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先前的冈萨罗和“躇溜”以外,我们部门先后曾经进来过两个白人,一个是力西,一个是安东尼。 先说力西,整个一个混混,来了以后,仗着自己是意大利人后裔,上班的时候找这个吹牛、找那个抽烟,这可苦了“枪爪”。只好默默地担起整个TEAM的职责,这就是哈吧狗的下场,别看他对“傻法”气势汹汹,那是对有色人种的方法,对力西,“枪爪”只会作憨状傻笑,力西的出现救了“傻法”一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