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就是闻着医院里来苏尔消毒水的味道长大的,和大多数的孩子不同,我不怕医院的味道,因为妈妈身上就是来苏尔的味道,所以记忆当中来苏尔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 做医院职工的子女有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乐趣。中药房的山楂丸,西药房的钙片,润喉片和后来的果味VC被我们这一群半大的孩子们拿来当糖吃,供应室有我们最爱的玩具—-注射器,那些在消毒过程中被损坏的大小不一的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