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给一位朋友打电话,问干吗呢?她说打麻将啊,一条龙,马上就胡了,好了好了不和你说了,该我了! 我在这头听得惊讶不已,这姑娘在我心中,一直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似的,不单是因为人长得美,而且一手文字写得雅致纯美。这样干净温婉的女子,实在无法和我往常见惯的那些穿着皱巴巴的家居服、唠着家长里短、当街而坐打麻将的老大妈联系到一起。后来,和她讲了我的疑惑。她哈哈大笑,说,什么仙女啊,我们打到午夜困时,还轮流讲段子提神呢,恶俗吧?可是你相信吗?那个时候的我才是最幸福的,几位朋友围着桌子一坐,相互嬉笑怒骂,麻将稀里哗啦,几圈下来,什么烦恼都没了。那种快乐,甚至比写字带给我的快乐还要强烈。

  去看望生了宝宝的朋友,推开门,扑鼻而来浓烈的奶腥味儿,一屋子的尿片万国旗似的招展着。孩子刚刚拉完,她趴在地上,仔细研究着那坨东西,嘴里絮絮叨叨:“颜色有点淡,是不是消化不良啊?是不是喂的次数多了?”孩子在床上轻微地动了一下,她立刻弹起来,扑过去,看到孩子没事,才舒口气,又蹑手蹑脚地退回来我想到从前的她,披着乌黑的长发,穿至脚踝的棉布长裙,小侄儿在饭桌上放个屁,她一顿饭就不吃了。也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她便迅速从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变成一个琐碎絮叨俗得不能再俗的母亲。可是,看到她洗尿布时脸上漾着的甜蜜笑容,泛着圣洁的母爱的光辉,我又不能不相信:其实幸福,就是这样平常世俗的感觉。就像法国电影《欲望街情人》的艾玛莉说的:“我要找一个男人,生两个崽,为他煮饭喂奶洗尿布”

  好像一直以来,我都在追求幸福的路上。总觉得幸福很远,我要有一所铺满阳光的大房子,我要有很多很多的钱去周游世界,我要一个完美的爱人,我要……,似乎,我的幸福一直在前面,就像驴子脑门上的那根青脆甜美的萝卜,我为了它,一直在拉磨。但直到现在,我都没能吃上一口,因为,我的幸福一直在涨。

  而那一天,我忽然明白,幸福不是高山流水,不是阳春白雪。它其实是件很俗的事情,是厨房里升起的油烟,是和他争书房里的电脑,是父母琐碎的唠叨,是牌桌上赢来的5块钱,是菜市场新鲜的西红柿.

  是的,越俗越幸福。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