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爱吃鸡,但不杀鸡,其一是看过杀鸡,残忍,担心之后会影响到吃的心情;其二,盖因如今社会分工如此细致,所见皆鸡肉也,不见活鸡。因此,杀鸡也成了一道历史的风景线,残留在脑海里了。。。

年少不更事之时,一日,妈妈捉住一只家养不下蛋的母鸡,要杀了给我们喝鸡汤,于是,姐弟俩围观,只见那只被抓住翅膀和脖子的鸡,动弹不得,只好引颈就戮,鸡血滴在碗中,可作鸡血汤之用,眼见血已殆尽,妈妈将鸡头塞入翅下,置于门外地上,欲进屋取开水烫之拔毛,不料,妈妈刚走不久,那只鸡死而复活,拔出翅下之脑袋,一个母鸡打挺站了起来,然后带血狂奔,数百米,我和弟弟,面面相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弟弟狂奔入室去喊刽子手,我则远远窥视其动向,同时心脏随其走向不断地加速、停跳、加速、停跳,如此这番折腾自己。。。Frown

妈妈迅速赶来,见那只鸡仍在百米开外昂首挺胸,不禁也发起怵来,鸡与刀手对峙良久,刀手决定去喊斧手,邻居家的斧手叔叔,见此尴尬境况,深表同情,曰:“您未能割断其气管,故酿此闹剧,看我的!” 遂捉鸡、剪气管、断其喉、置于地,那鸡便再也没有动弹过。。。Smile

一只光鸡,经过一番壮烈搏斗,终被置于大锅之中架于炉火之上,两个馋嘴小儿,强咽着喷薄而出的口水,侍立锅旁,却已将此佳肴默默地在心中瓜分了N次,未几,水滚,香味渐浓,不料,那锅盖,哐当一声,飞身落地,吓得两只馋猫作鸟兽散,难道死鸡还能诈尸不成?!Surprised

妈妈闻声而至,母子三人,谁也不敢进厨房,只敢伸颈、侧目、偷窥,见鸡仍在锅中,三颗心同时落地,遂捡起锅盖,复又洗净,准备盖上,但是,那只鸡爪,却固执地从汤中伸出,支楞在外,原来,鸡的腿筋,遇热收缩,指挥肌肉带动腿骨,作出了最后的反击,虚惊一场!Sealed

吃鸡可真不容易啊,杀鸡就更别提了,折腾了几个小时后,那天的鸡汤,最终,我还是没敢喝~~Embarassed

这些天,网上沸沸扬扬的是杨佳杀人和被杀的新闻,觉得好奇,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的事,有啥好炒的?于是,上网观看,一看那照片,靠!这家伙,天生一张杀人犯的脸,獐头鼠目,眼露凶光,奇怪为何会有那么多人同情这种人?莫非其中有何蹊跷不成?继续搜索阅读,方知,原来,法律程序兼案情有不明不白之处,读罢,抚案长叹一口气,自然而然就让我想起N年前的杀鸡一幕,一只鸡,尚且要杀几个小时,何况杀人乎?此杨佳,居然在几分钟之内,狂奔数十层高楼,连戗六命,若非挑战极限,也得是丧心病狂了,这如果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以一人之躯,连杀6名日军的话,毛主席他老人家又得题词“生得伟大、X得光荣”了。。。。。。Cool

再者,以凶犯的长相和案情的恶劣和恐怖程度,相信公开审理绝对是可以激起公愤,激发正义的,但这回,恰恰是违背了国家一贯的做法,偷偷摸摸、遮遮掩掩、欲说还休地审理,让所有的包括有脑的、没脑的共和国公民们一股脑地觉得其中有诈,这实非精明的统治者们的手法,可是,其中实情,恐怕要等现代版的《拍案惊奇》横空出世了,拭目以待!Yell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