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之所以花了这么多时间讲述高中的生活,就是想告诉大家这是我最惬意的一段学习生涯,在这三年里,我已经很少梦见那些熟悉的片段了,那段让我苦不堪言的经历似乎已经离我而去,甚至仿佛根本就不曾有过,说到这里,我似乎也应该安心了,可是,我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已经开始习惯并适应某种生活环境时,突然这种环境一下不存在了,你会做何感想?            总之,我开始试图去找回这些东西,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很贱?在这里其实我一直隐瞒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隐约中总觉得似乎与常人有些不一般,要不这么牛B的事情你们怎么没遇到?或者我身上肩负着某种使命,就好像来到地球的火星叔叔马丁(那时正热播着),可是活了这么多年,我沮丧地发现自己也不过就是一凡人,除了冷不丁儿碰到一些怪事,就没发现有什么特异功能。碰到怪事?你看,你又对我好奇了不是?我本来不想在这上面多说什么,讲多了,你们就会开始怀疑我是说书的,可是在前面我已经提到了,这件离奇的经历直到上个月才结束,我如果就此打住,闭口不谈,你们便会认为我是故弄玄虚,卖弄关子。

            既然都说到这儿,我也不必像个黄花闺女入洞房似的遮遮掩掩,没错,是有些奇怪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比如:我无法上公厕,确切地说在公厕里我身边或身后只要有人走过,我就尿不出来,就是站一个小时也不行,有一次坐车途中小解,路边的公厕非常简陋,只有两个蹲位,我憋得非常难受,可怎么也出不来,我旁边的人是换了一个又一个,而我身后却排起了长龙,最后实在没办法我只好打了个尿颤,假装方便完毕,跑到外面的树林里解决了,这情况一直到现在也没好转,搞得我每回上公厕都得像女人似地蹲下来解决。            又比如,我对古玩有天生的鉴赏能力,在我初中时,我朋友拿来他父亲的画册,我只看这些图片立刻就能说出它是哪个时期的东东,准确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要知道这些古玩我可从来也没见过啊(哪怕在别的杂志上)!高中时我一死党的父亲是个古玩收藏家,我第一次上他家时,面对满屋的藏品,我竟只凭直觉就分出了他们大致的年代,让他老爸大感惊讶,当然,我的能耐也仅限于此,要不我早上中央二台鉴宝去了!            再比如……算了,不能再说了,那些数次的死里逃生,在一些人的眼里可能就不算什么了,没准你们所经历的比我还惊险。我只是想告诉大家,当我发现自己变得和平常人根本没什么两样时。那种被欺骗被戏弄的感觉使我对故宫产生了极大的怨恨:你要是让我好好地生活,当初就不该让我走进那个院子,你既然让我叩响了大门,就应该让我知道这一切究竟[email protected]#$#%!!!

            我不甘心地翻查了大量的书籍,妄图在这些史书中找到和自己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首先我是在坤宁宫走失的,那就先从这儿查起,故宫曾经是明清两代的皇宫。始建于明永乐四年(1406年),建成于永乐十八年(1420年),距今约有600年的历史,而坤宁宫在明朝是皇后的寝宫。先来看这一句:“ 坤宁宫面阔九间,正面中间开门,有东西暖阁。李自成农民起义军打进北京时,崇祯皇帝的皇后周氏就是在坤宁宫自缢身亡的。”  崇祯皇帝?周氏?吊死鬼?不会吧?这跟我的梦境是不符合的,我应该梦见的是清朝。那就看看清朝是怎么说的:“清代,除东西两头的两间通道外,按满族的习俗把坤宁宫西端四间改造为祭神的场所。从东数第三间开门,并改成两扇对开的门。进门对面设大锅三口,为祭神煮肉用。每天早晚都有祭神活动。凡是大祭的日子和每月初一、十五,皇帝、皇后都亲自祭神。”    这更怪了,我的走失跟祭神有什么关系,总不会是那些被当成祭品的牛啊马啊之类的给我当起义务导游,把我拉离父母寻开心去了? 看来这里是没什么线索了,那就从那院子着手,可这一个破四合院,绝不可能住什么皇亲国戚,难不成我就是一小兵,这里压根儿就是和一烧饭丫头偷情的房间,但这又和我的梦中情景大相径庭,还有那口井,古时侯的井除了打水以外唯一的作用就是用来淹死人,谁跳井跳的比较有名呢?对了,是珍妃!那我就是光绪附体?我忙开始翻书,书中这样写到:“光绪26年(1900年)8月初,八国联军集结兵力进攻北京,慈禧太后挟持光绪帝慌忙出逃。行前,命太监将幽禁于北三所寿药房中的珍妃唤出,推入位于慈宁宫后贞顺门的井中淹死。当时,珍妃年仅25岁。”(并附珍妃井和珍妃像照片各一张) 一看照片我就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我梦中的那口井,这照片上的井是在院中的一角而不是在中间, 另外图片中女子瘦高个,高颧骨,杏核眼,梳着插满花的“二把头”,身穿大镶边长袍,外罩镶宽边背心,左手扶着茶几,右手握着手帕。如果我真的在梦中千百次的与她相会,我不可能见了这照片无动于衷,也幸好如此,让我当光绪这软蛋的代言人,我可是一百个不愿意,我就这样疑神疑鬼地猜来猜去,最后不得不沮丧地得出这样一个结果,我和故宫根本就毫无联系,我就是一凡人!            哀大莫过于心死,这真是至理名言啊!我彻底死心了,并迅速“化悲痛为力量”将无限的精力投入到艺术的领域,如果这种生活没有被打断,那我会顺理成章地考上美院,成为一名垂青史的艺术家,最次也是一知名的艺术工作者,反正绝对比那些在裸体女人身上泼颜料的所谓人体彩绘的狗屁混混要强得多!可是,在某一天的下午,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 (未完待续)

作者:纯古龙香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