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几天,老头还真让人给收拾了。不过不是中国人,是西人——“老女人”打电话来说要老头把她打官司的卷宗还给她,她已经通过电话、电传、电邮等等凡是想得到的手段试图联系老头,结果老头一味地装死,惹得老女人怒火中烧,其实卷宗不算什么,老女人主要是不想自己的官司让这家伙给弄输了,不放心,想拿回去请别人帮着打而已,可老头却以为老女人是想问他要回押金呢,死活不肯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