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究竟什么叫QUALITY CONTROL?有人会问。 实话告诉你吧,就是一群穿着白大褂,号称控制和管理质量,可又什么都不归你控制和管理的一帮被耍戏的猴子!

“枪爪”是斯里兰卡同事名字的音译。他是本部门的元老,几年前跟“躇溜”前后脚进的公司,一样的勤奋,一样的智商,“躇溜”一路小跑,升任部门经理,“枪爪”却默默无闻地跟我们干一样的活,数年如一日。这种不被认同和赏识的郁闷久而久之变成了他人格的一个组成部分,对上,狂舔屁股;对下,狐假虎威地依老卖老。

我和汤姆上夜班时花千辛万苦隔离开的次品,第二天白天肯定会让他以各种借口给发放出去;于是,再次碰到同样次品的时候,我们也犯不着再隔离了,可第二天白班,他一定会闹得全厂上下路人皆知,夜班犯了大错,MISS了次品。他的精力和智慧都用在这些地方,怎么能让自己的同伴出丑,怎么能给人使绊子,就怎么干,一个办公室,这样的人不用多,一个就足够了,这种搅屎棍往往让整个TEAM的正气得不到发扬,人人处于心惊胆颤的状态之下。

质量管理,应该是独立于生产系统的管理之外才能起到对质量的监督。可是,我们这个叫着好听的部门,却隶属于生产部门,厂长对“躇溜”有着绝对的领导和支配权,产品是否合格,厂长说了算,“躇溜”只是言听计从,执行一下命令,这可苦了我们这帮干质检的,一个个象是小娘养的。检查出问题来了,生产部门的SUPERVISOR会轻轻松松地撇撇嘴“那是他们的工作~~”但如果忽略了问题呢,SUPERVISOR会冷笑着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这样一家公司,这是一个里外不是人的行当,是聋子的耳朵! 

有一句话叫“干活拿钱,想那么多干吗?”可是,工作不光是为了拿钱,它还是一种自我的实现。在拿到钱的同时,你还有另外一种需求,一种被肯定被认可的需求,觉得有这么一种事情,它需要我来做,它就是工作。在和汤姆搭班的过程中,我们有着同样的困惑和被愚弄的感受,汤姆说,加拿大是个SHIT HOLE,我鼓励他说,也许我们进的公司是个SHIT HOLE吧,于是,上完夜班,我们还在利用休息时间狂找工作,说起来也怪,不管怎么找,再也找不到别的工作了,可能是我和搭档都比较正直吧,上天把两个可怜的好人放在一起,让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一些、再长一些。

“枪爪”的搭档换了一茬又一茬,大部分都是背着处分走的,都是被他在背后使绊子、玩刀子给害的,有一年夏天,整整一个夏天,他没有搭档,在四十几度的高温下一个人一个班奋战了一整个夏天,终于意识到害人最终是害己,这以后倒是收敛了许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