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天色暗了下来,落日的余辉笼罩这片巨大的水域,连湖鸥都休息了。。。。。。

照片 012.jpg

星期六的晚上、野营的第三天,篝火依旧,天上云层开始变厚,一连几天的灿烂星光不见了,变天看来是必然的了,大家依然兴致勃勃,为这几天来老天的照顾而感恩不尽。大家想到第二天就要班师回城了,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连日来的野外生活,几乎让所有的人都缅怀起家的温馨来。家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住久了吧,嫌烦;离开了吧,又想。

在帐篷里睡到半夜,忽然听到“呼吃、呼吃”的喘气声,由远而近。。。。。。是野兽!我全身的毛孔都开始扩张,两只耳朵紧跟着也竖了起来,“呼吃、呼吃”好象到我们帐篷外面来了,我一动也不敢动,那声音时断时续,听不清楚,会不会是隔壁帐篷里的人双脚蹭在气床上的响声啊?很想拉开拉链看个真切,却没有这份勇气,万一和熊打个照面可怎么办?从“呼吃、呼吃”的频率和力度听来,绝非小型动物,怎么也得狼狗那么大,越想越害怕,偏偏此时内急,太不争气了,可那“呼吃、呼吃”的声音还在附近,怎么办?练闭气功吧,哪怕是尿床也比出去被吃掉强,打定了主意装死,这一装,不知不觉中就又睡着了,等睁眼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早上了。。。。。。

帐篷外有悉悉沥沥的雨声,终于下雨了,地上还没有全湿,看来刚开始下。早饭过后,林子里的空气非常清新,沁人心脾,雨又停了一会儿,大家忙碌地收拾帐篷,忽然听到有人喊:“哟!钓的鱼都哪儿去啦?”大家在鱼桶旁边围拢来,争先恐后地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便绘声绘色地把昨晚听到的那个“呼吃”声给他们学了一遍,有人说:“你怎么不看看到底是什么动物啊?”我没好气地说:“看看?说得轻巧!万一是熊老爷一家几口,恐怕今天早上你们该发现MAHU家的帐篷也空了!”鱼主人惋惜地说:“可惜了那几条鱼,本来还想着今天回家之前去放生呢!”几个馋嘴猫说:“叫你们熬鱼汤,你们不肯,这下可好,白白给喂了呼吃!”

收拾完帐篷,临走前再看一眼灰蒙蒙中的休伦湖, 挥一挥浴巾,带走两鞋子沙。。。。。。Laughing

照片 047.jpg

远处的沙滩上,又有新来的露营爱好者,祝他们玩的高兴,别被熊大爷给吃了~~~~   

照片 039.jpg

(完)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