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从小就是闻着医院里来苏尔消毒水的味道长大的,和大多数的孩子不同,我不怕医院的味道,因为妈妈身上就是来苏尔的味道,所以记忆当中来苏尔的味道就是妈妈的味道!

做医院职工的子女有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乐趣。中药房的山楂丸,西药房的钙片,润喉片和后来的果味VC被我们这一群半大的孩子们拿来当糖吃,供应室有我们最爱的玩具—-注射器,那些在消毒过程中被损坏的大小不一的注射针筒,就是我们最爱的水枪!还有妇产科里偷出来的避孕套,其实那都是免费发放给职工的,小孩子们把它吹成气球……男孩子们说这是用来套奶头的,女孩子们说这是用来套小弟弟的,争得面红耳赤。甭管它是套什么的,反正我发明了一种很过瘾的玩法,让弟弟在里面拉一泡尿,在地上挖一个坑,小心翼翼地将此童子尿放入,用一些树枝担在洞口,放上纸,再盖上土,一个地雷就做好啦,剩下的时间就隐蔽在远处等着敌人来踏雷,刚开始的几天有几个不幸“触雷”的,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就没人再上钩了。

我和弟弟只差一岁,我性格象男孩,他的性格象女孩,我是江姐,他是卜志高,每每爸爸的眼睛一瞪,他马上就招供,然后就有人要受皮肉之苦了,往往挨打的是“那只领头的羊”—-那就是我。

我的小脑发育一定有问题,举几个例子:

妈妈说:“今天你穿了新衣服,一定要当心啊……”她要是不提醒我还好,一提醒就惨啦,回家的时候身上的新衣服已经惨不忍睹;我越是当心什么,什么就得遭殃!考试的时候,我一向速度挺快的,考完就交卷,至少九十分,有一次老师家访说因为我交得太早,影响了别的小朋友,所以,我被勒令检查N遍,等我交卷的时候,那张考卷已经被修改得面目全非,考分下来—-不及格!又被罚跪!玩起来,我一向挺投入的,跟在大孩子屁股后面惟恐落后而被淘汰,夏天的烈日之下,大汗淋漓地飞跑,一个趔趄,四脚朝天,猜猜看,我摔在哪儿啦?被烈日烤化了的柏油里,我被玩伴们营救出油锅,呼天抢地地被送回了家,在妈妈的责备声中坐进了盛满汽油的洗澡盆……夏天农民们把池塘里的淤泥挖出来肥田,没用完的堆在广场上已经被晒得表面龟裂,根据多方位考察,我总是觉得踩上去一定软绵绵,富有弹性,心中要试一试的欲望越来越强,无法克制,我要证明给所有的哥们儿看,我的推理,于是—-从高处跃入—-结果,两腿不折不扣地插入表层干巴巴中间依然还柔软的臭塘泥!比这惨的案例还有呢,我痛恨家庭作业,五十个词语造句,抄写词组每个写三遍等等……可我要玩,怎么办?有办法,每一个词加个主语,“兴高采烈—-我兴高采烈。”“热泪盈眶—-弟弟热泪盈眶。”……造句半个小时搞掂,抄词也难不倒我,记得在妈妈科室的墙上有一张俱乐部本月上映影片表,我问她为什么在国产片这一栏里有那么些 “、、”,妈妈告诉我因为都是国产片,就不重复写“国产片”这几个字啦,这可是大有用处的知识啊,凡是重复的字都可以用打点儿来表示!于是三十分钟搞掂抄写五十个词语,每个三遍……第二天,老师罚我不准回家,每个词组抄写三十遍!!!(从此我的创造性思维被残酷扼杀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偷工减料。

永远难忘夏天乘凉,各家各户都有竹椅,躺椅,凉床,看着星星天南地北地神侃往往都在这一刻。妈妈是个有洁僻的人,我们姐弟二人,每天傍晚时分,被我们的妈妈洗得干干净净地,抹了满身雪白的扉子粉,老老实实地被软禁在大竹床上,眼巴巴地看着小伙伴们肆无忌惮地奔跑。有几回,他们去帮我们偷出了拖鞋来,于是,我们象被解放的奴隶一样加入他们疯跑的行列,深夜汗流浃背地回到竹床边的时候,妈妈厉声地责骂:“澡又白洗啦,身上这么粘,怎么上床!”而我们也学聪明了,下次出了大汗,我们姐弟俩就互相给对方煽扇子,煽凉了再回家,不过还是躲不过妈妈的火眼金睛,因为脖子里的白扉子粉被汗洗成了一道道的白线。骂终归还是要骂的,她很少打我们。只有一次,我们被妈妈狠狠地打了一顿,还跪了洗衣板。我和弟弟做了一个捕蜻蜓的网,趁中午妈妈在午休的时候,偷偷摸摸地跑到池塘边去逮蜻蜓,蜻蜓栖息在草和灌木的梢上,我摒息凝神一下将它网住,遗憾的是同蜻蜓一起被网住的还有硬硬的灌木,我想保存辛辛苦苦做成的网,又舍不得放走那只色彩斑斓的蜻蜓,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网被拽开脱离了竹竿,掉进水里,弟弟见状,心疼地大哭起来,要我还他网和蜻蜓,妈妈闻风而至,将我们二人拖回家中一顿海扁,曰:“你们想死就好好死,谁让你们去池塘边,再去那里就打断你们的腿!”

童年的点点滴滴真是写也写不完,今天就写这些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