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写到这里时,很多朋友开始给我发短信,说我这件经历看上去越来越假了,有了胡编乱造的痕迹,你是不是觉得吊起我们的胃口,很得意啊,一位可爱的MM指着我鼻子喝道,我眼泪都要下来了,被男同胞拍砖我还可以忍忍,可我实在不能接受被女孩子们误会的痛苦,这比杀了我还让我难受。好几次我都有了停笔的念头,算了吧,你这样把好不容易挤出来的休息时间用在打字上…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