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开幕式那天,晚上,母子俩坐在电视机前一动不动地看完整场CBC开幕式的重播,儿子说:"好看,AMAZING!"当妈的不失时机地问儿子:“Are you proud of being a Chinese?”儿子两只眼睛兴奋地看着妈妈,使劲点头。。。

昨晚,象往常一样,我端坐在电视机前,看奥运比赛,儿子端坐电脑前打他的游戏,互不干扰。他喜欢游泳,每次看到麦克·菲尔普斯夺金的激烈场面时,我就喊儿子过来一起看,他很不情愿地坐在旁边意思一下,便又直奔他的电脑而去,为了激励他的关注,我说:“你看看,你们CANADIAN到现在还什么都没拿到!”他头也不抬地回答道:“Yeah,they suck!” (倒很实事求是,呵呵~~)我问:“Don’t you feel ashamed?” 他有一点不自在地和道:“Yeah,kind of。。。”眼睛仍然盯着他的游戏,我对他的毫无荣誉感有点来气了,大声叫道:“你可不可以停一停你的破游戏!过来看看人家美国孩子怎么游泳的!”他很不满地说:“Mom,you don’t have to yell. Who cares? Why? I don’t wonna…” 真气人,软硬不吃的家伙!

然后,开始放广告,我跳到另外的台看,正好CBC在播新闻,正在大谈特谈“假唱”的事情,我心里觉得挺窝火,心想:“TNND,不作假会死人吗?!这下好了,被人揪住了,大做文章,讨厌!”这时,儿子走过来说道:“HOO,It’s so evil to leave her out.”我的注意力全在新闻上,还以为他又在对着游戏喃喃自语呢,一时没看见他原来已经探头探脑地走到电视屏幕前关注起来,这才意识到原来他的两只耳朵也一直是竖着呢,没听清他咕哝了一句什么,我问:“你说什么?”儿子指着屏幕上杨沛宜的照片重复了一遍:“妈妈,It’s so evil to leave her out. Why did they do that?” “I knew there was something fishy when we were watching the opening the other day!” 没想到儿子当时就感觉到了,令我刮目相看,我怎么没觉得呢,可能我看的时候太投入了吧,我很感兴趣地问道:“你怎么会觉得FISHY?”儿子答道:“I watched her singing(指林妙可), her mouth looked weird, I thought it was  because of the broadcasting delay……” 此时,CBC的新闻还在继续,说那二十八个大脚印也是假的,儿子象个老人精似地摇摇头说了一句让我喷饭的话:“People these days……” 然后慢慢地踱回他的电脑,继续他的游戏,留下他妈坐在沙发上发起愣来。。。

在我听到新闻第一时间的本能反应就是,迁怒于CBC和张艺谋的时候,这个不谙世事,毫无国家荣誉感和自豪感的黄口小儿居然用 “Evil”这个词来形容大人们习以为常的行为,在孩子们雪亮的眼睛和纯净的心灵里,他们不管你大人的目的是什么,这个行为很EVIL,因为虚伪、作假、把声音好的妹妹换下来,就是因为她长得不够好看,丝毫不CARE,那个被换下来的妹妹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我顺着儿子的是非观和逻辑想下去,觉得,我们大人是够EVIL的,奇怪的是,这些天来,网上有那么多叔叔阿姨在为本来就很EVIL的事情找借口、讲道理,企图告诉大家,这不EVIL。

唉~~套用儿子那句话作结束语吧:“PEOPLE THESE DAYS~~” 我现在真有点脸红了。。。 Embarassed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