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啦,不是光绪或其他什么东东在阴间打来的,打电话的是我的表哥,表哥是某空军王牌儿作战部队的师参谋长,他在电话里对我要考美院表示了极大的关切,并不厌其烦地告诉我美院出来后的生活多么不可靠,没有工作,衣食无着,四处为了艺术蹭饭,在让我对自己的暗淡前景感到伤心时,忽地话题一转,告诉我当一名空军指挥员是一件多么神圣而光荣的事–你先当兵,再考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