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几个月的学很快就上完了,又开始了一轮写简历、发简历、石沉大海的痛苦不堪,椅子虽好,但是以前的所有经验都作废,推倒重来,无异于刚刚登陆的新移民,该死的加拿大经验,又象毒蛇一样扼住了我的脖子,老公笑眯眯地说:“怎么样?有消息吗?”我送了他一对卫生球,对他翻着白眼道:“别得意,只要有面试机会,工作不是问题!”

可是面试机会在哪里呢?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经验,所以没人理我吧,那好吧,我去弄经验来。给我们上课的西人老头,有一个自己的办公室,专门替人家打小额法庭的官司,我干脆上他那儿去弄经验吧,老头的秘书正好不干了,有一个空缺,答应让我试试。于是我开始了给他白干的义务工,美其名曰CO-OP。

就这个机会还让同班的其他几位同学羡慕了好久,“MAHU,希望就寄托在你身上啦,等你找到正式的工作以后,再把我们几个拽进去啊。。。。。。”唉~ 好辛酸哦~ 一群没人要的高玉宝~~

老头的办公室坐落在一个摇摇欲坠的破楼里,里外两间,我在外间,和我同在外间办公的,还有一个越南女人,她是搞票务生意的,原来,老头为了节省开支,把办公室分租给了这个女人。票务生意主要是帮人订票、拿票赚取薄利,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讲电话,那种越南话,让我怀疑到底是不是人类语言,如果是的话,也是世界上最难听的语言之一,偏偏这个女人嗓门特大,中气十足,好在西人老头每天在外东奔西跑,很少坐在办公室里,同为亚洲人的我都受不了这种声音的虐待,为了省钱,老头竟然能够忍受,做老板的不易,由此也可见一斑。干了一个多月,日常工作就是摆平顾客的投诉,我实在干不下去了,不是工作本身,而是一个令我也意想不到的原因。

有很多中国客户请老头打交通告票官司,交了钱,没有达到先前承诺的结果,按照合同应该把钱退还给客户,但是老头寅吃卯粮,已经吐不出钱来了,就这么赖着,东躲西藏,有些客户非常气愤,连我也一块儿骂,弄得我一时火起,告诉他们,我不是原来的那位小姐,帮着骗你的那位小姐已经辞工不干啦,我是新来的!从来没有参与过骗钱,电话那头说了一句让我哭笑不得的话:“怎么西人也骗人啊?” 这下我可真火啦,对着听筒一字一句地告诉他:“你听着,西人不是人啊,骗的就是你这样儿的,你觉得中国人最坏,你干嘛还当中国人啊,他就骗了你了,你说你现在怎么办吧!”“小姐,你是中国人,你帮我把钱给要回来吧”对方可怜兮兮地说,“我帮你要,谁帮我要?!”“什么,你不拿钱啊?!”“不拿!拿了我就没那么理直气壮了!”我没好气地说。

这就是加拿大经验!够讽刺吧,天天看着自己的同胞被骗,和他们一起骂别人以为是我老板的人,这叫什么事!我实在干不下去了,逼良为娼的加拿大经验! Cry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