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看过《无间道》的朋友一定会对里面的那位心理医生留有深刻的印象,漂亮、能干、富有女人味儿、还会催眠。拉倒吧,我要能遇到这样的,我也会一脸胡扎碴故作颓废地对她说:其实,我身上有个大秘密……            我一直在等待有个美女军官来打救我,可没想到上天派一老婆婆来打击我,我像被审的政治犯在她喋喋不休的盘问下不情愿地暴露着自己的隐私,感觉就像一偷偷手Y的小男孩被家长发现一样无地自容。在满足了自己的窥瘾欲后,她给我开了一点安定,并向连队建议让我休假探亲。我窝了一肚子的火,早知开安眠药就行了,你还问那么多的废话干嘛,但一想到能回家总是件好事,就违心地表示了感谢。         开路,走人,离开家乡三年的我,坐上了鞍山到北京的火车,驶向被命运早以安排好了的轨迹,我将再一次走进那神秘的故宫,不过这一次,让我更加难以置信……            在回家之前,我先告诉了父母大致的归期,母亲的一句话让我改变了想法,电话的那一边,母亲严肃地告诉我在北京转车时不要多逗留,直接回四川,更不要去故宫等什么地方旅游。她不说还好,一说便提醒了我,对啊!反正有时间,为什么不亲自再去故宫跑一趟,这总比让自己瞎猜一气来的好。            我立刻将这想法付之于行动,一下火车,我便在空军招待所写了个床位,丢下东西就去了故宫,到故宫已是下午了,深秋中的北京给人一种阴沉的印象,故宫在风沙(我指的是沙尘暴,北京的特色之一)中更是有种说不出的凄凉,我一路小跑,直杀坤宁宫……            到坤宁宫时人已经不是很多了,我站在坤宁宫与交泰殿之间的空地上,记忆的大门一下打开,数年前那个十岁的我当时就在这里玩耍,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又离开父母,走向了右边的景和门呢?当我正沉浸在这种疑虑之中,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清脆的声音陆续飘入我的耳中:在清代,坤宁宫的东端二间是皇帝大婚时的洞房。房内墙壁涂上红漆,顶棚有双喜宫灯。洞房有东西二门,西门里和东门外的木影壁内外,都饰以金漆双喜大字,有出门见喜之意……            我向旁边望去,在我不远处一个年青的姑娘正在给十来个国内游客做讲解,我走了过去,也不知是哪个神经不正常,莫名其妙的向她发问:对不起,坤宁宫在清代不是用来祭神的场所吗?            那小姑娘一愣,继而笑到:您说的没错,不过那是指坤宁宫西端四间,而我说的是坤宁宫东端二间。见我低头不语,她又继续面向游客解说到:洞房西北角设有龙凤喜床,床铺前挂的帐子和床铺上放的被子,都是江南精工织绣,称作“百子帐”和“百子被”……             我再一次极不礼貌的打断了她的讲解:您说的“百子帐”和“百子被”是不是上面绣着很多小孩?             女导游丝毫没有生气,耐心地回答道:对啊,上面各绣满了神态各异的一百个玩童,意喻百子千孙,子孙延年之意。            导游没说什么,但我还是惊察到游客对我的不满!我想我在他们的眼中一定成为了免费听讲解,占他们便宜的小人,这想法让我很尴尬,我立刻避到一旁,不再多嘴多舌。            旅游团向坤宁宫的石阶走去,我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跟上去了,可我发现那位可爱的女导游声音忽然提高了很多,以至我虽然站的比较远却也能听见她的讲解:皇帝大婚时要在这里住两天,之后再另住其他宫殿。如果先结婚后当皇帝的,就不能享受这种待遇了。所以清代只有年幼登基的同治、光绪两个皇帝用过这个洞房。皇帝大婚极为豪华,挥霍十分惊人。同治十一年(1872年),同治皇帝载淳大婚,共耗费白银一千一百万两;光绪十五年(1889年),光绪皇帝载湉大婚,在国家极为贫困的条件下,仍然耗费白银五百五十万两。现在洞房内的装修和陈设,是光绪皇帝大婚时布置的原状。            光绪!又是光绪!冥冥之中我好象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真要刻意去追查,你又会发现这根本无从下手,我究竟是谁?在我的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怪异的事?故宫啊!如果你真的引导着我,诱惑着我,那么今天我来了,再次回到你的怀里,你的目的已经达到,那就请告诉我吧,把一切的真像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吧!           面向着坤宁宫,我心里大声的喊着,将这些年所受的折磨和委屈全都倾泻了出来,我等待着,等待着故宫的回应。           突然一个声音轻轻的在背后响起:你好像对这里挺感兴趣的!           我一惊,没想到故宫真的说话了,我被吓的猛一回头……  一张清秀的脸正对我微笑着,原来是那位女导游,在她身后,天际是绚丽的晚霞,秋风吹着她的长发,我知道我这样的修饰是非常拙劣的(那天风沙比较大,根本就没什么晚霞),因为我很少夸女孩子漂亮,并不是身边没见过美女,实在是我很不善于表达,比如有女同学穿了一件价格不菲的裙子,在一片女生的称赞中突然问我:你说说好看吗!我就是这样回答的: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如果在古代你会毁掉一座城。我是发自真心地赞美她,可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说我讽刺她!从此再也没穿这裙子上学,好几次我小心翼翼地问她为什么不穿,她眼一横:难道还要让你取笑啊!各位说,我冤不冤?所以每次有女孩子想让我夸她时,我就装做傻乎乎地说:好看!就两字,多一个都嫌浪费!可是我真的很想好好地形容一下这位姑娘的美貌,我该怎么说了,我想啊想啊想,最后我还是只有说——好看。            这位好看的MM在我呆呆的注视下有些不好意思了,大家都没说话,气氛一时变得暧昧起来,这时我突然想搞恶作剧,我很严肃的对她说:你知道吗?我可能上辈子是皇帝,我在这里住过!           “是吗?那我也觉得我以前曾当过皇后,所以我当导游就是想常回家看看!”她也很严肃的说道。            我们怪怪地对视了一会儿,不由同时大笑起来,我知道她不相信我,但她能上我的圈套我还是非常的高兴,她也觉察到了自己的语病,虽然被我口头上占了便宜,可她却也毫不在意地笑着,我喜欢不做作的女孩子,这使我们的谈话会变得更自然了,我问她:“你不去带游客,不怕他们投诉你。”           “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我正好可偷偷懒。”她笑着说。           “当导游累吗?”          “累,但很值得,很有成就感!”           我们在坤宁宫的门前像老朋友一样地聊着,她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正是当时与她的一番谈话,使我在若干年后的今天考上了国家导游员。在分手时我没有问她的名字,我已经有了所爱的人,所以命运注定我不能对她有所图谋,既然没有结果,我又何必自寻烦恼了,互道再见后,我向景和门走去,身后传来她清脆的身音:你去哪儿?快闭馆了!           我故作潇洒地挥了挥手,没有回头……  (未完待续)

作者:纯古龙香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