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英国,灯泡的包装纸上都有警告﹕“不要把灯泡放进口中!” 真无聊!哪有人会把这种东西塞进口中?有天我和一个印度朋友谈到这件事,他告诉我﹕他們小学教科书就说到,灯泡放进口后,便会卡住,无论如何都拿不出来! 我才不信!灯泡的表面那么平滑,如果可以放得进口,理论上也可以拿得出来。 但这印度白痴坚持说,那是书上说的。所以一定正确! 我被他这种书呆子作风搞得很不服气!我说他笨,他说我不看书! 我一肚火! 回了家,拿起一个普通大小的灯泡在床上左想右想,始终认为我沒有错。 想到这印度朋友的无知,就决定本着科学家的精神,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我要证实给他看! 当然,我也做了安全措施…买了一瓶菜油回家。若卡住了便放油,我就不信滑不出來! 一切就续,二话不说便把灯泡放进口中. 不消1秒便滑入了口,倒也容易…照这样看要拿出来绝无问題。 心想你这印度白痴,看看我中国人的智慧和胆色吧! 不象你这书呆子! 心想中国人战胜印度人!打从心里笑了出来…哈哈!

于是我轻松的拉了灯泡一下。嗯?….好!我多用点力!嗯!嗯?嗯!? 好吧!我把口张大一些… 不怕,我把口张到最大,再多用一点力( 要很小心拉才能避免灯泡破掉…) 阿呀!真的被那个印度白痴说中了!好在还有瓶菜油… 我倒了3/4瓶油,其中一半倒进了肚,但那灯泡还是动也不动。

…30 分钟后…

这时候,我只好打电话求救…。“嗯!呜!嗯!嗯!”我记起我口中塞了个灯泡,怎么说话? 现在,我只好向邻居求助了,我写了一张便条后便去找邻家那老妇:“请招呼一辆计程车,还请告诉司机载我到医院。” 时间冻结!她盯着我看了我大約1.75分钟后大声狂笑。哼!如果我说得出话!我一定要狠狠地扁她!

15分钟后,计程車来了。 司机一见我,就一路笑个不停,还不停地问我为什么这么作?[email protected]#$%^&*我怎么答他? 他还不停说我的口太小,如果是他的口便没有问题!我看看他的口真是很大! 但我好想告诉他,可千万別试!可惜我开不了口!我看看他的倒后镜,自己好像含住了一条金鱼。 在医院,我被护士骂了十多分钟,说我浪废她们时间。我都憋得要死了,她还…还要我排一条很长的队……

我在人群中待了2.5小時…2.5小時。 那些痛楚万分的伤者,一看见我,都好象不痛了。大家都高兴地笑出來。 哼!至少,我觉得自己还有些作用! 医生把绵花放进我口的两旁,然后把灯泡打碎…一片片地拿出来。 我的口肿得很大。最后他告诉以后不要再试,而且要告诉別人,千万別试! “废话!”

当我离开医院時,我在想,这地球一定沒有象我这么白痴的生物了!嗯!那個白痴!哦!不!那個印度人!…

当我开门离开时,迎面来了一个人,是刚才那计程车司机.……他口中含了一个灯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笑完了!反思一下!

当年狡猾的“蛇”对“女人”用“神岂是真说…”来挑战她。 那女人岂不是不服气的接受了挑战?而且还拖了一个爱她如自己骨中之骨肉中之肉的男人下水?

结果怎么样啦?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