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鸡场上了三个礼拜的班,让我切实体会了什么叫上班,上班就是合同的一方将自己的整个儿体力脑力精力在双方约定的时间段内,全部出卖给合同的另一方的一种契约。相信我们大多数的人在国内上班都是倒过来的,上班就是养精蓄锐,下班回家才开始贡献整个儿体力脑力和精力。Wink

鸡肉厂的三个星期,是我思想的转折点,让我把自己重新掂量了一遍,MAHU你到底值多少钱?!在我直面惨淡的人生,给自己实行了重新估价之后,LG从他打工的地方带回了一个好消息,老板要招新工人。

还没面试,我就迫不及待地辞去了鸡肉厂的工作, 那个地方我连多呆一分钟都嫌长。

于是第二份工作是在一家汽车配件厂当操作工。工资8.5刀/小时。所谓的汽车配件厂,说白了也就是个小作坊,老板是南斯拉夫人,比我们早来十几年。曾经在CHRYSLER的二级厂供职,因为不想被剥削,同别人合伙开了这么个作坊,做些粗加工的订单,几年以后,同合伙人吵翻散伙,变成了唯一的老板。

我平生从未同机器打过交道,也从未在工厂里干过,好在有个学工科出身的老公陪着呐,我们两公婆,就这样取长补短,在这个厂待了下来。

因为有鸡肉厂的三个星期“岗前教育”垫底,我的劳动态度和劳动热情有了本质的转变。和鸡肉厂相比,这份工就象是乐园一样—-不用站着,操作的那台机器,只需摁按钮就行啦。

老板长着一抹斯大林的胡子,基本属于仪表堂堂的那种,我们管他叫“老洋鬼子”。他手下除了四个中国人外,还有五个洋人,我们分别冠之以“大洋鬼子”“小洋鬼子”“管工”“大奶”和“小女婿”,给他们另起名字是因为不想让他们知道我们私下里在议论他们。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