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傻法”是我的巴基斯坦同事的名字音译,之所以叫他“傻法”,是因为我觉得他真的很傻,在他身上让我意识到,一个人的年龄、智商甚或知识和他的成熟度不一定成正比,“傻法”就是一个典型。

“傻法”是一个比我们年长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为人固执,不知变通,化学专业的硕士学位毕业,在本国有相当高的职位,据他自己说是某公司的CEO,曾经到过很多国家,包括中国,来加拿大之前,他有幸福的生活,公司配车,经常出访,他比我晚几天进公司,这是他在落地加拿大后的第一份工作。

由于没有象我那样的几年“累脖”经验垫底,一到加拿大就在大公司获得一份看似很不错的半白领工作,所以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一股沾沾自喜、目空一切的傲气,对MACHINE OPERATOR意指气使,对部门同僚说话多使用命令性祈使句,刚开始的时候让我们都对他的受教育程度发生怀疑,“躇溜”更是将他作为首要嘲笑对象,向我们宣布,所有北美以外的发展中国家学历在加拿大都应该至少降低一级,也就是说,“傻法”的MASTER DEGREE,充其量只能算是本科生荣誉毕业,而同时强调,他本人是加拿大PLUMBING专业研究生毕业,我很是困惑,难道通下水道还有MASTER DEGREE?!咳!不管那么多啦,可能是我太孤陋寡闻了。

“傻法”的作派使他在不长的时间内就树敌多多,先是“枪爪”,虽然没有学历,但如果有整人专业的话,人家肯定当之无愧的PHD毕业,动动小手指就让“傻法”疲于奔命。刚开始的几个月,由于新手上路,“傻法”对“枪爪”敢怒不敢言,随着翅膀的变硬,两人之间的火拼与日俱增,从未停息过,让我们大家很开心了一阵子,天天都有好戏看,“傻法”的又臭又硬和“枪爪”的阴坏真是一对绝配。“枪爪”虽然长得一副印度人模样,却从不承认自己是那个种族的人,不但不承认,还禁止他所领导之下的“傻法”和印度或巴基斯坦来的工人之间用母语交谈,气得“傻法”直骂他是个杂种,后来不幸传入“枪爪”的耳朵,“枪爪”伺机狠狠对其报复了一番,那一阵子,“傻法”几乎每个星期都要SIGN一份WARNING才能回家,“躇溜”更是对此满足得不行,把“傻法”象猫捉老鼠似地玩于股掌之间,反正WARNING一张接着一张,每一张的原因都不相同,要是换个别人,头撞几次南墙,早就收性了,可“傻法”是个与众不同的家伙,从不知道反思自己的过失,总觉得自己学历最高,为人最正,死不改悔,张口闭口就是“这些RACIST,这些BASTURD”云云。。。

前面我曾说过,QC就是一个小娘养的工作,象“傻法”这样的CEO实在是不适合干,通常发现问题以后要去通知SUPERVISOR,这看似简单的一个行为却不简单,没有一点PEOPLE SKILL是无法完成的。那些SUPERVISOR是谁?都是老油子啦,每天上班往那儿一坐,再也不想抬屁股,你发现了问题,你不是给人家找麻烦吗?!所以,去交涉的时候一定得讲究技巧,先要花几分钟唠唠磕,问长问短,拍拍人家马屁,然后再引入正题,把他从坐椅里哄出来,高高兴兴地FIX PROBLEM,“傻法”倒好,跑去对人家吼一句祈使句,你去不去FIX,关老子屁事,反正老子已经把问题交给你了,SUPERVISOR何许人也?不是人精的人当不了,况且他每天坐那儿无所事事,脑子里FULL TIME地转悠怎么玩人,玩的就是象“傻法”这样的目空一切、傻了吧叽、不长眼的人! “傻法”认为自己找到毛病,通知了当值的SUPER,工作已经完成,殊不知SUPER却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产品被退回来,最终倒霉和挨骂的是“躇溜”,“躇溜”火透了,对着“傻法”咆哮如雷,“傻法”也吼回去,结果往往是刚SIGN好一份WARNING,“躇溜”让他再等十分钟,因为另一份关于他蔑视上司的WARNING正在起草中,久而久之,“傻法”在公司已经声名狼藉,生产部门的人来找,都说,“嗨!QUALITY CONTROLIO!你的那个CEO在哪儿?”,“躇溜”回答“那个IDIOT在梦游呢!怎么,你没看见他吗?”

终于有一天,在档案里的WARNING材料攒得象书本般厚了的时候,“躇溜”决定把他赶回家去,当时我恰好上下午班,听到这个消息,大叫不妙,我马上意识到,办公室的生态平衡会遭受严重的破坏,“傻法”被赶回家,我们这帮人就得遭殃,“躇溜”的精力就得发泄到我们的身上,那以后还有日子过吗,“傻法”在这儿,还能替我们挡挡子弹、堵堵枪眼,他这一走,“躇溜”不就没事干了吗,不行,我得找厂长去谈谈。被“傻法”气得七窍冒烟的“躇溜”临走时当着我们众人的面说,明天就是“傻法”的死期,他HAVE TO GO!我就不信邪,就要挑战“躇溜”的权威和狂妄,我于是溜进了厂长室,我对厂长说要同他进行CONFIDENTIAL的谈话,厂长万万没想到我原来是来替“傻法”求情的,我说虽然“傻法”很令人不满意,我本人也不喜欢该同志,但该同志非常诚实,不懂变通,而且业务也还不错,况且他的WARNING有很多时候是因为“躇溜”不会处理干群关系导致的,再说,“傻法”有两个孩子和一个老婆在家嗷嗷待哺,你不能就这样把他给解雇了,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我们大家都会觉得寒心,从而会另谋高就,那你面临的不是TRAINING一个“傻法”的替代者,而是面临整个部门的大换血。这次谈话,不知道是哪句话打动了他,他说就按你说的,我们再给他一次机会,THAT’S  IT!我好高兴啊,“躇溜”又一次要失望啦,我们大家的工作从而也有了保障!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