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平生最讨厌恃强凌弱的人,如果我是个男的,依我的个性,“小洋鬼子”早被我打得满地找牙了。老天真是不公平,一张如此英俊的脸,居然被长在这么恶劣和猥亵之人的脖子上!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早想收拾他,苦于找不着机会。终于有一天,机会悄然而至!

创业阶段的老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间里亲力亲为,和大家一样弄得一身臭汗,两手漆黑,满身油污。 这一天,“老洋鬼子”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看见这一身行头,大家就知道老板抢订单去了。几个白人弟兄立刻手舞足蹈起来,上厕所的上厕所,抽烟的抽烟,聊天的聊天,对于这些本地人,“小洋鬼子”是不敢去惹的,毕竟英文没人家溜嘛,但他那种“海乙那”的本性又驱使着他要去狐假虎威一番,以显示其与老板非同一般的关系。显然他的打算没能得逞,吃了一瘪的他,正有气没处去,一个人在那儿生闷气……

这种时候,要是能找个借口开铲车的话,他一准儿会把油门踩到底,叫嚣着横冲直撞一番,以振雄风。真是无巧不成书, 我们急需“小洋鬼子”用铲车把高处的一个空的储藏箱给叉下来,否则手头的活就没法继续下去,大哥去找他说了,“小洋鬼子”却一反常态,磨磨蹭蹭,几分钟之后连人影都找不着了。

吃他亏最多的大姐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小洋鬼子”此举,一定是故意拖延,好等老板回来告大家的恶状,说中国人带头偷懒,看来“小洋鬼子”的怪异举动只有这一种解释。那还等什么,还不赶快破他的诡计!我于是爬上了那辆铲车,LG大喝一声:“MAHU,你干什么?!”我不理他,已经发动了。。。其实,平时“小洋鬼子”耀武扬威的时候,我就仔细观察过这辆铲车,有离合器,对于在国内跟师傅学过开解放卡车的人来说,操作这么个东西应该不难,想当年,出国前,本小姐移库考试可是全班第一啊,我打方向,加油门,目光的余光中也瞥见“小洋鬼子”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幸灾乐祸地等着我出错,我对自己说:“稳住,一定要成功!”对准,调整,再对准,好,叉上啦,抬起,后退,放下,成功啦!迎接我的是大家的掌声,口哨声,和“小洋鬼子”气急败坏的质问,铲车依旧轰鸣着,我转过身来,居高临下地对他那张俊脸龇牙笑了笑,同时赏了他一个中指。。。他的脸变成了猪肝色。。。

不出所料,老板一进门,“小洋鬼子”就屁颠儿屁颠儿地告状去了,十分钟后,“小洋鬼子”从办公室回车间时象“赵家的狗”一样,恶狠狠地看了我两眼。我也被叫进办公室,老板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当然省略了最后高潮的一段。“老洋鬼子”沉吟了几秒钟,这几秒钟我已经做好了被解雇的思想准备,最后“老洋鬼子”开口了:“MAHU,你是个好工人,我给你加薪。”什么?! (未完待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