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月的学很快就上完了,又开始了一轮写简历、发简历、石沉大海的痛苦不堪,椅子虽好,但是以前的所有经验都作废,推倒重来,无异于刚刚登陆的新移民,该死的加拿大经验,又象毒蛇一样扼住了我的脖子,老公笑眯眯地说:“怎么样?有消息吗?”我送了他一对卫生球,对他翻着白眼道:“别得意,只要有面试机会,工作不是问题!” 可是面试机会在哪里呢?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经验,所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