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是一名小提琴手,每天黄昏的时候,都会带着我那把阿马提小提琴去湖畔的公园散步,然后在夕阳中拉一曲《圣母颂》,或者在迷蒙的暮霭里奏响《冥想曲》,我喜欢在那悠扬婉转的旋律中编织自己美丽的梦想。小提琴让我忘掉世俗的烦恼,把我带入一种纯净恬淡的境界中。      我现在经营一家乐器行,一般都会早晨出门,到傍晚才回家。那天中午,因为忘记了一份重要的文件,我驾车回家去拿。刚刚进客厅门,我就听见楼上的卧室里有轻微的响声,这种响声我太熟悉了,是我的那把阿马提小提琴发出的声音。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有小偷!” 果不其然,当我一个箭步冲上楼,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正在那里抚摸我的小提琴。那个少年头发蓬乱,脸庞瘦削,不合身的外套鼓鼓囊囊,里面好像塞了很多东西。我一眼瞥见自己放在床头的新皮鞋不见了,看来他确实是个小偷无疑了。

我自然地用结实的身躯堵住了少年逃跑的路,这时,我在他的眼里看见了惶恐和绝望。但就在那一瞬间,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那是记忆里一块青色的墓碑。当我想到墓碑上的铭文时,绷紧的神经和肌肉都放松了下来。我微笑着问那个少年,说:“你是拉姆先生的外甥吧?我是他的管家,前两天我听拉姆先生说他有一个住在乡下的外甥要来,一定是你了,你和他长得真像啊!”

听见我的话,少年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接腔说:“我舅舅出门了吗?那我先出去转转吧,待会儿再来看他。”我点点头,看着他恋恋不舍将小提琴放下的样子,我忍不住问道:“你喜欢拉小提琴吗?”少年紧张地清了清喉咙,低声回答说“是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的琴。”“那我想拉姆先生会很乐意把这把琴送给你的。外面湖边有个公园,在等拉姆先生的时候你可以带上它,试着拉一段。”我语气平缓地说。少年诧异地看着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拿起了琴。临出客厅时,他突然看见墙上挂着一张我在悉尼大剧院演出的巨幅彩照,于是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栗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跑远了。我确信那位少年已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没有哪位主人会用管家的照片来装饰客厅。

那天黄昏,我没有去湖畔的公园散步,妻子下班回来后看到我在家,忍不住问道:“你怎么没有去公园拉琴?”“哦”我回应道,“今天我把琴送人了。”“送人?怎么可能!你把它看得比你的生命还重要。”妻子惊诧地说。“亲爱的,你说的没错。但如果它能够拯救一个迷途的灵魂,我情愿这样做。”看见妻子迷惑不解的眼睛,我将当天中午的遭遇告诉了她,然后问道:“你愿意再听我讲述一个故事吗?”妻子点了点头。

故事是这样的:“当我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我整天和一帮坏小子混在一起。有天下午,我从一棵大树上翻身爬进一幢公寓四楼的一户人家。五分钟前,我亲眼看见这户人家的主人驾车出去了,这正是偷盗的好时机。然而,当我潜入卧室时,突然发现有一个和我年纪相当的女孩半躺在床上,我一下子怔在那里。

那位女孩看见我,起先有些惊恐,但很快就镇定下来,她微笑着问我:“你是要找五楼的劳德先生吧?”我不知说什么好,只好机械地点了点头。“这是四楼,你走错了。”女孩的笑容甜甜的。我正要趁机溜出门,那位女孩突然说:“你能陪我坐一会儿吗?我病了,每天躺在床上非常寂寞,我很想有个人跟我聊聊天。”我鬼使神差地坐了下来。那天下午,我和那位女孩聊得非常开心。最后,她给我拉了一首小提琴曲《示巴女王的舞蹈》。美妙的乐曲引出了我的心声,我告诉她,我是从小就深爱着小提琴的,连教会的提琴手都说我极有天赋,但因家贫无力购买,没有办法练琴。听到这里,她毫不犹豫地那把阿马提小提琴放在了我手上,说“它现在是你的了。”

在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出公寓、无意中回头看时,突然意识到那幢公寓楼竟然只有四层,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住在五楼的劳德先生!也就是说,那位女孩其实早知道我是一个小偷,她一直在体面地维护着一个小偷的自尊!

后来我再去找那位女孩时,她的邻居告诉我,患骨癌的她已经病逝了。我在墓园里找到了她青色的墓碑,上面刻着一首小诗,其中有一句是这样的:“能把爱奉献给这个世界,我是快乐的!”

三年后,在墨尔本市高中生的一次音乐竞赛中,我应邀担任决赛评委。最后,一名叫梅里特的小提琴选手凭借完美无暇的演奏夺得了第一名!评判时,我一直觉得他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颁奖大会结束后,梅里特拿着一只小提琴匣子跑到我的面前,脸色绯红地问:“先生,您还认识我吗?”我摇摇头。“您曾经送过我一把小提琴,我一直珍藏着,直到今天!”梅里特热泪盈眶地说,“那时候,几乎每一个人都把我当成垃圾,我也以为我彻底完蛋了,但是您让我在贫穷和苦难中重新拾起了自尊,心中再次生出了拉琴的希望!”

梅里特含泪打开琴匣,我一眼看见那把阿马提小提琴静静地躺在里面。梅里特走上前紧紧地搂住了我,三年前的那一幕顿时重现在我的眼前,原来他就是那位“拉姆先生的外甥!”我的眼睛湿润了,仿佛又听见那位女孩凄美的小提琴曲,看到了她墓碑上的那首小诗“能把爱奉献给这个世界,我是快乐的!”

多美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每个人都是爱的接受者,也都是爱的奉献者。这爱并不是从那位病逝的女孩子处开始的,也不会在那位得奖的少年处停下。而这爱的源头是上帝无私的爱。约翰福音3章16-17节讲道:“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

当耶稣自己论到自己的使命时曾经说过“我来是为差我来的父作见证。”在今天的福音经文中,当论及施洗约翰的时候,福音书的作者说“他来是为光作见证。”我们都不是那光,我们也不可能成为一切爱和谅解的源头,但如果我们在圣灵的光照下看见并承认我们心中的罪恶,当我们生出悔改的心并打开自己紧闭的心门时,上帝的爱会浇灌在我们心中,我们就会心意更新而变化,成为新造的人,从爱的接受者成为爱的奉献者,成为上帝无私爱的见证。

在我们刚刚听到的这个故事中,那把小提琴带着原谅,带着希望,从爱的奉献者手中,传到了爱的接受者手中;它把爱的接受者转变为爱的奉献者;然后再通过他的手传到新的爱的接受者。把自己接受到的最好的礼物毫无保留地送给下一个需要的人,而这,也正是福音传播的真正奥秘了!

分享博文至: