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部队后,安眠药是不敢再吃了,以前一片就可睡得很好,现在五片都没多大效果,这东西可别吃上瘾,断药后没想到反而睡踏实了,可能是心态上的问题,虽然还是常常睡觉都会被“鬼”迷住,可我也渐渐开始习惯。半年后,小丽分到了司法局,于是我在军校考试中空了一大半的题不答,把大哥气了个半死,几个月以后,我复员了。      母亲知道我的想法后并没说什么,南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