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记得在大中报上看到过这样一则笑话,大意如下:

一个人死了,来到阴间,阎王让小鬼带着他参观各种刑具,以便为自己挑选一款合适的。他看见有下油锅炸的,有被碎尸万断的,有被剥皮抽筋的,有被千刀万剐的,反正是惨不忍睹。突然他看见有一个水牢形式的粪坑,里面站着一伙人正在喝咖啡,他高兴极了,忙向小鬼强烈要求进这个牢房。于是他也获得了一杯咖啡,和其余的人一起,站在粪坑里品尝起来。不一会儿,铃声响起,小鬼向这群人喊道:“时间到,大家恢复倒立姿势!”

从我所经历的加拿大职场来看,用这个笑话作比喻真是贴切得无比。

近日来,媒体相继报道大陆移民安钢车祸身亡的惨状,有朋友议论说有危险的工作就不要去做嘛,艰苦的工作不适合新移民等等……我想此话说得我们80%的移民都要辛酸流泪了,我们是新移民,我们根本没有优势,我们的唯一优势就是“一步一个脚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你实在不能把融入加拿大的艰辛过程说成是“冒险”,在这个险象环生的新环境中,不管你想不想冒,风险总在那里,但如何能在令人窒息的粪坑中坚持不懈,需要的不仅是毅力和韧性,更需要智慧和技巧。

相信我们98%的大陆同胞都是按照加拿大开具的人材需求表而申请技术移民来此的,来了以后才发现人家根本不需要你,人家需要的是能够负重50磅,穿铁头劳保鞋的累脖,结果大呼上当,极少数的人投河上吊,一走了之,大多数的人为了赢得三斗米,不得已折腰加拿大。

一生之中曾有多少次,命运之神用它的狰狞嘲笑我们,作为新移民的我们就好象新生儿来到陌生的世界,经历痛苦但终究能学会如何适应和解决痛苦,因为泪水总是与微笑相伴,当加拿大把劳保鞋和累脖工扔在一群穷秀才面前时,我们该如何handle 这个truth?跳脚和骂娘都可以,但却于事无补,因为那三斗米不是为自己,那三斗米是为了养活我们肩头的责任。人生的责任驱遣着我们在枪林弹雨的险恶江湖往来驰骋,挣扎于无可奈何的疲惫不堪之中。

“No life,dog life”也是西人口中经常可以听到的抱怨,连在这儿混了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老移民们都这么说,可想而知我们新移民的日子实际是怎样的一幅情形,睡眠是不足的,生活是没有的,工作是不好的,钱是不够的。谁不知道生命的可贵?如果知道以上几个因素有可能直接导致一个生命的消失,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往这个粪池里抛头颅洒热血,我想,在加拿大的华人新移民中除了赖昌星之流可以坐吃山不空,大部分有志气的穷秀才们正是为了将来能够有一个象样的人的生活,才宁愿忍受窒息。我们的忍受不仅仅是为了三斗米,更不是为了粪坑中那一杯可口的咖啡,我们忍受是因为我们有梦。

移民异国是一个征服自我和征服环境的过程,原动力就是对梦想中幸福生活的憧憬,寻梦的过程是曲折的,梦却永远被光明充满!愿所有的寻梦者在逆境中不要太苦了自己,该倒立的时候就倒立,该喝咖啡的时候就尽情享受咖啡的芳香。

我敬佩勇敢的寻梦者们!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