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躇溜”是我们的头儿,一个意大利人。也是苦孩子出身,从小就在建筑工地干活,没读过什么书,可偏偏领导着一群知识分子,学位最高的得是硕士了吧,所以科室内大部分的劳资纠纷是“躇溜”同志藐视知识和人权引起的,可斗争结果往往是以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款式草草收场。“躇溜”虽然文化不高,但由于肤色和语言的关系,革命还是比我们这些五颜六色的新移民要成功得多,总算混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