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填表 

我们这个年代的中国人,都是伴随着表格长大的,从小到大,可以说,填过不计其数的表格。

记忆中,从入学、升学到毕业、工作到出国、成家。。。反正每走一步,都有表格伴随,从中文的填到英文的、法文的,既然是回忆童年,就说说那时候的表格吧。

小时候跟爷爷练过毛笔字,算是文化人了,在爸爸的口授下,一家人的填表任务就落到我头上,虽然我还是个不懂阴阳屁臭的毛孩,但这个活动无疑是可以刺激一下我的表现欲和上进心的,还可以锻炼遣词造句的能力,所以,爸爸妈妈也乐得让屁颠屁颠的我为他们代劳吧。呵呵~~Smile

对于姓名、年龄、性别、籍贯等词的内涵一点儿不带含糊的,提笔就写,但是,一到家庭出身,本人成分,我就开始犯糊涂,不知道他们(指列表人)要的是什么,于是就问爸爸,爸爸答:“家庭出身,填‘小业主’!”我问:“不是地主吗?”答:“不是地主!”问:“那‘小业主’是什么?”答:“‘小业主’就是‘小业主’!问那么多干吗,叫你写你就写!”好,那就写吧,“‘小业主’写好了!”又问:“爸爸,你的成分是什么?”爸爸沉吟了片刻说:“革命干部”于是,写下“革命干部”四个字,又问:“那爷爷的‘本人成分’是什么?”答:“革命群众”。

接着再填妈妈的表格,同样照葫芦画瓢,也分别填上“小业主”、“革命干部”,填完拿给爸爸过目,爸爸看完,说:“你怎么可以给妈妈填‘小业主’呢?她的‘家庭出身’栏应该填‘富农’,不是‘小业主’”本来还以为自己那么聪明会得到表扬,没想到要用口水蘸在橡皮上擦半天,嘟嘟囔囔地不高兴:“也不早说嘛,不是‘小业主’。。。。。。”

接下去,照抄爸爸起草的个人履历那一大栏,边抄边想,可能上班的人都是“革命干部”,不上班的人都是“革命群众”吧!Tongue out

然后开始填我和弟弟的表格,直接就问:“爸爸,我们的‘家庭出身’应该填‘小业主’还是‘富农’啊?”爸爸答:“填‘革命干部家庭’”乖乖!好长的名号啊,一门心思忙着听写的我,也没心思去问这个“家庭成分”怎么突然变了?!下面还是那栏“本人成分”,于是,按照我的理解,照样给填了“革命群众”,我和弟弟是小孩,个人履历可以省略不填了,完工!

爸爸过目,没想到,我的小聪明又一次犯了错误!“你和弟弟怎么是‘革命群众’呢?应该写‘小学生’或‘革命学生’!懂不懂?!”又错了,接着用口水擦,为了盖住原来写错的地方,我挑选了‘革命学生’四个字,但是对“革命”二字的涵义还是不太懂,于是递过去给爸爸过目的时候,又问:“爸爸,什么叫‘革命’?”答:“革命,你不懂啊~~不懂就去查字典!”于是,战战兢兢地去查字典,字典说:“①被压迫阶级用暴力夺取政权,摧毁旧的腐朽的社会制度,建立新的进步的社会制度。革命破坏旧的生产关系,建立新的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推动社会的发展。 ②具有革命意识的:工人阶级是最~的阶级。 ③根本改革:思想~ㄧ技术~ㄧ产业~。 ”Embarassed

查了半天,还是迷迷糊糊的,算了,我也不想挨骂,看上去,“革命”肯定是个好词,否则的话,爸爸怎么老用它填表呢?Laughing

粉碎“四人帮”啦!

家里很早就买了电视机,九寸黑白的,记得好像是什么“百花牌”。那个时候,我们那儿没有人家买电视机,能把电视上弄出人影儿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时有好几个工人帮着我们竖起了很高的天线,然后爸爸叫其中一个爬上房顶调整了大半天,才出来图像。

审判“四人帮”的时候,几乎是整个家属楼的人都挤我家来了,家里挤不下了,于是,把电视搬到了走廊里,各家自带板凳椅子一起看,爸爸还特地去买了一个放大镜,搁在屏幕前面,真管用!九寸的电视,一下就变成了十四、六寸的大电视!看见“王、张、江、姚四人帮”被公检法的人押着出庭,接受审判,电视里的法庭也象庭外的我们一样,挤得水泄不通、座无虚席。。。。。。很多证人出庭,声泪俱下地控诉他们的恶行,那四个犯了罪的人,也就蔫头搭脑地让大家审,一扫往日的风采,确实是一副十足的犯罪分子嘴脸。。。。。。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留下深深的疑问。。。若不是,亲眼看见,有那么多出庭证人提供证词(虽然我不能完全听懂他们的证词),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原来做了那么多坏事!Sealed

收音机和小广播里也成天播放着车轱辘话:“在英明领袖XXX、XXX等同志的正确领导下,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集团的阴谋。。。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等等等等,看着大人们“欢腾”,我心里好痛苦啊,我怎么“欢腾”不起来呢?!Cry说句实话,“四人帮”在搞“阴谋破坏”的时候,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啊?!Cry现在“坏人”总算被揪出来了,“四人帮”也总算被粉碎了,可我和弟弟还是每天要做写不完的作业,Cry要应付老师们形形色色的家访,Cry还要面对讨厌的考试!Yell粉碎了“四人帮”,可我们一点儿好处都没捞到,却要违心地跟着人们一块儿“欢腾”,我们到底该不该“欢腾”呢?“欢腾”不是不可以,但是真“欢腾”还是假“欢腾”还是装出来的“欢腾”这一点我是一定要搞清楚了再“欢腾”的。于是,去问爸爸!Innocent

“爸爸,中央没发现出了‘四人帮’的时候,您知不知道中央出了‘坏人’啊?”我问道,“怎么不知道,当然知道!”爸爸答道,说句心里话,我好佩服爸爸啊,原来他早就知道,好厉害,我很想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这样,下次再有“坏人”出现的时候,我也就可以知道了,于是接着问:“您是怎么知道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啊?”Embarassed“你小孩子家,当然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我都让人家从北京支援到上海,又从上海给支援到这鬼地方来了,能不知道吗?!”我的好奇已经把自己要问的主题给抛到爪哇岛去了,于是又问:“您不喜欢这个地方,当初干吗来支援呢?”爸爸说了一句让我一直到懂了人情世故以后才理解的话:“干嘛来支援,不来能行吗,人家给你戴上大红花,然后敲锣打鼓地送你上车,不来能行嘛?!”。。。。。。

既然爸爸早就知道有“坏人”了,而“坏人”也已经被揪出来了,那么,我和弟弟从现在开始,就应该理直气壮地“欢腾”了!Tongue out

于是,有了后来自己写在几乎是每篇作文开头的车轱辘话:“在这举国上下一片欢腾的日子里,我们学校(学生、老百姓、单位。。。)也不例外”云云~~Laughin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