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01.JPG  儿子野营去了,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家独立生活,他出发前的那个晚上,我没有睡好觉,半夜就醒了。第二天一早他忽然问:“妈妈,我好不容易要走一个礼拜,你是不是很高兴啊?”我看着他,奇怪他为什么会那么说,答道:“怎么会呢,我会MISS YOU 的。”他HUG了我一下说:“I’ll  miss you too。。。”

     儿子走后的那天晚上,睡梦中的我被冻醒了,一直睡不着,心里想着,这个小东西会不会自己加衣服啊,迷迷糊糊到了第二天的早晨,看着明媚的阳光,一块石头终于放下来,儿子总算过了第一天!

    上帝是公平的。

    他夺走你一样东西的时候,必定还给你一样东西。运气好的时候,你得到的还是样好东西。这也许就是古老的中国人先悟出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意思了。起码,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我就这样一直坚信,小老虎是上帝送我的一件礼物。    从女人到母亲,这个过程对于我来说,想起来的浮现在脑海里的竟都是快乐与活泼的影像,没有那种深刻入骨的母爱和付出一切的寄望。一切轻松随意,手到拈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般地,他就这样长大了。    他生下来的时候,肉肉红得象个肉鼠,又黑又长的长发,眼睛闭着,脸上还有皱纹,乍看活象个小老头,怎么也无法想象出一星半点可爱的模样来,有点郁闷地想象他以后的模样。哪知道一个月过了以后,他就开始跟个剥了皮儿的小葱似的,日渐白嫩和丰满起来。

003.JPG     

满月以后,我就带着他满世界地疯,把他装在CAR SEAT里,拎到东、拎到西,老公经常说,你们娘儿俩玩得可是三过家门而不入了,呵呵~~星期天带着去教会,一进门,就被一帮半大孩子给围住了,“给我抱抱小老虎、给我抱抱小老虎。。。”他们一个个争相挤过来,向我要手里的小老虎。我犹豫了一下,递给了最大的女孩,她于是欢天喜地地抱着老虎,其他没有抱到的孩子也簇拥、尾随着他们而去。不一会儿,师母慌慌张张地抱着老虎回来了,一边数落这个当娘的:“你呀你,怎么能把老虎给小孩子抱呢?万一摔了怎么办?”我嗫嚅道:“我也不想给,可是他们要得那么起劲,不给抱一下好象显得我太小气了。。。”这时,旁边有个姐妹插话道:“师母,她幸亏生了个男孩儿,若是个女孩儿,早给她折腾死了,你还没看见她是怎么给儿子拍奶嗝的,咚、咚、咚地象在捶沙袋!”Embarassed于是大家一致得出结论——你这孩子真是好养。    

      这简直就是一语道破天机啊!

   “好养”这两个字,已经贯穿了儿子的整个生命过程。而且看来这个势头还会持续下去,这让我做为他的监护人极为省心和身心愉快。     现在细想起来,日子过得极为平淡。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太多平凡的事件组合到一起,好像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事件和心力交瘁的伟大母爱纠缠在一起。唯一被照相机记录下来的一点一滴里有的就是他的笑容和我的快乐。即便是有时顽皮淘气惹我生气了,也都是以他的好言好语来做结束,总要给他个台阶下来不是?     他到三岁多才开始穿我零星给他买的衣服,之前一直就穿人家的旧衣服,好多种风格不同的衣服他穿起来居然还都挺好看,连女孩子的衣服穿起来都有种恍若幽兰一般的气质。照片上的他没心没肺地笑着,在初秋的阳光里看起来像一只甜美的西红柿,让人总是强忍咬上一口的欲望。002.JPG         他经常会带给我一些意想不到惊喜。例如我正在思考一件事情的时候,他看着我摇摇头说:“唉!她又在发呆了。”再比如说他犯了错误我正怒目相向准备给他点颜色看看时,他会说:“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好说,咱们是一家人。”又或是早晨在睡床上腻上一会儿之后他会说:“你还不赶紧走,不然你迟到了老板又会骂你!赶紧走吧!”让我瞠目结舌,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这个礼物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化,外貌形状性格脾气都发生了一些变化,非一朝一夕所能言表;常常是几天没注意,他就又大了一截。这让我深感成长的妙不可言。每每想到我是他生存的土壤和空间,不由得对自己的言行举止都有了一番要求,务必做到上梁端正不容有失。

    他是个两个旋儿的男孩子,教育起来难免需要更多的耐心和忍受力.也正是因为这个,我由此因祸得福地将自己的不完整的个性又考验了一遍,开始察觉自己个性当中急燥和容易冲动的那一方面是如此生动而瞬息万变。这对于我来说,却是一桩好事了。

