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喜滋滋地在家当了一段时间“阔太太”的MAHU,横竖找不到阔太太的感觉!每天闷在家里,懒觉睡到太阳晒屁股,疯看了一阵子连续剧跟着剧中人哭哭笑笑了一通,全剧终了以后,他/她是他/她,我还是我,新剧看完,再把几年前的旧剧温习了一个遍,什么《大宅门》、《大染坊》、从《炎黄始祖》、《三国演义》到《雍正王朝》,从中文的看到英文的,再看到韩文的,历史剧、言情剧、正剧、悲剧、喜剧。。。。。。把过去上班时所受的业余没生活的缺憾恶补了一通,终于发现,在家比上班还累!老公看着百无聊赖的我,由开始的嫉妒,渐渐转变为同情,问我“你打算下半辈子怎么过?”深受电视剧毒害的我朗声答道:“当老板!” Laughing “ 你要卖什么?”“还没想好!瞧你那点儿出息,非得卖东西才是老板啊?”我反唇相讥道。来到加拿大就打工,一听见“打工”二字,我就烦,我再也不想打工了,反正我想当老板,让别人给我打工,虽然嘴硬,把老公给顶回去了,但是深更半夜躺在床上还是不住地在心里重新把问题问了一遍自己,是啊,卖什么呢???

在多伦多,只要是能想到的东西都有人在卖了,再说开个卖东西的铺子,一天到晚守株待兔,从早上守到晚上,连吃饭、上厕所都没人能替换一下,兔子来不来,先别去管它,时间一长,MAHU非让尿给憋死不可,咳,甭管怎么样,得看看别人是如何做生意、当老板的。第二天,起了个大早,上网搜索了一番,有没有商店要雇现金工的?能让我学一学怎么当老板,能卖些什么?很快找到一家离家不远的开在中国超市里的台湾人的吃店。

面试几分钟就搞掂啦,老板说你英语这么好,老外顾客就交给你了,刚开业头几天,生意真火啊,老板脸上油光发亮,伙计们也跟着沾光。这个店是姐妹俩开的,在大超市里租了面积很大的一块地方,姐姐是开面包店的,在大多地区有好几家分店,妹妹烧得一手好台湾菜,分出几个柜台卖便当、烧腊。每天,姐夫都要开车从总店把新鲜的特色面包运来这里的分店,这个分店里雇了一个面包师傅、一个大厨、一个烧腊师傅、还有我们几个营业员,我替她把所有的菜都译成英语写成牌子放在玻璃柜台外面,有些老外天天来吃,我们每天也都吃免费的午餐,那几天,我天天回家跟老公开新闻发布会,而且天天带员工价买回的熟菜给爷俩吃,儿子边往嘴里塞大肉丸子边说,妈妈,这个工作真好!Innocent

十几道菜,很快就被爷俩给吃厌啦,第二周开始,他们俩要求吃妈妈烧的菜,店里的情形也差不多,那些天天来的老外也不见了,顾客里分成几拨人,一拨人光看不买,一拨人还是会常常来买,这拨人多是台湾人,还有一拨人想买,问了价钱以后表示贵了,不买了,这拨人多是大陆移民。每天晚饭后照例是我和老公探讨市场问题的时间,老公说,我看,这店迟早得关门,我说你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承包这么大柜台可不是你想象的一个月一个月地付租金,一租就是半年一年的,关店?说关就关啊,他们可不是新手,人家面包点都开了四五家分店啦,这点市场经验都没有,还混什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