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MAHU夫妻两能在“老洋鬼子”的“乡镇企业”里混一口饭吃已经不易啦。我们新移民有什么资格不满,仔细想想,自己到底会什么?!年龄,语言,资历,经验,动手能力,没有一样是占便宜的,我们凭什么觉得自己比别人值钱,所谓的移民其实说白了就是个“悲情英雄”的角儿,一不小心混好了,就把“悲情”给去了,混不好,也没什么—-那是必然。白手起家,就是踏踏实实地做“勤劳勇敢,贫穷善良”的劳动人民。 别的东西我们都没有,而我们有的这八个字却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东欧人也贫穷,但不善良,拿“小洋鬼子”来举例吧,这小子长着一张布鲁斯•威利的脸,高大英俊,总是欺负另一对中国夫妻,他们比我们早来加拿大三四年,年龄也比我们大,曾经是下过放的知青,很能吃苦,刚买了新房子,要付MORTGAGE,所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累脖工。“小洋鬼子”每天义务地为老板站岗放哨,专门监视中国人有没有埋头苦干,八小时里,他可以大腿翘在二腿上,东张西望,意指气使;要是看见我们很高兴地在一起说笑,他就千方百计地找碴来打搅我们,实在想不出什么馊主意的时候就开着铲车,把车屁股对着我们猛踩油门,喷出的尾气就好象催泪瓦丝一样,把我们四个中国人喷得天各一方。这对夫妻由于英文不利索,想要表达的意思说不清楚,所以吃了“小洋鬼子”哑吧亏也只能忍。这二位也是我所敬佩的人物,他们将每个单词都注上中文的音,所以说出来有一种怪味豆般的感觉,打个比方,HOMEDEPOT 被大哥说成是“红地坡”,SQUARE ONE被大姐说成了“四拐弯”。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翻得实在是经典啊!

由于四个人中只有我在沟通上没有障碍,所以人就显得比较活泛些,LG好歹曾经也是个工程师,就“老洋鬼子”厂里这几台破机器,不久就了然于心,我就跟在他后面做学徒,从零开始,学习一些基本机械知识,抓住“老洋鬼子”进车间窥探的机会向他展示刚从LG那里批发来的机械知识,“老洋鬼子”大喜,哎呀!MAHU比其他几个中国人都懂机器啊——涨钱!于是我的工钱就由8.5刀一跃变成9.5刀。

LG说,既然“老洋鬼子”那么没眼力,看来我这块金子他是看不见啦,老婆,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啦,我还是另谋出路吧,于是决定去上COLLEGE。为了多快好省地出成效,我们决定,如果课程超过一年的,就不学,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缺的不是文凭和知识,我们需要的是下一份工作的敲门砖。LG非常能吃苦,早上一早去上课,放学直接去上下午班,一直到深夜11:30下班,往往还要看书到凌晨,以弥补听不懂的英文,第二天继续。。。八九个月的课程就这么咬牙给上下来了,现在想起这些,我都还唏嘘不已,他虽然比我大不了几岁,却身体力行地为我做了榜样,就因为这些我可以原谅他从不对我说“我爱你”三个字。(未完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