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多伦多住久了,就知道在这个国家,只有两个季节,漫长的“冬季”和所谓的“修路季节”。而惊险大多发生在冬季。

惊险三:管道破裂!

汽车身上有很多管道存在,诸如排气,油路,电路,通风,空调等等。在四季当中,管道最易破裂的季节就是冬季。排气管的破裂最频繁最常见,对我来说只能算是小麻烦,根本就算不上惊险,因为它并不影响车的功能,充其量只是对环境形成噪音公害,所到之处,路人无不抻颈侧目以示反感而已,只要开车之人脸皮够厚,修不修由你。我就曾驾驶这样的破车上下班长达月余,一副我是LM我怕谁的架式!真是好处多多,嘿嘿,远远的,大家听见你来啦,都纷纷给你让道,生怕被这种穷得连排气管都修不起的人撞上。这种故障,等有了闲钱,再修不迟。

可有些管道的破裂,非修不可,根本由不得你来作主。

就说有一年冬天,我下了夜班,启动冷车,打开暖气,上了高速,往家飞奔。家离公司有约半个小时的高速车程,开了大约十分钟,车内还没暖和起来,我就纳闷,心想,这鬼天气也太冷啦,于是,将风扇开至最大,五分钟以后,我越来越冷,立即意识到暖气坏了。此时,我所能做的唯一的自救措施就是关闭所有的通风口,因为车外的温度是零下十几度,加上我在高速上狂奔的相对风速,应该有零下三十几度吧!而刚才十五分钟的风扇把我离开公司时身上仅存的那一丝热乎气儿早已吹得荡然无存了。而我离开温暖的家还有将近十五分钟的高速路程!怎么办?没有办法,只能咬紧牙关继续以时速120公里/小时,向着家的方向挺进!严寒下的我口里冒着白气,牙关哪里还咬得紧,上下牙打架的频率已经和发动机气缸内活塞运动的频率形成共振!下高速公路的时候我的大脑已经被冻得意识模糊,青头紫脸冲进家门的我,已经和卖火柴的小女孩似的差不多一命呜呼了,不瞒你说,我足足泡了两个小时的热水澡才活回来的。

后来,修车的师傅告诉我,是老化的暖气管断裂,只需花几块钱换个新的就解决问题了。好家伙!这几块钱的塑料管,竟差点要了我的命!

教训:一定要经常检查各种管路!

而另一次的管道故障却差点要了车的命!

飞奔在上班的高速公路上。对后视镜中不经意的一瞥,竟发现身后尘土飞扬,心想:“难怪我的排气管老坏,原来他们在路上洒了这么多盐!瞧这盐灰多大!”可是看看身边飞驰而过的车才发现有问题,怎么它们的后面没有灰呢?我又看了看自己的后视镜,不对!不是灰,好象是烟!赶紧看仪表,一切正常。咦?怎么回事?又看了看自己的后视镜,车后的烟量已经赶上喷气式飞机啦!赶紧靠边停车!下车才知道原来烟不是车屁股冒的,而是从引擎盖下面冒出来被风吹到车后去的,打开引擎盖,一鼓难闻的气味呛得我不住地咳嗽。这是烧干的冷却液的味道,原来,输送冷却液的管道老化破裂,过热的发动机,将散热器内残存的冷却液蒸发成水汽,在车尾形成浓雾,让我误以为是尘土飞扬。可为何反映水温的仪表盘还指示正常呢?在高速公路上,由于车速高,风速也高,寒风凛冽,发动机的外部温度在被仪表测知以前就被风冷了,但失去冷却液的引擎内部却无法降温,从而会被烧毁。说实话,这一次我得感谢这寒冷的气候,如果发生在夏天的话,我的车已经着火啦!

教训:开车时,要眼观六路,不时地查看仪表及车周围的情况。要勤看后视镜,不能目不转睛只盯前方。

惊险四:飞来横祸!

第一次挡风玻璃被砸裂也是在高速公路上。就听见“啪!”一声响,我一怔,不知哪儿又出问题啦,过了一会儿,才看见前面的挡风玻璃上慢慢化开的裂纹。由于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我还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去换挡风玻璃的时候还跟修车的师傅活灵活现地吹呐!“你说我多倒霉,竟然让鸟屎砸碎了玻璃!”师傅说:“什么鸟屎,是石子!”我惊讶地瞪大眼睛。师傅看我不是开玩笑,他反倒笑得直不起腰来,说:“这鸟儿得有什么样高强的内功才能用屎把你的玻璃给砸碎啊!”

从此以后,我才知道在看似清爽的高速公路上飞舞着成千上万颗小石子儿,它们大部分是从飞速运转的轮胎的花纹里被离心力甩出来的,速度之高,让你根本无法判断它们从何而来,唯一可以避免被它击碎玻璃的办法就是不要跟车太近。

冬天尤其不能跟在集装箱货柜车的后面。我朋友的挡风玻璃有一次就被从货柜车顶部落下的冰块砸中。自掏腰包,破一破财倒事小,万一出人命就不好玩啦!

有一年,一位加拿大本地人,就因为跟在一辆货车后面太近,被车上掉下的钢筋正插脑颅而当场毙命!

惊险五:冰上圆舞曲!

加拿大的冬天不怕下雪,一下雪大家都首鼠两端地开车,倒不容易出事。就怕下雨,雨停之后再一降温,不当心的话准出事儿。

记得也是在上班的路上,开着暖气,放着劲歌,走在这条熟悉的高速公路上(几年来每天都走一个来回),没觉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在接近427和Hwy7的不远处,要减速准备下高速公路了,我刚一踩刹,车就失去控制好象跳华尔兹似地转了起来。没数转了几个圈儿,反正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两条高速之间的ditch里啦!车头冲着相反的方向,车身陷在深深的雪里,扬声器里却还在唱着“I am sailing, I am sailing, through the dark night far away……”,吓懵了的我,掐了掐自己,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 连滚带爬地从ditch里只身上得公路来,才发现公路上亮晶晶地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幸亏上的是夜班,路上没车,才没有牺牲。

教训:在四季如春的房子里,是没法知道外面的寒冷的,出门之前最好听一下天气预报,做到心中有数,就不会因为看不见的冰而送命了。

“Drive Sober,Arrive Alive!”这条高速上常常看见的标语,成为我多年来开车的坐佑,虽然死了的毕竟是少数,可能够做到毫发不伤地survive winter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哦!有时看着路上一辆辆满身泥浆,好不容易挣扎着走出冬季的车辆,灰头土脸的,好象一群九死一生的战士们。总是感慨万千地想:“好一个加拿大的冬天!”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