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我已经意识到形势的严峻,以及对手的恶劣。不久,老女人的悲惨故事更让我觉得心寒。老女人跟我不一样,人家是自费花了一万多块钱实打实地上了十个月的FULL  TIME,外带几百个小时的实习,指望这份工作能够PAY BACK她所有的努力和辛苦,实习的最后一天她和老黑之间有一次密谈,我还没来得及问她怎么样,她就走了,以后再也没有回来,那几天我很不自在,感觉到老女人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