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是我给孟加拉小伙起的中文名字。Zahid 的音译,他是我在加拿大所交的第一个朋友。 我们从老太家逃亡出来合租一个公寓,每天朝夕相处,大概互相之间对彼此的劣根性都有深刻的见教,所以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距离,比好朋友远,又比一般朋友近,可能是“非我族类”的原因吧,各自都异心必存,同病相怜又互不相干。 四喜是他们国家的高干子第,父亲是中央领导,可惜英年早逝,母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