBC报导,卑诗省环境部已经数次对帝国金属公司(Imperial Metals)发出关于尾矿池的水量警告。

对于BC省其他的矿场,甚至是加拿大的所有矿场,可以预见将发生更多的类似事件,除非人们重新对提取资源的方式进行思考。

所有尾矿池都有可能发生像波利山一样的突然而严重的错误。波利山的尾矿池占地4平方公里,与温哥华的的史丹利公园(Stanley Park)的面积相差无几。当高品位的矿床变得越来越稀有时,矿产公司只能选择一些会产生更多废料的低品位矿床进行开采。随着矿区的尾矿池堆积着越来越多的废料和污水,环境风险也在急剧上升。加拿大矿区尾矿池的平均高度从上世纪60年代的120米上涨一倍至如今的240米。阿尔伯塔省记者安德鲁(Andrew Nikiforuk) 认为,矿产业日益增加的环境风险已可以与油砂业的风险相提并论了。

将有毒的泥浆贮存在露天的矿池并不是处理这些废料的最好办法。尽管今天并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但一些较小的地下矿场正尝试以充填的方法来处理这些废料,这种做法似乎时变得更加安全。而烘干和将废料打成糊状也是好办法。而由于这些更安全的方法实施起来成本更高,因此以盈利为主的矿业公司对这些方法没有多大兴趣。但是为了公众和环境的安全,卑诗省价值80亿加元的矿产业绝对有能力负担。

加拿大政府允许矿业公司自行选择最便宜的废料处理方法,但同时这些矿业公司经常没有购买尾矿池的意外保险以支撑事故后续的清理费用。帝国金属承认其公司购买的保险远远不足以支付维修波利山尾矿池的费用。

卑诗省政府任命了一个由3名顶级的矿业工程师组成的独立专家小组去调查波利山泄漏事件的原因并提出相关建议,但该小组对此问题缺乏对环境和人文的考虑,所以业界认为未必看到一个真正有意义的行业改革。从联邦政府对科恩委员会(Cohen Commission)75条关于弗雷泽河(Fraser River)三文鱼减少的问题的建议上的不作为说明,就算最彻底的复查也会因执行力度的缺少而变得无效。

从原住民对抗矿业公司的行动表明,加拿大的矿业必须与原住民更加紧密地合作。塔尔坦族人(Tahltan) 干扰了帝国金属公司在“神圣水源(Sacred Headwaters”)将近完工的矿场,同时Neskonlith Indian Band对帝国金属的一间子公司发出了驱逐令,这间子公司提议在卑诗省的賽克维派克原住民地区(Secwepemc Territory)发展铅矿场和锌矿场。而随着最高法院法关于Tsilhqot’in族的决定确立了原住民在其地区的权利,人们很有可能看到更多原住民对抗矿业公司和其他资源开采公司的行动。

波利山的尾矿池泄漏事件对BC省两种最重要的资源产生了威胁,它们分别是三文鱼和水资源。随着大批三文鱼群进入河道产卵,人们会慢慢发现这次事件对波利湖、康奈尔(Quesnel)湖以及下游的水生动植物的长期影响。

这次灾难已经把公众对矿业和政府监管能力的信心吞噬。如果风险过高且长期的解决办法过于昂贵或并不存在时,唯一的办法就是保证有毒的废料远离珍贵的河道,同时禁止在风景地区进行采矿。

本文转载自www.theglobalmining.com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