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落地加拿大二月有余,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去鸡肉厂打工。即便是这么一份不起眼的活,也来之不易,朋友因为住DOWNTOWN,不愿千里迢迢地赶到密西沙加的鸡场来上班,被我捡了一个皮夹,忙不迭地去见工,发现此工场离我的住所仅在自行车程之内!遂大喜……由于是属内部介绍的原因,这一次,未因为我没有“加拿大经验”或不会说广东话而将我扫地出门。

其实,所谓的自行车程只是一个非法的SHORT CUT。骑车到一个由铁丝网围着的公寓楼下,从铁丝网上被掏开的洞内穿过去,再骑一分钟就到啦。工场是一个大冰库,香港同胞们在里面有说有笑地辛勤工作着。 不知为什么,我怎么也做不到他们那么轻松自如,心情愉快的样子,外面是炎炎的夏日,一踏进鸡场,首先得换上夹衣,外面围上塑料的大围裙,还要戴塑料手套和塑料薄膜的帽子,护袖,等等。。。然后就是十几个小时的奋战。。。

好象此生从未站过那么长的时间,先是两条腿站,几小时之后,两腿轮换着站,又几小时之后,脚底针刺一般地痛,然后就麻木了。。。。。。好不容易下班了,我拖着两条已经不属于自己的腿,沉重地踏上了回家的路。。。。。。从那一天开始,我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葛朗台!(钱来得太辛苦啦)

最难熬的第一个星期终于被我咬着牙给熬下来了,对周围环境也渐渐开始熟悉,每天从洞中穿过,会看见小松鼠蹦蹦跳跳地在落满野苹果的草地上无忧无虑地玩耍,我嫉妒啊,我真的最羡慕加拿大的松鼠,那些掉在树下的苹果人家都不屑于吃,咬一口就给扔了,这才是真正的“笑傲江湖”呐!再看看我自己,混得还不如一只松鼠,每天都在充满了腐臭鸡肉和漂白水味混和的低温下罚站,为了那每小时7刀的饭钱把小腿肚子站得转筋。

香港女人们,有说有笑,其中之一叫阿珍的,长着一张美丽的脸,会说一点国语,让我看她右手的腕关节,上面多出了一块,就是不停地往传送带上扔鸡块,经年累月地重复一个抖腕动作而形成的,我很想告诉她,在这种环境里再干几年的话,你全身的关节都会得关节炎,然后都会变形的,但是看见她们那么快乐的样子,我真的是无话可说。。。。。。

郁闷自是不必说了,人总是要往前走的,现在“加拿大经验”也算是有了,下一步该往哪里走?该怎么走呢?(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