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用了半年多时间来满足自己的“抱窝鸡”情节,眼看EI快要拿完啦,岁月蹉跎中的我终于猛醒,再也不能这样过!等待我的下一份工作是什么?不知道,老公说,你干脆就再接着做QC吧,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什么?!还做QC?!所谓干一行厌一行,都老移民了,还做QC?好马不吃回头草,你还叫我做QC?!打死我也不去那个吃力不讨好的行当!本来指望着把“躇溜”给挤走,让我当一把经理,也来管管下属,过过官瘾的,谁知命运不济,那么大个公司,说垮就垮了,还让我从头做起,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你安的什么心哪你!老公急了,说,OK,那你把房子压上去买生意当老板吧,别半年以后把我和儿子都整到马路上去睡觉就算你积德啦,你要是发财了啊,咦?这话怎么说的呢?我马上顶上去说,我要发财了怎么样?那,那,我就跟你离婚!什么话!何必等到那个时候,现在就离吧,省得别人说我变成女陈世美,怕了你不成?离啊,你!老公说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算啦,推迟一下,等你找到工作再离吧!”太小看人啦,存心气我啊!!!

为了不影响家庭的安定团结,为了不把自己输到全家人睡到大街上去,我决定,去充电。Yell

自从在“躇溜”的椅子里尝到甜头以后,无数次梦回那把椅子,Tongue out那把椅子好舒服啊,我下半辈子一定要坐在椅子里!复又上网搜索,什么样的工作可以八个小时坐在椅子里,又不需要再上四年大学的?哈哈,找到啦,是律师楼里!

马上行动,去政府要钱,高玉宝要上学啦。经过一个多月的严格审查,填了无数表格,总算背起书包去上学啦,老公也消停了,家庭又恢复安定团结的良好局面。

这以后,边上学,边关心着这方面的就业机会和薪酬水平,所有网上资料都显示,机会多、薪水高,是众所周知的“金领阶层”,MAHU真高兴啊,哼哼~ 等着我变成金领,让他也每天烧饭给我吃,咱们俩换换班儿,让他也来做做“家庭煮夫”! Money mouth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