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蒙古医生”是我给我的家庭医生的昵称。他是一位会说国语的华人医生,不知他是由于年龄大了还是个性使然,反正总是给人一种不紧不慢,昏昏欲睡的感觉,从第一次见他,我就觉得他是一个浑浑噩噩地混饭吃的“蒙古医生”,他的昵称就是这么来的。

他的长相也很“蒙古”,身体轮廓和脸型没有棱角,感觉到处都是圆的,就连两只眼睛下面都挂着圆圆的眼袋,总是笑眯眯的样子,说话速度极慢,而且还有一个要人命的特点,就是喜欢同病人唠磕儿,用不同的语言,国语,粤语,英语,越南话,等等。。。他到底会几种语言,我不知道,但他的病人是红橙黄绿,五颜六色。同一座楼里,有白人医生,黑人医生,印度医生,本该各归其类,按不同的肤色进不同的医生办公室,可奇怪的是,偏偏“蒙古医生”这里门亭若市,其他的几个办公室门可罗雀,每次候诊,我都等得火急火燎,象蚂锅上的热蚁,一旦自己的屁股坐到“蒙古医生”对面的椅子上时,就把刚才的火气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蒙古医生”基本上是有问必答,从病灶到病因,从病因到病理,从生活到工作,从家长到理短,一直聊得你实在是因为不好意思让后面的病人等得太久而告辞。

掌握了他的这个特点以后,我要是非看医生不可,就约到最后一个看他,这样一来,就是聊得有点超时,也不会因耽误别人看病而内疚了。那座办公楼里的所有医生办公室中,“蒙古医生”的办公室总是打烊最晚的一个。

他有一个洋老婆,生了一群洋娃娃。洋娃娃们长大后,又生了一群新洋娃娃。每次去看病,都能看到办公室里满墙的家庭照片,每一张照片上都洋溢着无比的幸福,令人羡慕。其中有一张特别吸引我的眼球,是他的儿子女儿小时候在冰场上得了花样溜冰的奖项后照的,两个小孩足蹬冰刀,穿得很noble,脸上洋溢着自豪的表情,如果不看照片,哪里想象得到象“蒙古医生”这样的长相,居然会生出如此如花似玉的儿女来!为了这一群如花似玉的儿女和家人,“蒙古医生”不知疲倦地工作着,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一辈子如一日。

最后一次约“蒙古医生”是替老公约的,那天老公从“蒙古医生”那里回来得很晚,很好奇“蒙古医生”跟这个一年也不去看一次病的人有什么好聊的,老公说“蒙古医生”今晚有些怪异,拉着他聊起来没完,还说在异国他乡几十年啦,想回国去看看,我就纳闷“蒙古医生”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找个旅伴一起回国?他还没有老到东南西北都不分的地步啊,再说了他的国语说得很流利啊,在国内根本不需要向导,即使要找,也轮不到我老公啊,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一个念头冒出来,他不会是同性恋吧?怎么会呢?算了,不去瞎想了。

过了一段时间,儿子生病,打电话给医生,秘书说他休假了,我想“蒙古医生”可能真的回国了,问什么时候回来,答曰不知道,只好去医院看门诊。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自己不舒服,打电话给医生,秘书说他刚去世……

我还是约了医生,“蒙古医生”的办公室已经物是人非,一个黑人医生接替了他,态度和“蒙古医生”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他对每个病人的接见时间平均为三分钟,且其中有一分半钟是在向所有的病人抱怨一件同样的事情,那就是,“蒙古医生”死后,他的太太把所有病人的病历都据为己有,作为砝码,以此向该医生要挟一笔钱,而老黑也要誓死捍卫自己口袋里的钱,于是就拼命唆使来看病的人去有关部门告那个洋寡妇。我对洋寡妇的做法也嗤之以鼻,可我多多少少为“蒙古医生”感到不值,劳碌一辈子都在为他人做嫁衣,哦不,准确地说,应该是为洋人做嫁衣,等到快退休了,可以为自己活一活了,却没机会了。离开诊所之前,问秘书他是怎么死的,秘书递了一张剪报复印件给我,报上说,尊敬的“蒙古医生”因心脏手术不成功,没能活着走下手术台……

“蒙古医生”的怪异行为,现在都有了解释,我想,对手术可能出现的后果,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敬业和爱心,令我对他肃然起敬,他笑眯眯的样子会不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提醒着我们这些远离家乡又辛勤劳作的人们:“对自己好一些,留一些时间给你爱的人们,注意饮食和锻炼身体呵!”

从那以后,每当老公拼命加班不知疲倦的时候,我都会提醒他,“你要学习‘蒙古医生’吗?”我自己也身体力行,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每天晚上一定陪儿子去游泳。生命的可贵,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人在他乡,一定要为爱你的人爱惜你的小命!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