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和老公之间关于台湾吃店是否开错了的争论先按下不说,反正新店开张该有的那些诸如“买一送一”、“半打以上免税”、“特价日”等花样都玩了一遍以后,生意就渐渐清淡下去了。一个多月之后,又迎来了我的第六份工作,一个咖啡店老板给我来电话,让我去面试,电话里好象很着急的样子。于是我如约而至,是个连锁店,老板PETER也是个大陆技术移民,很平易近人的样子,倒让我对他平添一份尊敬。

我想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包括多少钱盘下来的店,雇了多少员工,每天营业24小时是怎么运作的等等,强行克制住好奇心,不能让人家看出来我是来卧底的,否则人家就不雇我啦,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加拿大工作经验介绍了一番,把自己夸成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他问我能不能长期干下去,我说我的EI大概能拿近一年,我不敢保证能干到一年,但是半年总应该可以吧,他说要和老婆商量一下,再决定,我说可以,就回家等电话去了。电话很快就来了,让我免费上一个星期的半天班,号称是TRAINING。我心想,这生意一到了中国人手里就越做越精了,瞧这老板精成啥样啦,西人连锁店里也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地玩起了这些门槛,随便吧,反正也不是为了那几个钱,这么精的生意经可得好好学着点儿!TRAINING我的是老板娘RUBY,人长得挺不错,英文说得实在是不敢恭维,还偏偏要跟我用英语教学,咖啡店里除了咖啡、茶、午餐的各种三明治、剩下就是甜圈了,也就是“DONUTS”。RUBY出了一道题目,让我把所有的“当娜”朗诵给她听,我心里暗笑,原来甜圈还可以被翻成这么好听的一个女性化的名字“当娜”!难怪老外那么爱吃呢,每天早上都咬一口“当娜”、喝一口咖啡,好象小老婆陪着去上班一样,哈哈! 把各种“当娜”的英文名字读了一遍以后,RUBY就不再跟我说英文,直接用中文教学了,三天以后,我正式上岗。

在台湾吃店辞工的时候,老板姐妹俩很舍不得,我只好骗她们说已经找到专业工作了,下星期就要上班了,在加拿大以此为借口辞工最方便,任何老板都不会拦着,不但不拦,还会反过来羡慕你,瞧瞧你们多好啊,一找就找到工作啦,英文说得好就有人要啦,说得我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难道做老板的反而还羡慕打工的不成?!Embarassed我说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我很喜欢吃你们的菜啊,我会常来买的,烧腊师傅,跑过来说,MAHU找到地方当老板啦,什么时候雇我去啊,我说,什么老板啊,还是打工,他说,你就是当老板的,以后别忘记我啊,说得我心里臭美得不行,更加强了我当老板的信心。。。。。。

咖啡店,在中国人心目中是个挺高雅的名字,因为中国没有咖啡文化,在国内,咖啡厅是人们谈情说爱,休闲娱乐,朋友小坐的地方,往往有着迷离的灯光和轻柔的背景音乐,浓浓的咖啡、三两知己,一本好书,很有小资情调。在海外,咖啡店的内涵和外延都得改一改,说白了吧,中低档咖啡店就是老外们的早点铺子、午餐排档、晚上找朋友聊天、打牌的好地方。当然少数高档咖啡店还是有着和中国咖啡厅同样的含义的,咱买不起那样的店,所以在一般咖啡店做做卧底就足够了。Tongue out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