    随着岁月的迁移,关于自己童年的大部分记忆消失了,只剩下零散的片断可供依稀辩认。有时候眼前一些记忆碎片般地晃动着,看着现在的老虎,会想起童年时代的自己,过去和现在之间,仿佛有几个不同的自我在隐秘地交叠,这时我也会忍不住好奇起来,那不就是我吗?关于对爱抚和鼓励的渴望,关于勇敢和胆怯,老虎和我的个性竟是出奇的像;所以我每每会对他的“不解人意”、“恣意妄为”、“无心之失”等行为表现出宽宏大量的态度,不是原则问题一律从轻发落。

    我想,无论对于哪一位母亲来说,自己的子女无疑是最好的,这一点大家都认同。有道是“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但在孩子面前,母亲有时会吝啬说出赞扬的话来,怕孩子听到了会变得乖张。我小的时候就为了如何能得到表扬耗尽心思、殚精竭虑,可换来的总是说,不行,还不够好,要更好才行,这算什么,我们那时候...这让我的童年生活曾经着实地忧郁了那么一阵子,日记里对家人的不满情绪整张整张地描写,并在其它的事情上面进行发泄,例如把家里小猫的胡子拔光。

    所以现在绝不吝啬对老虎的赞扬。好的就是好的,要让他知道他做得好会让我很高兴,一家之主在高兴的时候难免会许下若干承诺,他便一一记在心里,不日就要求兑现。但他常常是极易满足的那一类,经常得到一点好处就乐得屁颠屁颠。

        难得的几次生病,印象还是有的。不是拉肚子就是发烧,这也是小孩子最容易得的一种病。印象中他每次生病的时候就特别“温柔”,更奇妙的是发烧的时候,眼睛就变成好看的双眼皮了,配着烧得发红的脸,别提有多水灵,这个时候,他总会安静下来,要我抱着他,把头放在我的胸口上,用软弱无力的语气来跟我说话,好让我心疼不已。当然他自己也是极会心疼自己的,例如在生病的时候,若是你对他的注意力不是很够的时候,他会说,“我在生病,你现在不关心我,等我好了,你就没机会啦!”因为持续的高烧,烧到我们可以承受的最大心理耐受度的时候,就预示着快要好了,可是,不带着去急诊室排队,那烧是无论如何不会降的,在加拿大,往往一到急诊室,陪着他等上几个小时,到医生来接见的时候,烧已经自行退去,他正和那里的一缸金鱼玩得起劲,不想回家。。。

    由于他的“吃软不吃硬”,对于他的教育,不敢采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教育方式,更多采用的是跟他兜圈子,圈子兜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会主动说出你要让他干的事情,这个时候,你只要表扬他答对了,他就会很高兴地去做你想让他做的任何事情。有时实在是唬不过了就跟他玩“石头、剪刀、布”,在这个上面他也总是玩不过老谋深算的我,于是他会放弃形象洒泼耍赖,软硬兼施。鉴于他的弱势,我一般情况下会在这个时候给他小小一个面子,但还得赚一个条件回来方才答应。

    他从来不缠着我给他买玩具,有一次在玩具店溜达,看了很长时间,我也没动手买,太次的看不上,看上的又太贵了,他问:“妈妈,你要买哪个?”我说:“宝贝,这都太贵了。。。”他毅然决然地说:“那我们还看什么?!走吧!”当时身边正好有个不依不饶的孩子在和妈妈撒野,被孩子气得面形扭曲的那位妈妈,开始狮吼的时候,我们俩只是相对一笑。我的意思是说,我不会这样的;他的意思是说,那就好!

004.JPG

    多奇怪啊,你是另一个人生命的主宰,他的生命是你给予的,他的快乐和幸福也是你给予的。他的一生和你有了密不可分雷打不动的牵连。他依赖你、信任你。被人依赖和信任的感觉如此幸福和满足,至此我大约明白了男人为什么有保护女人情绪和征服世界的欲望了。那一刻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其内涵,是一种被人需要的肯定,是甘心情愿拿整个世界换取一个笑脸和亲吻的满足。

    越来越多类似于鸦片烟一样的物质使我的内心变得柔韧和温暖起来,没有了浮躁与不羁。看着他,想起了自己的儿时,那一般的相似,同样的懵懂和快乐无忧。

    为他撑起一片天空,也为自己找到一个应该快乐起来的理由。

hand in hand.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