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纵观历史,无数次的中印战争,无一例外,都是以印度人被打得落花流水而告终结。新中国成立之前的中国人素有东亚病夫的美名,为什么这帮人高马大的印度人会被病夫们打得东倒西歪,我想,其中一个最简单的原因就是,他们是吃素长大的!Tongue out

汤姆走后,部门里又先后来了两个印度人 —— 索尼尔和纳瑟。都不幸成为我的搭档,先是索尼尔,来自孟买,高级工程师,长得高高大大,一表人才,一来就给我看了他从国内随身带来的一大堆书面材料,包括他所得的各类奖项、他所领导的部门同仁的留言、影集、他所游玩过的国家风景等等光辉历史。我边看边礼貌地赞叹着,心里却很不舒服,这是加拿大,你小子最好醒醒,认清形势,我不想知道这些花拳绣腿的东西,我只想知道你能不能HANDLE现在的这个半累脖QC的工作,想在MAHU这个中国女人的领导之下得到我的尊重可不是靠吹的!要知道我可不是吃素的!

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多久,他就不行了,体力不支,精力也慢慢枯萎,跟这种人一起TEAM WORK,简直是把我也累得头晕目眩,吃素的搭档总是为了节省体力而TAKE ADVANTAGE,偷工减料的事情时有发生,我忍无可忍,开始对他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对不起啦,在加拿大特有的严酷环境下,我即便想对印度知识分子惺惺相惜一番也成为不可能的梦想,如果是个女的,还好说,一个大男人,甭管你是吃什么长大的,依赖女人,我对他无论如何也尊敬不起来,不但尊敬不起来,为了加强管理还伙同“躇溜”赏了他几张WARNING。也算是老天有眼,有一天他终于要辞职了,我以为他找到新工作了,谁知他没有,原来是他老婆在渥太华找到了一个政府部门的职位,一年期合同,这小子就准备在家当一年住家男人,专门烧饭伺候政府部门工作的老婆,这个吃素长大的男人还真好命,碰到的都是女强人,有机会吃软饭哈!Wink

第二个搭档是纳瑟,来自都拜,长得矮矮胖胖,满头华发,一副学者风度,是个老好人。他在都拜的时候是高中老师,收入非常不匪,全家四口人每年都从都拜衣锦还乡回巴基斯坦度假,为了使人生再上一层楼,他决定全家移民加拿大,在加拿大的几年里,虽然一直在勤奋工作,可是在都拜攒下的那点儿家底却眼看就要光了,他不解,问我为什么在都拜,一个人工作养活全家还绰绰有余,等到了加拿大,一个人却养活不了全家人,每个月都要用都拜的老本来贴补家用,连回巴基斯坦的机票都买不起了,我说你啊,MAKE 了一个WRONG DICISION!你申请来到一个SHIT HOLE,这个SHIT HOLE可是个无底的HOLE,你至少得呆满三年,才能拿到你朝思暮想的身份,三年以后再回都拜,已经没有你的位置啦,当今世界,瞬息万变,为了这个加拿大鸡肋,你也只好受点儿委屈啦,要知道在加拿大,你养的可不是你的全家人,还有很多社会福利享受者在用你的工资呢,这就是为什么你越上班越没钱的原因!

人真的是不长前后眼的,我刚刚说完以上的话没几天,纳瑟告诉了我一个很讽刺的消息,他的小儿子,被确诊得了白血病!如果不是在加拿大而是在都拜的话,这件事足以使纳瑟倾家荡产、儿子也只好等死,可这是加拿大!为了挽救纳瑟的儿子,根据纳瑟的家庭收入,医院基本上对他费用全免!纳瑟是所有移民中最有远见卓识的一个!Surprised

纳瑟因为儿子的病时常缺班,我一个人顶两个人的工作,弄得我心里好生不痛快,在与两个吃素的印度同事共事中,我的工作积极性受到重创,而部门中吃素的人越来越多,以后的搭档,换来换去,不过是换个不同名字的吃素男人罢了,让他们吃素的和吃素的一起去互相TAKE ADVANTAGE 吧,我已经够够的了。Yell

现在,部门里吃肉的男人也只剩下“躇溜”了,与其和这帮吃素的家伙缠不清,还不如直接挑战一下“躇溜”,不然的话我真的对这份工作没有一点兴趣了,除非给我涨钱,可是无缘无故去提涨钱,连放屁的效应都比不上,不如换个轻松的工作吧,等于涨工资不是吗?于是我郑重向厂长提出要求,让我直接辅助“躇溜”的经理工作。厂长问,你能行吗?我心想,就他那些活,这些年我看都看会了,别看他对外嚷嚷着多么多么大的负荷,那是用来邀功请赏的,那点儿猫腻还能瞒得了我?!我说,给我一个月,我保证搞掂一切,如果不行,我还回来干QC,再也不提任何要求。厂长同意了,从此以后,我就自己把自己给PROMOTE到“躇溜”的椅子里坐着去乐~~~  Cool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