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我准备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着实犹豫了一阵子,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我亲身经历并整整影响了我二十年的离奇事件,直到前段时间,确切的说是上个月,才刚刚结束。我曾想把它永远地埋藏在心里,不再对任何人提起,可一方面我又有一种强烈的述说欲望,这种想法深深地折磨着我,让我夜不能眠,此时已是凌晨两点,我坐在电脑前,之所以下定决心写出这篇帖子,只是我们彼此并不相识,就算你们认为我是胡言乱语,神经短路,也不会影响我第二天老老实实的上班!这件事是真实的,但其本身如此不可思议,甚至是诡异而令人感到恐惧,所以很多朋友是不希望或不愿意相信它会确确实实地发生过,我不奢望你们能相信这件事,我只是想讲给大家听或者只是想讲给自己听……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是林彪麾下的一名中级军官,母亲则是吉林一所学校的俄语教师,林彪失势后,父亲下了狠心,举家南迁,转业回乡,要母亲抛下东北整个家族的亲人,虽说不忍,却也无可奈何,母亲一腔委屈无从诉说,只得强迫老爸立下家规:王家子孙只要在家里,必须说北方话,如有违犯,家法伺候。也多亏母亲想出的这一点子,使我在以后的学习生涯中占了不少的便宜。            我是家里的独子,上有两个姐姐,大姐温柔厚道,二姐性格泼辣,有两个姐姐的弟弟远不及有两个哥哥的妹妹来的幸福,诸位不妨试想一下,一个男孩子在他幼年时只能和两个姐姐玩耍,长此下去,他的性格会起怎样的变化?有一点我必需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小时候长的真的很俊美,见过我的那些人没有不惊叹的,如果我一直保持这种优良状态长到现在的话,只怕就没刘德华F几什么事儿了,我一直怀疑我妈是在把我当女孩子带,都五岁了还把我往公共女浴室里拉,那时虽不懂男女之事,却已有羞耻之心,看着那些白花花的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身体,我像一个犯了错事,遭受惊吓的孩子傻傻地站在那里,任由那些已婚妇女嘻笑摆弄着我的小鸡鸡,其悲愤之心,溢于言表,若干年后看了一部叫《我的野蛮女友》的片子,男主角开头的那一番表白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无限同情。            我小时候很害羞,胆子又小,少不了被人欺负,两个姐姐便替我打抱不平,这下子玩伴们又笑我没本事,于是我再次被欺负,如此循环,我在欢乐与泪水中走进了小学,一年级的我不是很爱运动,身体又差,操场上走一圈就是一身汗,我又爱干净,索性呆在教室里,男同学们都不爱和我玩,因为他们会的我都不会,我只好一个人爬在桌子上看黑板,那是我上学的第三天,刚分到和我同桌的一个小女孩儿对我说:我们一起玩吧!就这样我加入了女生队伍,当时我的身份很特殊,有点类似于娘子军中的党代表。我很快和女生混成了一片,虽没有贾宝玉那样变态,可在男生的眼中我无疑是个怪物,这情况一直持续到三年级的暑假,在这个假期里父母单位组织去北戴河疗养,父亲便决定带我一起去,那时候的学生无疑是幸运的,少了很多的功课,能尽情的享受整个假期。在去北戴河之前,我们先去了北京,我的二叔住在北京中关村,在航天研究院(好像是这个名)工作,好多年没见了,大家都很激动,于是临时决定多住几天!

            第二天,我们一起去了故宫,第一次来到这么大的院子里,(不要笑,当时我真的是把故宫当成一个大院子来看的!)我着实很兴奋,东跑跑,西看看,一点也不觉得累,穿过太和、中和、保和三大殿,我们进入了后宫,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还丝毫没有意识到我将遇到一件足以影响我一生的离奇经历。据我父母多次强调,当时我是在坤宁宫与交泰殿之间走失的,半个小时后,他们穿过(面向)坤宁宫左手边的隆福门在长春宫发现了我!之所以这么快的找到我,是因为当时坤宁宫右手边的景和门正在重新上漆维修,大门早已关闭。而真实的情况是我的的确确走过了景和门,因为我清楚地看到了有一个陶艺馆正在装修,我绕过了很多放在空地上的玻璃柜子,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地想象当时是怎样一种心态可以使我肆无忌惮地跑离我的父母,印象中我的视野里被一层淡淡的薄雾所笼罩,但现在想来是不可能的,那是夏天的一个午后,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这种被雾所包围的印象又非常的清晰,使我不得不怀疑我在哪里忽略了什么,既然是这样,就权当是我记错了吧!姑且让我们把它放到一边,继续回到十八年前北京故宫的那个下午,当时的我就像一个木偶被一根神秘的线所牵引抑或思想被双腿所左右。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一条长长的通道里,通道两边是很高的红色宫墙,这里除我之外一个人也没有,好像整个故宫就只我在,可当时不知怎的,我一点也不害怕,大约在通道的中间左边有一扇门,门上三个字竖写的是满文,看不懂。从门缝往里看,是一个荒芜了的小四合院,有的地方还长了齐腰深的杂草,我推了推门,惊讶地发现门虽然被铁链锁着,但推开还留有较大的缝隙,正好我可以穿过。  

            我在讲述这件事的一开始,曾喋喋不休地讲了我幼年的事情,其目的就是想告诉大家,在你们面前的是一个胆小、怕事、性格懦弱的小男孩儿,可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平时绝不敢一个人晚上上厕所的我竟然想都没想,就缩着肚子钻了进去,为何这小家伙会不合常理变的如此胆大,你别问我,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进去以后我才发现院中还有一口井,井口长了很多杂草,就在这个时候,请大家注意,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以前来过这里,我竟然习惯性地迈上台阶去推主厅的门,就像回自己家一样随便,可这回门是被铁链锁死了,我透过窗棱往里看,印象中里面很黑,但我却大致看得清楚,里面的摆设很零乱,家具积上了很厚的灰尘,可奇怪的是我好像很清楚它们原来的样子。       我往东厢走去,在向我认为是东厢的房间走去的过程中,渐渐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走得越近越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心中隐隐约约总渴望见到一个女人,可这人的样子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这样说可能大家会很奇怪,会骂我是疯子,可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我想见这个人!          好像这人对我很重要!!     好像这人一直在等我去找她!!!     可是——要命的是——我根本记不起她是谁!她长的什么样子!              走到东厢门前,我就走不动了,不敢上去推门,也不敢后退,就站在那哭,哭得很伤心,这和考试没考好被老爸打的那种哭不一样,那是害怕的哭,而当时的哭心里是一种很怪的滋味,我曾经一直搞不明白,后来我谈恋爱了,和女友争吵后跟她一起抱头痛哭时我才又找到这种感觉,这是一种很难表达的感受,就好像能听见自己心在哭的声音。         也不知哭了多久,隐隐约约中似乎听到在我的哭声中还有另一人的哭声,开始我以为是回音,可仔细听这种哭声和我的不一样,是个女人的声音,就像我们班上的文艺委员小丽那种抽泣,这时我才害怕了,想想那种感觉,当你认为这院子只有你自己时,突然还察觉到有另一个人在你旁边,你会怎么想?总之我是吓坏了,转身就往外跑,出门时还把手划出了血,在通道里我拼命跑着,但还是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很长的叹息。

            后来怎么出来的我不太清楚,只记得往亮的地方跑,雾越来越淡,人越来越多,然后就看见焦急的父母,我一头扑了过去,就好像扑向属于我的世界!而这时请大家记住我是在故宫的另一边——长春宫出现的! (未完待续)

作者:纯古龙香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