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的第五个年头,仅仅一着不慎,男人本该顺风顺水的事业,陡然跌入了低谷。为躲避上门讨债的债主,夫妻俩只好选在远郊,另租一处房子,把家搬了过去。    起初,面对严酷现实,男人心乱如麻,恰如那两间堆满家什、杂乱无章的新居。他长长地叹一口气,对女人说,给我一段时间,我想歇歇。   女人赶忙点头。她知道,自打毕业留京,男人就一直处于奔跑之中,尤其是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